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來回在堅持下去與滑晒牙中的你

2020/2/12 — 10:44

有一些本屬於「欲望」的步履是一步都不能退,一點都不能讓。

這幾天大家都在唱好《上流寄生族》,其中兩篇被瘋狂轉載的新聞分別是關於「奉俊昊成為導演前:學運、汽油彈、電影迷」以及「導演奉俊昊的原動力是遵守『勞動守則』」,我覺得這兩篇的內文正正就是堅持一種「欲望」的典範。演員宋康昊曾經在訪問中透露「導演奉俊昊非常遵守合約上列明的拍攝時間,當中特別會確保演員在定時的情況下吃定點飯餐,台前幕後都在如此幸福的環境下進行拍攝工作。」導演除了遵守基本條款外,亦因為擔心童星在連日高溫的情況下拍攝有違人道,即便製作費會因此而增加,他還是安排了把該一組戲改到往後的月份拍攝以確保童星得到最好的待遇。

不退一步的欲望

廣告

當一種欲望的核心是括正義、希望甚至仁愛,那一種對「欲望」的堅持有機會脫胎換骨超越我們平時口頭所說的欲求,昇華為一種精神,甚至化身成為一套教化工具,透過光影去述說藝術家一直所信奉的價值,化身成一場影響後世的印度獨立運動;這些成果是需要對於自己所信奉的價值在場內場外都持之以恆的,要不然光影所說的精神只會淪為美麗的謊言,革命換來的大抵是另一個黑暗時代,堅定地持守一些一步都不能退不能讓的「欲望」在這個角度來看並非萬惡。於此我會問:在這一個多月當中我們容讓自己後退了多少步?

一退便是溫水煮蛙

廣告

我想至少我還是渴望活下去的,至少我知道自己仍然有一些人和事還未放下,就算每一天傳來的新聞都把我的心念都磨損一點,意志每一天都被侵蝕一點,直至今天整個人都猶如「螺絲滑牙」一樣無心戀戰亦都無力再戰;但是有一些事情我還是認為不能讓步,就算是一微米我都覺得不能讓,就好如說不論封關對正苦而言「有沒有意思」,反正對我而言關就是得封,一天不封關我每天還是會寫一篇文章去表態,這個表態雖說是倔強的表現,但是如果連這個倔強我們都沒有為自己好好守住,我們其實是不知不覺便又落入另一種溫水煮青蛙的處境當中。

這一種溫水煮蛙會以劑牙膏式的行政手段、每天排口罩排得沒有心機的治港方式,把一開始那種非封關不可的反抗熱情打散、侵蝕甚至瓦解,我們由共同擁有一個共同關心甚至希望參與其中的議題漸漸分散,退一步關心肺炎醫院會不會「緊有一間在左近」,退一步只關心日用品的往來,退一步關心自己的村子有沒有事,到最後我們退無可退的時候就只可以關顧自身,其餘事情都暫且不顧,亦可說是沒有餘力關顧。

退到最後我們甚麼都不是

只要我們在任何一個節位上退第一步,那怕是一小步,便會有更多的下一步。然後有天我們會回憶著自己為所屬社群和圈子保留了些甚麼,同時又驚覺自己在整個過程當中沒有堅持過些甚麼,這從來沒有對錯之分,就只是一道你願不願意的選擇題。換一個例子就是說如果我們一開始想拍一個好題材去述說社會應該所效法的精神,後來為了種種原因退一步改拍一個不感興趣的題材,旅一步拿掉片子中的精神素養,及後又再退一步去尋找一份更優厚的工作,《上流寄生族》大抵不會成為一套電影,而是成為了一個人的生活日常。

「我那麼難得為自己做了一個選擇,你不是應該支持我嗎?」她曾經這樣問我。

就趁現在的輿論氣氛尚算明朗,就趁當大家都在言及口罩時便有不同的人和機構回應這一個需求,就趁當有人在說關注U形渠時,便馬上有相關的從業員希望一盡己力優化飽歷風霜的千年舊渠,就趁輿論往甚麼地方跑,實事便往甚麼地方發生,好好去看清楚你心中對於社會的欲望,看看會不會弄出下一個拾平凡愛動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