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對醫護擱置罷工感到失望的你

2020/2/8 — 10:04

歷史的確會記住辛亥革命而不會記得在其以先有多少次起義,歷史的確很揀擇並不會把每一位烈士的名稱都記住,但如果你無法否認那些不為人所足道的起義和烈士是每一場運動的奠基石,那麼今天並不是我們去輕言醫護擱置罷工成功與否的時候,這就如先烈的無數次革命一樣是一個走向那注定的一點的過程,不好受卻有其必要。

沒有一仗功成

如果說投票是每一位會員的義務,尊重以及信任會員的共同決定是工會的基本責任,而令到每一張票投到最正確的一方則是全香港人的功課。今天醫護以一人一票的方式選擇了停罷,於我而言並不代表他們「跪低」,那大概只是表明現存的工運並未完善;如果說李文亮醫生的離開於你而言含有宣示著這個世界不能只有一把聲音,每一把聲音都值得被聽見的意味,那麼我們便有急切的需要去聽聽那4,000個投不贊成票的醫護人員,他們最關注又或說最不滿的重點為何。那可以是因為公會給與他們的保障並不足夠,可以是因為他們並不相信自己的罷工可以直接或間接達成封關的訴求,可以是因為他們想換一個領導,亦都可以是因為他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諸多的可能性都指涉著一個方向:「聆聽,並尋找工運需要改善之處」,所以說這並非世界末日,這只代表著不完美需改善。

廣告

更不要讓萬骨枯

看見這樣的一個局面我問自己:你有多相信民主?我們有多相信民主?是不是說一個一人一票的結果未如理想,我們便忘記了一人一票是大家一路以來所盼望的果實,盼望以這一種方式去選出我們的特首,盼望投身於這一個並非完美卻又比獨裁來得要好的系統當中,這令我想起Churchill的那一句”"Indeed, it has been said that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

廣告

工會當前最大的優勢是甚麼呢?除了人望以外,更是制度本身的合法性,只要一人一票仍然存在,醫護之間便會為著自己所相信的繼續去討論甚至互相教育,只要每一個醫護人員倍感樂意地釐清自己所相信的價值,我相信這一個難免冗長的對話過程將會為下一輪投票,帶來一個更有益於香港的決定。

只要一人一票仍然存在下一輪工運便仍然有機會發生、一種更好的工運方式亦都會因應著內部文化改善而萌芽發生、這一種改變甚至可以吸引更多人聚首一堂以更大的選票基礎發生一個翻盤;真正的失敗並不在於一時的停擺乃在於整個制度宣告失效,在於醫護人員對於這一種自發的民主感到厭倦甚至不再信任。

「每次和你見面之前和之後我都擔驚受怕。」她曾經如此對我說。

就結果而言,有別於回應其他業界的罷工,正苦於記者會上並沒有擺出不置可否的態度,嚴厲地指出醫護罷工是一種「激烈對抗態度爭取訴求」的手法,並「誠懇地呼籲」醫護三思,這無異承認了正苦心有忌憚;而當我們沒有人可以確切地回答「劑牙刷式的封關」是否應該記醫護一功,就唯有靜待後世公論。在這個時刻比公論更重要的,是醫護人員乃至正在感到失落的你別深陷於絕望當中,甚願我們仍然都依然企在醫護人員的那一邊,好叫他們在以命相搏的工作環境當中不致孤單,因為一但醫護工運調整得當,其之於社會的利益就只會有增無減,這是我所深信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