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仍然有心力分擔苦痛的你

2020/2/3 — 14:12

友人以錄音的方式哭著身為空服員面對疫情的辛酸:「今天已經有同事需要送往隔離了。」而這一切一切又是另一場人禍;「很多時候我們是在飛行的過程當中,去到最後一刻才知道,原來最後幾排的客人全都是正在發燒的潛在病患,公司事前完全沒有知會我們一句,當我們發現的時候已經在同一個空間相處了好幾小時…」空服員至今仍然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於往返國內的航班內工作,沒有足夠的口罩,有時候連手套都沒有,口中不斷說以人為本的港龍航空公司就這樣把員工放置於密封的空間中於病菌搏鬥。

「我覺得醫護真係好慘,同時之間我都想有人可以了解一下我地而家係有幾咁困難」,當我閉上眼想像自己在三萬八千里的上空中,機門緊緊關閉,每一個人都毫無退路,面對著這樣的一種苦我就只有默然,轉眼間電腦前出現了相關消息,有港龍員工被公司訓斥:「作為一個成年人,你係咪應該識保護自己?」

-不覺得無能為力才是失常吧?

廣告

在相類似的消息面前概嘆自己的無能為力,其因在於我們都太信奉以目標為本的都市價值。但是親愛的朋友,我想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還要強迫自己大有能力才是不正常吧?也許在這個年代面前,除了製作口罩的工場外,我們仍然需要如你們這樣的一批,敢於直視生命的殘酷卻又不致於完全遺失內在的光芒的人;因為城市中仍然有非常多人每天都忍受著內心痛苦的煎熬卻無法有效地表達,而如果你可以用你最擅長的方式把他們的痛苦言說出來,他們將感到釋放和治癒。

在解決問題的層面而言,坦白說:「我是廢廢的」,但凡無法供應相關保護物資又或者封關的人在現實層面上都是廢的,但是身為凡人的我們只要每一天都與身邊人分擔那怕只是一點兒的苦痛,那無數個無不堪言的當下將會建築出另一種價值,一種專屬你和對方共同擁有的價值。

廣告

「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從陳舊的書信,回望這一刻的我倆。」我答應過她。

就好如你也看過一齣深有同感的電影,一本解你愁緒的書,一首道出你心中難受的歌曲,甚至一趟令你下定決心重新自己的對話,我們總不會說以上種種是沒有意義的,因為生存下去的求生意志往往不單在於是否有解決的良方,更是有沒有面對困局的心力,正好如一段關係如果一方表達出善意的求救卻沒有獲得對方願意共同承擔的回應,這一種拒絕將會把困局化成一道很深的烙印和傷口;正苦這幾天的回應正正就是一個完美的範例,正苦拒絕的不止是對話,更是一種視自己的付出才是付出的姿態,一種希望在歷史的篇章中把提出訴求者矮化的行徑。

-別無他選

無論世情如何分擔與否的選擇依然存在於我們每一個人的手心當中,始終深信除了物資以外各式各樣的分擔都值得在抗疫浪潮當中被受肯定,無論你是以文字、聲音、影像甚至任何方式去把對方的苦難、無力感道出,對方都一定,是一定會得到某程度上的治癒,因為他們感覺到有人在乎、在細聽、在用心的了解他們的處境,並且把他們難以表達的悲嗚表達出來。當我深深體會到包括自己在內的弱勢是那麼需要這麼一種釋放,在此時刻我別無他選,只有一點一點的為弱勢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