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有機會戴上電子手環的每一個人

2020/2/4 — 9:34

實在沒有意欲去談及電子手環的實際作用,只想於此言及電子手環背後之於自己的意義。

對於人煙稠密武漢肺炎一但於各社區爆發,香港根本沒有足夠的醫院和社區設施做隔離點地,在無法順利覓得隔離區的前題下運用科技加強防疫本監控本來是可以被理解的,這一切無非代表著正苦無法有效地預料疫情;但是當我們回溯正苦過往一個月的每一個決策:對外不以預防疫情擴散為本位地思考武漢肺炎,不以封關的回應市民所求所想,就是這一種一日未有人死,一日都仍然若無其事的態度導致今時今日社區爆發逼在眉睫的局面,今天之所以會無法預料疫情是眾所週知的人禍。

廣告

然後呢?然後正苦選擇了對內加強監控香港市民,以此手法打造一個充滿監視氣氛的社區。其由可能是因為他們對於電子手環有一種超乎常人可以理解的信任,而令我覺得更值得討論的是這種手法無疑正在助長正苦以監控為本管港的歪風。如果我們試圖去過問幾個不同的是誰:手環是誰派發?是誰負責監控?是誰決定監管名單?是誰決定監管期限?我們難免會因著過往一年的「人生經驗」揣測其佈局和推算下一步,在這個過程中有些咀臉自然而然地浮現於香港市民的想像當中,失去信任基礎的城市就只有落得如此勾心鬥角。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個傷口要多長時間才能夠癒合」妳曾經對我說。

廣告

究竟「監管」二字是從甚麼時候開始與極權拉上關係呢?今天正苦以防疫之名監管從湖北回來的香港人,以此手法「保護」其他港人健康福祉,那麼明天呢?是不是說但凡正苦意識到自己無法有效招架的人和事,都將以保障其他市民之名將其監管?這正正意味著每一個香港人在此生都有機會一嚐電子手環的滋味。

一想到這裡,我心寂靜,不禁又在想香港人究竟做錯了些甚麼落得如此田地,在想甚麼時候這個手環會變成二戰時的納粹集中營臂章,在想會不會有一天我們將於保釋後以展示這一個電子手環為抗爭形象。這個口說「不應採取可能助長歧視的行動」的正苦行動卻很誠實,每一個即將帶上電子手環的人都心知肚明,這手環帶來的不會是更友善的待遇,而是不折不扣的分化和歧視。當這邊廂我們在冷嘲熱諷沒有GPS功能的手環形同虛設的時候,另一邊廂的他們在這個節眼上又再一次朝著「被物化」的路途多走一步。
.
電影Batman: The dark knight當中有這樣的一幕:蝙蝠俠以韋恩企業前CEO - Lucius Fox發明的聲納系統監控整個高譚市,Fox正斥蝙蝠俠的決定並明言" This is too much power for one person. ”以下是該段落的電影對白:

"Batman/Bruce Wayne: Beautiful, isn't it?
Lucius Fox: Beautiful... unethical... dangerous. You've turned every cellphone in Gotham into a microphone.
Batman/Bruce Wayne: And a high-frequency generator-receiver.
Lucius Fox: You took my sonar concept and applied it to every phone in the city. With half the city feeding you sonar, you can image all of Gotham. This is *wrong*.
Batman/Bruce Wayne: I've gotta find this man, Lucius.
Lucius Fox: At what cost?
Batman/Bruce Wayne: The database is null-key encrypted. It can only be accessed by one person
Lucius Fox: This is too much power for one person.
Batman/Bruce Wayne: That's why I gave it to you. Only you can use it
Lucius Fox: Spying on 30 million people isn't part of my job description."

在當下這個世情中,拿著聲納系統監控全城的似乎不是蝙蝠俠,被受追捕的亦不是小丑,唯一雷同之處就只有百姓活受罪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