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在疫情中對樂壇失望的你

2020/2/24 — 22:00

曾經,就在那不久前的曾經,當我們的生活不如意感到失望和煎熬,我們當中有一部份人會選擇前往演出現場觀看一場醉生夢死的演唱會,去吸收那些與夢想和未來有關的藝術元素,高昂的分貝為我們叉足電,好心情陪伴我們在回家的路上準備面對翌日的挑戰。然後呢?我們準時上班、準時出現在不同的場合、準時在不同的時間扮演不同的身份,日子還是會繼續過。

但就在這短短一年多的日子,你親身經歷了一些苦,一種並不能以一首空洞情歌去安撫的苦,並一種不能以一場純粹娛樂的音樂會來麻痺的苦,我們仍然喜歡明星,但你發現自己更願意去珍惜那些落手落腳支援患難的凡人,你看不起那些以藝術為名實際為仕途鋪路的商業考慮,其因並非眼紅或者覺得對方不值得擁有更高企的人氣,乃在於你目睹香港正在沈淪,而沈淪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擁有歌舞聲平賣相的粉色太平。看見不同的藝人和明星以歌聲去回應疫情,看著那些音樂錄象我們為何反感?為甚麼我們會認為身在神枱上的他們不值得為此疫區一展歌喉?是因為他們只顧唱歌而沒有為社區供應口罩?又或是因為我們心中認為這個世界上,香港才是最需要被安慰的地方,但他們卻比獅子山更沈默?

當整個城市都在倒數

廣告

不知道你有沒有和我抱有著相同的感受,明星這一個虛無的外衣不知不覺已經被年代脫去,我們在乎的是在「明星」這個概念之前對方怎樣去做一個人,因為你已經深深體會到「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一種選擇」- 亞馬遜創辦人傑夫·貝索斯。當日你以自己的人生見証著他們由「散仔」晉身一線,然後大紅大紫,你見証著這一批人在這個名為香港的地方獲得名譽和地位,然後步進更闊大的世界更廣闊的舞台;突然有天「屋企」有難,當一塊一塊磚頭被拆去,當整個城市都在倒數他們卻沈默,(又或說他們確實在所屬階級大喊了很多聲只是我們距離太遠無法聽見)然後呢?他們為深陷已經分不清是天災還是人禍的鄰居呼天搶地,因為血濃於水麼?抑或是因為東江水濃於血水?

我們打從心底知道他們終究是凡人無需給予過高期望,但那些擺在眼前的忘本行徑又令自己無可避免地重新定義這一路以來的支持。就像在問:怎麼那個曾經唱出我愛情路上心聲,伴我走過人生低谷的人,今天卻成為香港的陌路人?親愛的,你都識講喇嗰首係情歌呀,而夢想最大的敵人就是當他唱出一首足夠圓夢的歌。

廣告

「繼續去做你覺得這個城市需要你去做的事吧」她曾經如是說。

你想要一個怎樣的樂壇呢?

失望並不意味著音樂無用,失望意味著我們在不知不覺間開始敲問自己想要一個怎樣的樂壇?你有沒有在這段時間試圖找一首可以說出香港現況的歌?你有沒有仍然希望以音樂為自己叉電,但今次並不是為了生活而是生存?那麼到最後你找到的又是一首怎樣的歌?

如果這一刻我們一起寫,你會寫一首怎樣的廣東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