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聲韻詩刊》— 生活下寫詩

2020/4/14 — 9:46

【文︰林立勝】

近日大眾書局因疫情影響而結業,在香港做出版從來不是易事,更遑論是出版關於詩作的刊物。一班有心人出於對詩的熱愛,2011年創立《聲韻詩刊》,無薪工作撐下去,轉眼已是九年光景。在香港,這個詩的平台,碩果僅存。

廣告

盼香港詩成「造橋者」

詩刊每一期會訂某個主題徵稿,當中除本土詩詞創作外,還有香港以外華文及非華文創作,包括來自世界各地詩人投稿。宋子江是詩刊主編,負責編務、排板,何麗明教授負責英文投稿,鄭政恆則是負責詩歌評論。除了十多名工作人員外,有時還會有外援,詩刊51期開始便有澳門編輯加入,也有在紐約大學修讀創意寫作的伙伴。

廣告

「香港詩儼如一個造橋者(bridge maker),連結世界各地寫作文化、語言、群體。」宋子江回想當初接手《聲韻詩刊》時,由於詩刊是中文雜誌,英文詩人難以發表自己作品,中英文詩寫作的團體近乎零交流,因而令他萌生起創立國際詩平台的想法。詩刊匯聚各地有心人建立詩歌發佈平台,不單止本地創作,也就是豐富詩刊的內容及接觸層面的地域性。

宋子江笑言,詩刊創辦英文詩平台後,最初收到詩作,大部份竟然是來自菲律賓的詩人,且水平甚高。詩刊及後慢慢再推展到其他海外地區,接收世界各地詩作。宋子江審閱了不少詩歌創作投稿,他指有時候詩人或許會對事情反應過快,缺乏沈澱,詩過於直接而失去特色,有時候外地詩人的作品可以提供一個參考對照,令本地詩人有所改進。

無可避免的政治

詩,由心而發,是回應生活的一種表達。詩與生活密不可分,詩人可能因一些小事有感而發,或是根本是無意識下的直接回應。第51期詩刊訪問了日本詩人四元康祐,他認為寫詩是一種翻譯,「從無法說的東西翻譯成可以說的東西」。這種東西就是來自生活,且看看他給香港年輕人的日文詩:

<給香港的年輕人>之二

在不同的情況下,

本來可以是奇觀,

本來可以很美麗

街道、廟宇和人們

被染成藍色。

 

如果你不知就裏,

你會覺得恐怖

所有臉孔都隱藏在面罩後面。

你也許以為他們是膽小鬼

或極權主義的遊行。

 

但事實並非如此

全世界的人(甚至連一頭熊)都知道。

那藍色

是自由流下的血。

那面罩

是自由的堡壘。

 

那些在濃霧中哭泣的人

是地球上最美麗的城市裏

最勇敢的人

 

而事實是:他們正在為我們

而戰。

(中文翻譯:麥慰宗)

「藍色水」沖刷過的城市,清潔工能抹得去欄杆上污點,也刷不去香港人的傷痛。四元康祐自認是貼地的「現實詩人」,討厭詩人被認為超然物外。他對香港當前的局勢感到沮喪,由心而發,寫下了這首詩。

「黃藍是政見」,生活上無可避免與政治有所觸碰。《聲韻詩刊》主編宋子江作為一個詩人,認為詩歌有超越政治價值,即使政見不同,但也可以在詩學上互相理解。「詩不需要刻意回應時代」,詩刊徵稿並不會以政治意識形態作導向。宋子江舉例詩刊曾經以「引渡」、「病毒」作為主題徵稿,字詞中性,讓詩人們各自演繹,「就算不是以社會議題題材徵稿,投稿多數都是引渡、反修例,因為這就是詩人生活環境和經驗。即使徵稿結束,大家仍在圍繞這個題材創作。獲刊登作品的詩人們政治意識形態大致相似,反映寫詩群體在政治上的取態。」宋子江提醒詩不用刻意介入政治,更要警剔政治介入詩。

紙本之外

除了紙本之外,「香港國際詩歌之夜」亦積極推動本地詩歌創作,每兩年舉辦一屆,由詩人北島於2009年在香港創辦,宋子江也是活動執行總監。活動邀請大約三十位知名詩人參加為期一星期活動,活動包括詩歌音樂會、主題研詩會、討論會等,活動完結後詩人會再分成幾組,前往外地城市再與不同國界的文人進行交流。

第51期詩刊有一個「香港國際詩歌之夜十週年」專輯,紀錄了羅馬尼亞的詩人安娜.布蘭迪亞娜,如何在一個極權政府下仍堅持寫詩,她也因為一首批評政府的童詩而遭到國安人員監視。對她來說,「活著就是一種反抗」,她寫詩只不過是謄寫一個聲音,無法估計聲音何時出現,何時消失,每一次停頓,又無法預期幾時再開始。

《聲韻詩刊》簡介:

二零一一年創刊,逢雙月十五日出版,旨在培養新詩風氣與詩學探研。詩刊是香港大型新詩發表平台,每期刊登各地華文作品及推出評論和創作專輯,鼓勵本地年輕詩人投稿,並翻譯中外詩作。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恒、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