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直至未能進場才急於進場的你

2020/12/2 — 11:27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當你看著手上因為疫情而需要延期或取消的門票,便會發現文藝舞台和自己的生活當中似乎有一道非常遠的距離;除了因為正苦日前宣佈,康文署由周三起只會適度開放個別表演場地,令到觀眾未能親身到場觀看演出之外,更因為在這些時刻,現場表演藝術對於香港社會而言似乎是一種多餘的存在。

基本需要

我們會說基於「人類基本需要」化故,飲食、銀行、大眾運輸等等行業需要出盡力保住,令到他們的服務乃至生活得以維持和保障,但若果藝文界的苦主問你:「那麼藝術呢?在過去幾十年間香港人口口聲聲說香港需要本土藝術,需要透過諸於音樂、電影、文字、等創作方式把香港的特質、文化和歷史帶到全世界,那麼為甚麼在疫情當中,藝術工作者的生死就好像變得不再值得關注?為甚麼由藝術建構的價值就變得不是人類基本需要了?」

廣告

忽然熱心

然後呢?然後我們拿著未能進場的門票、拿著剩下一天兩天的「最後進入戲院」限期、拿著支持文藝工作者的熱情迫進那個本來不算旺場的戲院,那個被普遍認為是離地的演出場地,對快要失去一切、對快要沉沒的價值忽然熱衷起來;直至目睹報業的老闆被鎖被拉,我們忽然對於報章珍而重之;直至一條惡法令到大家都變成啞巴,我們忽然又禁不住希望捉住言論自由的尾巴。

廣告

估算

如果你認為廚師的廚藝需要時間培養,飲食業為你帶來的不只是飽肚更是一份歡愉;那麼以時間培養藝術修養、以文字言說你內心那份傷痛、用光影為你勾畫出人生希望、用音樂伴你走過無數人生關口的藝術工作者,為甚麼在疫情面前卻被正苦乃至大眾如此漠視?可以捉緊的援手為甚麼會少得如此可憐?為甚麼我們那麼精於估算股價的起落、估算自己的工作前程,卻從來不去估算當一個城市失去了文藝演出所帶來的結果?

真正令演出藝術熄滅的原因

打壓未必會令城市中的演出藝術熄滅,但是城市中的人若果打從心地認為文藝之於社會而言並非必需品,甚至只是一種純粹娛樂,若果每次都要雙眼目睹別人淹死在肺炎洪流當中,才後知後覺地後悔自己沒有及早伸出友誼之手,演出藝術的光遲早還是會熄滅的。

信末

痛定思痛,無論是提供生活所需又或者在往後發展出新的場地合作方式,我相信任何民間發起對於藝文界別的支援終歸是具有意義的,始終,身處雪中送炭,多一塊就是多一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