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股評與藝文

2020/3/31 — 2:19

筆者近日身體抱恙,那只好靜靜躲在家中看看書寫寫字。

偶意看到友人撰寫的經濟網絡新聞,「關口」、「調整」、「高位回落」等經濟詞彙來來回回始起彼落,就如丁蟹技術性調整一樣,運用精簡文字描述駁雜數據。

回憶起數月前疫症未臨,筆者和友人聚會,談談近況說說過去,友人笑說撰寫經濟文稿乏味納悶毫無作用。酒後,兩頰微紅,胡言實語,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回應。

廣告

左思右想,筆者真誠相信總會有讀者,上網做資料搜集後,才下決定買哪一隻股票,因此,股評至少具有參考價值作用。

友人突然無語默言,應該是不滿這樣淺膚膚生勾勾的回應。

廣告

不要緊,人一出生就是被投擲下來的存活,置身人生處境中的一連串叩問與回應。

文章如飲食,至少可歸納為「知識」、「思想」、「工具」及「消遣」需求。如此,股評是工具性需求,藝術文章則是思想性需求,兩者分類不同並無高低,勉強比較只是錯誤範疇不當類比。

股評或藝文,本質上就是文字思想載體,優秀思想載體能夠誘發人對知識思想的追求。如股民看完股評能夠趨吉避凶,或主動了解公司背景資料及相關行業經營環境,這就是成功文章;如讀者閱畢藝術文章能夠觸類而長,更自發參看藝術流派思潮或直接參觀展覽,這也是出色文章。

再進一步,藝術品完成和文章付梓相同,離開藝術家和作者一刻,它就是擁有自我生命尋求共鳴的存在。1896年,康基斯丁(Wassily Kandinsky,1866 – 1944)在莫斯科畫展中,遇見Claude Monet的《乾草堆》畫作,大受感動深受啟迪,決心辭掉大學法律教授職位,全身投入藝術當畫家;1901年,烏拉曼克 (Maurice de Vlaminck,1876 –1958) 參觀巴黎的Van Gogh回顧展,震撼之感餘音未了揮之不去,豪言宣稱「喜愛Van Gogh更甚於父親」,1905年和Henri Matisse (1869 –1954) 與André Derain (1880 – 1954)等人,催生另一個20世紀畫派野獸派(Fauvism)的誕生。

Claude Monet, Wheatstacks, 1890-91, Oil on canvas, 60 x 100 cm

Claude Monet, Wheatstacks, 1890-91, Oil on canvas, 60 x 100 cm

Maurice de Vlaminck, The Seine at Chatou, 1906, oil on canvas, 81.6 × 101 cm

Maurice de Vlaminck, The Seine at Chatou, 1906, oil on canvas, 81.6 × 101 cm

同理,文章的生命,總具有悸動人心及相互共鳴的可能性。有時候,這種聯繫且強或弱,似有若無,虛無縹緲,依稀隱微,不知道何時何地何種型態發生。惟夜闌人靜孤寂困頓之時,通過文章生命力的可能性,此岸的我發現彼岸的你,原來曾經有人把持相似的記憶回溯思想琢磨判斷推敲,霎時頃刻,赫然發覺原來自己和這個世界並不是格格不入孤單畸零。

文章生命力不易辨識,容易被落寞凋零冷嘲熱諷,畢竟讀者閱畢文章後難有即時天翻地覆呼谷傳響的改變。然而,思想轉變及萌芽從來不是一朝一夕直線正比進行,更弔詭的是,思想轉向的洞悉往往不是邁邁向前,而是徐徐回首。過去文字的薰染與文章的意念,是土壤是陽光是水滴,冉冉緩緩造就此時此刻的你。

這種生命力又如Steve Jobs所說Connecting the Dots,蘋果教父當年厭倦大學課程選擇休學,並隨心旁聽喜歡的中國書法美術課堂,當時看似無關痛癢毫無實用的一點一點知識素養,對他日後在電腦字形美學設計等範疇,居然扣連一起,影響甚巨。理性之外,做人處世需要相信直覺喜好信念,過去現在所作所讀,看似是一個個毫無關聯獨立存在的點點,然而,時光荏苒日月更迭,當下的你默然回首,將會發現這些本來毫不相干的點點,竟然連結綁縛一起,一點一滴成為這分這秒的你。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by Steve Jobs (2005)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by Steve Jobs (2005)

因此,你我需要相信直覺喜好信念,不需追問幹這些做那些究竟有什麼用途利益意義,因為現在往前看根本看不到連不上任何具體的關聯。Monet完成畫作之時,也不曾想到多年後畫作竟然對一位俄國法律教授作出如此深遠影響;Van Gogh生前更想不到無人問津的作品能夠產生另一個畫派的形成。畫作藝術如此,文字文章也是。

如文字有重量,則文章具密度,日積月累聚沙成塔,無論是股評或藝文,總有悸動人心及相互共鳴的可能性。

人生在世,需要信念,才能成為活著的憑證堅持的理由,特別是在苦難困境及自我懷疑的時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