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在亂世中獲獎的你

2020/5/8 — 12:23

2019年9月29日,防暴警察於銅鑼灣軒尼詩道驅散群眾,並以胡椒噴霧噴向在場採訪的攝影記者。 攝影:Nasha Chan

2019年9月29日,防暴警察於銅鑼灣軒尼詩道驅散群眾,並以胡椒噴霧噴向在場採訪的攝影記者。 攝影:Nasha Chan

無論紐約電視電影節、台灣新聞攝影大賽、人權新聞獎甚至新聞界的「奧斯卡」普立茲突發新聞攝影獎,我們都不難發現那一場屬於香港人的社會運動以照片、影像甚至文字的樣式紀錄在史冊當中。以往如果香港人或與香港相關的主題獲得相關獎項,報紙頭條會說揚威海外,政府會出新聞稿言明香港人極具國際競爭力;如今沒有鋪張的獲獎儀式,沒有排水倒海的訪問讚譽,甚至連掌聲都沒有,剩下來的大概就只有夾雜著唏噓與喜悅的得獎感受。

作為香港人的我看見不同的平台,特別是那些民間發起的媒體被受國際肯定,看見竭盡全力以生命、以時間、以求真的心盡力披露真相的影像紀錄被受認同,感受上固然欣喜,但是香港人都無可避免地知道這些滿載榮譽的照片背後是催淚煙、是豬嘴、是棍傷、是連續不知道多少個晚上未能進睡,因此如果說這些獎項意味著欣賞、欣賞著的是每一個抗爭者甘冒斷送前程的風險走上街頭,如果說這些獎項代表著嘉許甚至認同,嘉許著的是明知道努力大概只會歸於徒勞卻仍然努力盛開的絕望,認同生而為人希望歸於自己的渴望。

「我唔明白點解佢地要咁樣對待香港人」她曾經如此對我說。

廣告

照片可以呈現的就只有城市的一小格,整場運動的一微秒,但是這一格卻用最大的聲音吶喊、言說敗德、獨裁帶來的傷口,這一微秒透露著香港人之間那份素未謀面的信任,乃至與恐懼共存的渾身無力,香港人願意承受如此這般的痛,不過是希望擁有香港人意志的香港可以溫柔地立於地球之上,人性得以保存,良知得以彰顯。

如果有一日回望,我希望我們從照片上看見的不再只是血淚交纏的痕跡,而是一條屬於每一個人的回家之路。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