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口口聲聲關心新生嬰兒服務的你

2020/2/5 — 12:00

香港市民不單關心新生嬰兒服務,我們更在乎這一片土地是否適合我們的下一代成長。以「新生嬰兒治療部服務受到影響特別令人傷心及痛心」為由,呼籲正在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能夠回心轉意「謹守崗位」的你除了正在道德綁架醫護人員外,亦都以此行徑加深港人不願於此地生育的恐懼。

有彩我拎有鑊你揹

今日新生嬰兒服務受影響你說責任在醫護界身上,這段時候口罩供應不足你說責任落於「虛耗口罩」的人身上,至今仍然有香港人滯留湖北你說責任在當地公共交通停駛身上,超級市場貨架被清空你說責任在於公司來不及入貨及上架之上,過往一年反送中你說學生上街的責任在教育界身上,那麼我想問有甚麼責任是與影響正苦有關的?封關的責任是不是也不在你身上?面對著這樣一個不具承擔質素的正苦,既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當下世態的罪魁禍首,正接把痛苦帶給每一個港人,任由哀傷滿城、民怨沸騰、自生自滅;亦不願意以任何善意的對話方式與任何業界對話,種種跡像都清晰表明香港正在由一班樂於推卸責任、置人民死活於不顧、爭強好勝愛面子的人員掌權;他們不但與社會脫節更欠缺基本的換位思考能力。我們的下一代除了自求多福外我無話可說。

廣告

「為甚麼好像每一次出問題,你都沒有責任?」她曾經對我說。

在無法有效管治的時刻她以「止暴制亂」作為旗幟實施一連串凌駕法規的行動;而當醫護人員不惜忍痛罷工的時候即下令醫管局必需依據明文法規懲治有份罷工的醫護人員,嚴以律己,寛以待人的人民精神在這一班不知所謂的「領袖」面前正式成為都市傳說。於此我必須去問:我們真的希望下一代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嗎?

廣告

惡政底下的人生百態

記得這幾年大家都不停把一句話掛在口邊:「生小孩真的應該要考牌,唔識得點教就真係唔該佢地唔L好生」,對於生兒我們一向對醫療系列信心滿滿,但是育女呢?一段又一段的短片影著搶不到良心口罩的群聚反應,對於敢作敢為的善行倒頭來是一句又一句的惡言相向、一次又一次的抽後算帳,在危機當中我們驚見無數人熱忱於發國難財,熱忱於爭先恐後地履行「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的香港精神。

在空氣食水生存空間都受到威脅的時候,你他媽的仲係到口口聲聲同香港人講關心新生嬰兒?是誰把香港弄成這個田地?是誰把基本生活用品,把口罩列為形同化武級別的物品不準進口?是誰默許由懲教署生產的口罩變為建制政治的維穩物資?無良政權真正關心的是甚麼只要你不是在裝睡,你都一定會心知肚明。

誰大誰惡誰正確

更甚的是公開要求官員不准佩戴口罩,此等橫蠻的行徑壓根兒就是說明:正苦信奉誰大誰惡誰正確,道理永遠都企係我個邊。有一次和朋友聊起關於小孩子哭的話題:「如果你的小孩不停哭,你會怎麼辦?」,他回應道「首先你要知道哭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以強硬手段迫令小朋友不哭不喊,反而會為小孩帶來一種誰大誰惡誰正確的假像」,然而這個令人厭惡的政權偏偏就是要反行其道,以大欺小。在未來的日子可以預期這個正苦並不會主動封關,並不會對任何罷工行徑手軟,並不會把任何責任肩在自己的肩上。拜託,為了自己又好為了下一代也好,拿出一點勇氣去行難行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