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由閪

2019/8/27 — 16:28

星期日晚上去了 Women' s Festival 的 Sextime Story,出發之前我一直問自己一個問題,外面在開槍、街上盡是催淚彈,我們的女孩在警署裡脫光羞辱、男孩被亂棍打得血流披面拖行在地,我在雅緻的酒店讀著自己不痛不癢的情慾故事,到底有什麼意思?我對舞者碧琪說,我出門前,閃過好幾次臨時缺席的念頭,在暴力肆虐的時代下,我不是很知道談情慾的意義在哪裡。

我聽著另外幾個女孩的自白,有歡愉有創傷有告白,我坐在一旁聽著,每一個微小的故事,對於個人而言,都必然是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我們的愛慾情事之所以會難以啟齒,肯定是礙於社會對於情慾的眼光,而公開地談論情慾、或者主張解放情慾,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我們在床上,他們在戰場。」我一邊說著自己的小事,一邊深刻地感覺無力。

廣告

但那一刻我就更加確定,解放情慾,不單只是為了歡愉,更多的是,為了苦難,為了要迎擊世界對我們的惡。

為了在暴力與痛苦發生的那一剎那,我們有足夠的信念去支撐自己。

廣告

晚上傳來了有女生在拘留所被強暴的消息,未經證實,但就算是真的也絕不驚奇。2010 年香港警察討論區有留言聲稱要親自招呼陳巧文,令其「分分鐘有BB」,現在我們不能確認強暴消息的真偽,但觀乎暴警的行為,作為手臂延伸物的警棍,本質上不就是另一枝陽具嗎?

入侵別人身體,把別人的身體物化成發洩的對象,不論是已知的拘捕時任由女孩的內褲外露或者是用筆拍打女孩的身體,拘捕後撥弄男抗爭者的下體,甚至是甚囂塵上的強暴惡行,目的都只有一個——欺壓和侮辱,本質上都是通過這種手段去恐嚇抗爭者,你要出來示威,就要預左身體受到剝削。這個剝削包括了 headshot、亂棍毆打、黑社會斬人、拖行已制服的示威者、在拘留室非法施用酷刑等等等等。

我沒有辦法去制止這種惡行,甚至也不知道在惡與暴力來臨的時候,我可以如何反抗,但是政權與國家機器看準了我們除了薄薄的木盾、蒸肉碟、頭盔眼罩和 60926 底下,只有一具脆弱的肉身,以血肉之驅抵擋著強刃的子彈,所以政權必然想盡一切的方法去踐踏我們的身體。

許多朋友說我們要強身健體、多做運動,參與團練和學習自衛,心理上準備好暴警的無差別攻擊。與此同時,回到最開始的思考,情慾解放在亂世的意義是什麼?情慾解放不可以為我們擋住暴警的惡棍,但或者可以讓我們事發的時候不那麼崩潰。

你以為你屌我我就會驚咩?你真係太睇得起自己碌鳩!

當然寫完我也問自己,係咪真係做到?我唔知道,可能那刻我也會崩潰,但是我想有一件事是我們可以一起做的:

我知道許多中學生都有看英劇 Sex Education,記不記得有一幕是 Ruby(學校裡漂亮有錢又討人厭的其中一名女生)的閨蜜 Olivia 對其因妒成恨,將 Ruby 陰道自拍照公開,並恐嚇要公佈陰道的主人。自己的陰道遭到眾人的傳閱和取笑,Ruby 怕得不知所措,結果在全校的 assembly 上,所有女孩都站起來「認領陰道」,一個個舉手表示「這是我的陰道」,包括男同學也站了起來,萬人一閪(這個萬人也包括了 Olivia)瓦解了艷照的恐嚇,並重新團結了本來因為性傾向、階級而分派分黨的同學們。

還記不記得兩個月前的自由閪?我想這就是考驗我們言行一致的時候,我們不能代女孩們受苦,但如果我們看見她們的苦難,並為之痛苦,或者我們可以一起打破身體的枷鎖,不取笑別人的身體、不以性去判別一個人的價值、不要說與你意見不合的女孩是公廁或者臭雞,如果你為暴警的性暴力而憤怒,那更加要提醒自己在日常裡要拒絕成為性暴力的幫兇。

就像沙田新城市廣場回來的戰士們,我們的男孩女孩們,給予他/她們最大的榮譽,並在他們日後的生命裡,一起建立更開明的性空間,讓他們不會在往後的日子裡受到二次傷害。

至於那些強暴我們精神與肉身的敗類,我們將永遠恥笑你們的軟弱。

【反送中#Metoo集會】
日期:8 月 28 日 (三)
時間:晚上 8:00
申請地點:遮打花園
主辦:平等機會婦女聯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