《聖慾》Benedetta — 導演Paul Verhoeven好像與「爭議」二字有離不開的關係

《本能》( Basic Instinct ) 、《烈女本色》( Elle )導演 Paul Verhoeven ,加中世紀教廷,再加同性戀修女,這條方程式應該給予觀眾某程度上的心理準備。《聖慾》( Benedetta ) 在今年康城影展放映後,也是因為以上的方程式而爭議不斷。

Benedetta Carlini 是歷史記載中的第一位同性戀修女。她聲稱夢到耶穌,又自稱有聖痕,自認應該被追捧為聖人,但及後她的經歷遭到質疑,最後被囚禁在修道院直到離開人世,這些電影都有一一呈現。不過,對於Benedetta個人事蹟的爭議,電影的立場沒有正面拍打,大多是留待觀眾自己判斷。只是,電影在結尾還是要故弄玄虛,暗示她神跡的力量,皆因她居住的地方是當時唯一在黑死病瘟疫中幸免的城市。

其實,鋪陳 Benedetta 的故事的動機是要諷刺當時教會的偽善及內𥚃的權力遊戲。中世紀的教會在電影鏡頭下更像一門生意,年紀輕輕 Benedetta 被送進修道院,修道院的主持人已經向其父母開出高價才肯「取錄」她;有其他弱小民眾想得到修道院的收留也需要課金才可以。整個教廷的人員亦充滿着爾虞我詐的權力鬥爭,電影中大主教的角色更像一名暴君多於一名神職人員。另一邊廂,電影又有描寫本身是虔誠教徒的 Benedetta 面對性感尤物會把持不住受魔鬼引誘,耶穌顯靈的畫面又被戲劇化,沒有神聖感,還帶點惹笑。《聖慾》在這些方面是頗具娛樂性,在各方面幽宗教一默。

(以下有少量劇透)

Paul Verhoeven 這老頑童好像與「爭議」二字有離不開的關係。電影在康城影展放映後受到外界批評電影有褻瀆之嫌。導演在記者會上就辯護這是歴史事實,是不可改變的,既然是已發生的事,又何來褻瀆。不過,歷史確實是沒有記載女主角利用聖母瑪利亞神像削成的自慰器,導演也有承認這物件是虛構的。看來不容易界定有否褻瀆。

電影另一受爭議的地方是兩位修女角色歡愉的幾場戲,這幾場戲都有大量裸露鏡頭。這些情節的必要性究竟是什麼?記得 2013 年在康城影展奪得金棕櫚獎的《接近無限溫暖的藍》(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 ) 中一段長達十分鐘的性愛場面,當時亦有大受抨擊。該片探索一對同性戀人的關係由開始到終結的過程,性愛幾乎是不可缺少的(不過其大膽程度就有商榷餘地);在《卡露的情人》( Carol ) 結尾亦有兩位女角肉帛相見的場面,但這情節的重點在於她們終於坦誠面對一直被壓抑的情感,對彼此的關係有昇華作用。但是,若果《聖慾》的主題是在於諷刺當時教會的偽善,那麼如此坦蕩蕩的場面究竟有多大的附助作用呢?雖然如此,熟悉 Paul Verhoeven 風格的就知道優雅得體從來都不是他的路線,所以在談其大膽場面的適當性也好像是多餘的。

作者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