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在疫症中照料著區內長者的社工

2020/2/16 — 20:56

這幾天聽了不少關於你們的故事,無論你是身處中小企又或者每年帳面利潤過億的慈善界巨擘,日子都一樣過得如此不容易。整個社福界在武漢肺炎面前都似乎顯得相當無力。友人說那種無力感出於慨嘆機構難接地氣,前線社工在過去一個月中深陷一種「左撲右撲」的環境當中,前陣子為長者們撲完口罩又要撲食物,撲完食物又要撲消毒用品,口中雖說理解全世界都「一罩難求」,雖然知道高層也在不同的位置上努力,但每每想到機構座擁著龐大資金卻好像分配得不太完善,支援有限得要自己去籌募難免不是味兒;另一位朋友即慨嘆過去整整一年,自己在香港的大氣候中似乎沒有一天過得特別心安理得,因為「眼巴巴看著整個社會中最脆弱的人一個一個受苦」,自己顯得那麼無能那麼有限。

.

拍門後的回應

廣告

還記得是農曆新年後香港最冷的那幾天,雖然機構送飯給獨居長者的服務已經暫停,但有見各區陸續出現搶購物資的浪潮,你們因而自發地出發到自己所屬的區分探望獨居長者,其中一位社工同仁告訴我:「拍門的等待往往是漫長的,每次有回應都不是必然,所以每一次回應都是幸事」。探訪過程中發現有一些長者完全沒有防疫意識;有一些需要口罩卻不知道在甚麼地方可以買到;沒有「多餘錢」去買口罩的當然為數不少;而最令人難過的要數難以購買糧食的獨居長者,在一波又一波的槍購潮中實在不在少數。

.

廣告

我又聽見一例,正值天寒地凍遇著送飯暫停,婆婆走到街上排隊但最後難敵人潮購買食物不果,在空肚的情況下休息,最終導致低溫症,社工朋友即時把她送往醫院。在送院途中,朋友忍不住咒罵正苦,但奈何詞彙有限除了DLLM仍是DLLM,我們都不禁第十八萬次地去問道:香港人究竟做錯了甚麼落得這樣一個田地?

.

如果你在場

不知道你們是怎樣看待這些經歷的,但我很想告訴你獨居長者的聲音就只有透過你們的述說才會被世界聽見。就直至我們親耳聽見這些真人真事,才會倍更發現正苦是以怎樣的一個心腸去對待這一班,昨天以雙手和汗水建立香港黃金年代的上一代,就直至我們發現他們天寒地凍連米都買不到一包,才發現世態種炎涼得要他們在這個失衡的社會中就連買廁紙都需要競爭。你們挨家比戶關懷弱勢的所見所聞到最後構成了聽者最心痛的理由,在此刻我甚至不想再過問他是不是票投保皇黨,只希望他們往後的人生有多一點點,那怕是一點點的尊嚴(因此請不要再投保皇黨喇,各位鄉親父老……)。有一句說話我聽到後覺得很痛心:「如果當權者在場,那怕只是在場一次,他們是不是仍然如此狠得下心要這一班公公婆婆如此委曲求全?」然後友人自問自答「正苦無能機構自肥,我想香港人真的只能自救。」

.

「如果有天我老弱多病了,你會不會嫌棄我?」我們都這樣問過對方。

.

信末

當整個社會不停地在說自我隔離免傳惡菌時,屬於前線社工的你卻仍然會抱住一箱二箱的物資走到最有需要的人門口拍門,因為我猜想對你們而言最揪心的隔離,不止是與親朋好友分隔,更是要你們與那一個本無血緣卻又相知經年的「老友記」斷聯,與此同時我們每一個人都心知肚明他們在困難當中難以自救,香港人,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