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被迫停下來的香港人

2020/2/10 — 6:19

我必須於這一封信的起首段向你發問一連串的問題:此時此刻,當整個社會都陷入停擺當中,你覺得自己在浪費人生嗎?你有沒有覺得自己的黃金十年飽受這個疫情影響又或說覺得自己很無辜被受人禍所牽連?我們是在被迫休息嗎?又或是說你自信一早已經了然人生,所有停下來的時間對你而言都只是一種對於目標的障礙?

如果說我自己在人生當中犯下過一個最錯的錯誤,那絕對要數有幾年我把自己的工作與人生畫上了一個等號,我曾經以為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好即便等於自己的人生過得好好,在工作崗位上被受讚譽便認為自己的人生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而「亮麗的成績當中包含美善甚至正義嗎?」往往比觸目的成績來得次要,那幾年我一路向前衝向前跑卻成為了一個無甚道德的人,直至我累了,直至我完全忘掉了曾經的自己,直至我失去了對人生的所有熱誠,在那個節眼上我才開始意識到自己是有多需要好好去學習休息。

停下來便發現不安在身邊

廣告

上了癮的思考方式總是令人獲得存在感,在尋找所謂「人生」的旅途當中,當整個世代都教育我們應該好好計劃屬於每一個人的「人生責任」,二十四小時不停去思考和計劃自己的人生、將來、生兒育女乃至退休生活,無止盡的計劃自然變成平常事;與此同時當當我們越願意計劃人生,我們便越難以容許自己有停下來的一刻,因為熱忱於計劃的背後是一份對於無常以及未知的不安。

好境不常,當我們以為出盡吃奶之力地計劃人生便可以從這一份不安當中逃離,社會偏偏陷入一片死寂當中迫使每一個人都必須有意無意地「休息」,這一段休息的時間我們都被迫感受或直視那一份深陷於心屝已久的不安,直視我們生而為人對於生死大事無法掌握的真相。我們在命運前的定位因此而變得相當被動,好像是說要麼就好好安住於這個時刻去發現一個更內潛的自己並學習與這個自己相處,要麼便是一直活在「明天」當中,期待一切如常的時刻我們又再以過往「持之以恆」的生活方式繼續大展拳腳。

廣告

我們正在被甚麼控制著人生的選擇

如果這一段文字有令到你開始去思索自己是否需要去學習休息,便以你自己覺得最舒服的方式去尋問吧!對我而言休息並不等於甚麼都不做,高度的生產力亦絕非萬惡,但是如果我們從來不去思考甚至體會「休息」的本質,其影響往往比我們所意想到的為之深遠。很記得在武漢肺炎之前有幾位尖子都對我不約而同地說:「看到身邊的人每一天的行程都排得滿滿的,休息對我而言會產生罪疚感」,又例如在了解長者退休生活的調查當中,不少老友記因為拿捏不到休息的藝術,在退休後不停覺得自己「不具生產力」而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覺得自己是家人的包袱甚至步入抑鬱的精神狀態,而更貼身的例子大概是每一個人身邊總不乏至少一個,因為「盲目地努力計劃人生而失去人生」的年輕朋友,諸如此類的例子只要你是香港人都必定耳熟能詳。然而親愛的朋友,如今我們面對著大大小小的障礙以及停濟,於你而言最終會成為排除萬難走下去的助力又或是重塑人生的契機呢?

「當我停下來,便發現這幾年我沒有好好愛惜自己」她對我說。

敏銳的思考能力原屬人類的一大武器,但希請你別倒過來被這一種能力支配了你的生涯。當思慮可以慢下來,當身心慢慢被一份無以名狀的平靜安穩包圍後,我們往往可以更有效地重新運用敏銳的思考能力(甚至智慧)去決定把時間和心力放在最應當投身的人和事上。無論你的最終答案是上街、投資、反抗、結婚、甚至上太空,只要你愛這一個自己比「原來」的那個多,你的決定都必然值得被受尊重和肯定,因為這個經歷過深刻休息而作出的決定,將引領每一個人走上一道更自愛的人生道路當中。

下一封信,我將會寫給被迫比平時更忙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