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建議播龍珠而非火影忍者抗疫的你

2020/2/28 — 15:45

神龍與長門

神龍與長門

魯迅先生在其《破惡聲論》當中有言及關於「龍」的象徵意味,其大概內容是說當時的人民一面倒以科學角度去理解「龍」這一樣東西,認為「以動物學之定理,斷神龍為必無」是以為「龍」代表著幾千年來的迷信。魯迅先生及後再論,「當時的中國人」認為龍之所以為迷信是以國力去衡量該國的民間信仰及傳統精神是否值得被尊祟,是故他指出「顧俄羅斯枳首之鷹,英吉利人立之獸,獨不蒙垢者,則以國勢異也」,大概意思就是「又唔見你笑9人地俄羅斯同英吉利人用鷹同獸作為民族精神,你唔笑人係因為人地國力好勁炸麻」!因此當全世界都在嘲笑你的時候我實在不得不寫這樣的一封信去支持你,你以「龍」的象徵意味去回應疫情實在甚具前哲風采;但是我亦都必須說清楚,對於你未能政治正確地找出一條「中國龍」而以一條「日本龍」來對應疫情我是深表遺憾的,因為就現在國勢而言你所支持的那個泱泱大國具備足夠的氣勢去向世界宣示:「以龍治疫非迷信」, 奈何我實在找不到一套有中國龍又有中國牛又蜚聲國際的相關劇目。

咁關火影忍者咩事呢?

有鑑於你建議以「日本龍」為首的精神象徵抗疫令我不禁想依循著你的思考脈絡,提出重播<<火影忍者>>抗疫,雖說這個世界是沒有查克拉和多重影分身術的,但是木葉之子漩渦鳴人(うずまきナルト)的精神實在對於抗疫有莫大幫助(希望你知我up緊咩喇)。話說,當時整個忍者世界可說是腥風血雨,由「半歹角」長門(ながと)為首的組織正準備幫忙施展一種名為「無限月讀」的幻術,此術一出「世界上所有人都陷入幻術中,在那個虛構的幻術世界中過著自己最嚮往的生活」。

廣告

這橋段實在與今日世界大勢有異曲同工之妙,當伊朗副總統感染上肺炎、教宗抱恙、德國衛生部宣布大流行已無法控制疫情、三藩市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韓國單日確診505例再創新高、世界各地社區設施陸續關閉的同時,另一邊廂中國新增案例不升反降(!?)並對國民聲稱疫情於四月將受控、香港政府由下周一起逐步恢復重開部分康文署設施、世界衛生組織(WTO)高級顧問艾沃德(Bruce Aylward)聲稱「全世界欠武漢人民」,我們每一個人都猶如深陷幻術當中無法分清楚甚麼是真甚麼是假。

劇情到最後與九喇嘛(你就當係:日本妖狐喇)同體的漩渦鳴人透過其打鬥和宣教本領,成功以講耶穌的方式說服了「半歹角」長門洗禮,呀唔...係說服了長門以其神威大能修復整條木葉村並復活死去的村民。如果電視台重播<<火影忍者>>我深信正苦人員會是最大受益人,因為市民一早已經學會了「具有漩渦鳴人宣教特色」的嘮嘮叨叨,但關還是不會封,人還是會亂走,口罩依然唔係好夠;反之,我們的正苦要員卻可以在「半歹角」長門身上學會一下被正義說服的技能,特別是那個全香港最黑人憎第一名。

廣告

「和妳一起看火影忍者的時光總是快樂的。」我相信妳也是這樣覺得的。

偽士當去,迷信可存

如果你覺得以播放卡通抗疫並非一種大迷信,我仍然會以魯迅先生在其《破惡聲論》的另一個論點回應:「偽士當去,迷信可存」。魯迅先生這一番說話在當時的環境而言,意味著富有人民色彩的「迷信」不能單單以科普精神層面理解,需要透過人民精神作出解讀,並了解其背後的精神面貌。就好比如說我們不會因為在太空中找不到阿波羅便說<<希臘神話>>是假的不應該存在,然而<<希臘神話>>背後的精神面貌卻確實值得後世去推演、了解甚至進行二次創作以致令不同的讀者對人生多點了解。因此,我們在解讀著這些「迷信」往往就在了解著當時的年代精神。

魯迅先生認為當時社會的問題不在「迷信」乃在於同代人中太多「偽士」不停以極大的「聲量」散播著不具營養和價值的論調,魯迅認為當時的社會被這些偽士弄得十分「寂漠」十分擾攘嘈雜,正正就是這些聲音令到人們被困在擾攘裡面,聽不到心聲和「內曜」出現了對名人的「迷信」。

換句說話而言,魯迅先生提出社會最大的問題是那些自以為是以愛人愛國之名日日係到嘈之巴閉的KOL太多,可以安靜下來發現真理,並以有效方法表達自己「心聲」、具有見地的人太少,承接以上種種如果魯迅先生在生,你想他大概會向「神龍」許個甚麼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