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眼見新加坡官員減薪抗疫而深感落差的你

2020/2/29 — 13:30

新加坡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左)(圖片來源:新加坡總領事館facebook圖片)

新加坡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左)(圖片來源:新加坡總領事館facebook圖片)

張開眼我對世界默然,決定寫這樣一封信給你,希望當中有屬於你的心聲。

兩道截然不同的薪酬調整同時出現在社交平台。其一,香港財委會通過公務員加薪撥款,警隊除了不同程度的加薪外更獲得至少9.5億超時補水;其二,新加坡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Heng Swee Keat),同日在國會預算辯論時宣布,新加坡總統、內閣總理、內閣官員以及政務官等,所有人員通通減薪一個月,以聲援新加坡國內應對武漢肺炎的爆發,與此同時星洲政府讓前線醫護獲得最多1個月的特別獎金。

兩者之間強烈的落差令生而為香港人的自己產生一種無法言明的沮喪,除了說句「很失望」以外我實在不知道可以再多說點甚麼,你呢?你在看到以上種種的時候是不是和我一樣無言以對?然後我又看見香港民意研究所進行即時民調,結果顯示46%人滿意預算案,27%人不滿意,內心有一份暗湧,慢慢意識到自己的沮喪與那一批投下「同意」和「滿意」票的人有關,腦海中開始浮起一些問題,這批人究竟在滿意些甚麼?值得犒賞的人為甚麼好像一直都得不到重視?他們是滿意誰大誰惡誰正確嗎?是滿意自己會獲得自己應得的那一萬元?你會不會可以告訴我這這一年的香港有甚麼是自覺滿意的?

廣告

想到這個節眼上我開始明白,薪酬調整代表著的是信仰,民意調查表現的是人性。

失望

廣告

我知道兩者不能有效地作出類比,但我確實不禁想起黃仁宇的著作《萬曆十五年》的那個明朝。那個時候的政府彷彿就是一個信仰,因此造就了以傳統文化對抗皇帝的文官集團;放眼今日香港我們沒有那些可以捉著所謂「傳統」、「國風」、「禮教」要求領袖(皇帝)「以身作則」的張居正、海瑞、戚繼光(雖然佢地都唔係啲咩聖人);立法會內的第一大黨不停以票決方式巴結一個傀儡林奠以及其背靠的勢力,而那些放在眼前的民意卻不值一顧。

民意是那麼的明顯。雖說兩者都屬獨裁政府,但至少星洲政府在是次薪酬調整中清楚明白地把人性放在首位,香港市民支持星洲政府讓前線醫護獲得特別獎金,充份言明了你和我的希望,希望以明是非、辨善惡的善良作為整個社會的賞罰準則和風氣,這一切真的有那麼難明白麼?但香港正苦似乎沒有打算過要消化這一切,就繼續明明白白地以政策和實際行動為無道理的專權護教。這種默許獨裁的「傳統」會有逆轉的一天嗎?香港的「國風」是不是就只有走向壓迫專權武力至上一途?

遠超於香港正苦有沒有「勒緊褲頭」與市民共渡時艱,我感覺到的是莫問「禮教」只問利益的社會氣氛、甘願沈淪的人性以及與民為敵與仁愛為敵的信仰,親愛的朋友,這麼難走的路,你仍然有力走下去嗎?

人性

這件事本來於我而言本來就沒有太多討論空間,然而世事往往令人無法看透。當我無法參透,你可以幫我一把參透那些人的想法嗎?究竟怎樣的人才會「滿意」預算案?是不是說只要有實際利益「落袋」便可以高舉贊成的牌子?又或說是只要放下一句「都改變唔到嫁喇」便在荒唐的現實下著眼於自己的得益,淡化被剝削的自由,以及那些不明不白的生命?麻木自己的功夫要有多高明才可以莫視這一切一切?

「點解有啲人好似永遠都唔識醒咁嫁?」妳氣憤時也這樣對我說過。

當這個落差夾雜在一起,當這些反應混於人群當中,我知道有一種滿意,是因為他們知道有一些利益即將落到自己手中,令自己可以活下去,而另一種滿意,是因為利益即將落到那些為生命而努力的別人手中,我們滿意的是他們以雙手...令更多的人仍然有機會去看見自己最珍愛的那一位。

我們都活於沒有投票權而生成的絕望吧,你也是這樣認為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