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正在以反對歧視之名育養出歧視的人

2020/2/2 — 15:00

.

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一種歧視,我們先說第一種。

.

廣告

台灣多個媒體都於1月31日報導有關法國報社《皮卡爾信使報》(Le Courrier picard)以一張戴口罩的華裔女子配上煽動性標題「黃色警報」(Alerte jaune)和「黃禍?」(Le péril jaune?)歧視黃種人的新聞。在強烈的抗議呼聲中該報很快就道歉,並表示報社不是故意使用某些「最差的亞裔刻板印象」以加深對亞裔人的誤解。對於一個具有平等信念的人在這一類報導手法面前都會先放下自己的族群身份,以公義、普世價值之名直斥其非,因為我們都深深相信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如果僅以其身份或歸類而非個人特質(好像就是說香港人就是怎樣怎樣不會有例外,一竹篙打死一船人),獲得不同且較差的對待,即便構成一個不折不扣的歧視事件。

.

廣告

-而香港正苦是第二種,亦都是令我覺得很髮指的一種。

但如果正苦說不封關是因為「不應採取可能助長歧視的行動」,那實在是一種過份的誤導,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如《皮卡爾信使報》這種程度的歧視,以一己的極權不正當奪取他人的權利和生存機會正正就是另一種歧視。仍然滯留在湖北的200名港人以及滯留在武漢的台灣人,因其族群身份之故不能夠如其他國家的人一樣獲得撤僑待遇,正正就是深陷於這一種歧視所帶來的惡果當中。

.

我想問,是不是說這六百條想回家的人命,在最大的政治原則底下便需要接受一種有違人道的待遇?截至1月27日港府接到107宗港人求助個案,涉及約200人因沒交通安排而滯留當地,直至昨天正苦在記者會上的回應依舊DKLM模稜兩可:「疫情爆發中不適宜移動他們,要繼續研究…」,台灣政府透過管道向中方表達希望派包機接回台籍人士,卻一直未獲同意,中國國台辦回應收到台方來函,又稱所謂溝通協商「與事實不符」。

.

說到底這一批人之所以未能回家,就是因為香港已經不是一個具有高度自治能力的特別行政區,台灣的國家地位至今在國際間仍然存疑,禁止這兩個「身份不明」的地區撤僑是一種政治壓迫是一種懲罰,歧視不止是說吃飯時看見店內有大量大陸客便馬上掉頭走,如上文所提及:以一己極權不正當奪取他人的權利和生存機會正正就是另一種歧視。

.

-而這一種歧視大概也可被稱為政治操作。

如果說不封關是因為「不應採取可能助長歧視的行動」,而放眼世界全球都已經出盡吃奶之力「歧視」中國進行封關突顯香港正苦信奉主奴制度之外,我得到的另一個訊息就是:在政治面前我們必須與內地客同化,直至我們心甘情願在生活各個層面上「被自願」地與內地人同化,當香港人把自己的「香港人格」去掉後,自然能夠在血濃於水、守望相助的方針下令到「歧視」自動瓦解。

.

「我連而家自己需要咩、鐘意咩、係咩人都唔清楚。」她對我說。

.

仍然都是那一句,已經說不上是甚麼陰謀論了,借著這一個疫情香港人一起面對的除了是病毒的侵擾外,更是一場刻意要令香港人無法再相互團結,凡事以私利行頭的去人格化戰役,如果香港人在這一場戰役沒有變得更強悍堅毅,失守的將會是整個香港的文化和精神。

.

重要的事要說三遍,歧視除了是說對於內地客吐口水在醫療人員身上、無法正確地大小二便、各色各樣五花百門的文化衝突外,以一己極權不正當奪取他人的權利和生存機會正正就是另一種歧視,而我們每一個人都面臨著無法說真話,無法有效地保護自己的一個人為逆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