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認為人需要「知足」的你

2020/3/13 — 10:42

當我知道人稱憲哥的你日前在三立「綜藝大熱門」節目中表示:「憂鬱症患者都是因為:不知足」,我倒沒有為此而感覺到得有多驚奇,因為如果你每天都說著滿有營養的東西,大概便打做不了你一直都引以自豪的「綜藝天王」模樣了。在你的無知面前,我實在無意去言說你的觀點是否合宜,唯有以一個叫作「香港人」的身份為你寫一封信,和你說說這個世界上有一些事是不需要、甚至不能夠知足的。

不知感恩,亦不知足

廣告

在過去幾年間,香港人一直都被鄰近那個很強的國一直在罵著笑著,只要那個國家的軍事和經濟實力越強,當地的國民便越看香港人不順眼,其中一個最「火」的論點也就是:「香港人不知感恩,亦不知足」。記得就在上年大概這個時候開始,直至接下來的一整年時間,有大批港人都因著這一份所謂「不知足」的精神試圖去為香港尋找一條新的生存之道,而就在這個充滿眼淚和火光的過程當中,我們以血和汗對「知足」這一個概念,換來了多少的一些覺悟。

何謂知足?

廣告

在自由、法治和公平都失陷的年代,知足的第一個要點是可以有表達不知足的自由,而不是當任何一個人表達不滿便需要被下架甚至人間蒸發;知足並不是說賺到幾個錢便就連失去良知都在所不惜,而是希望自己在賺到生活的同時別要失去靈魂;知足並不是自私地努力保障自己的生活質素,而是希望同路人的生活質素都可以一樣受到保障;知足並不是說回到家中齊齊整整便好,而是就算政見不同意見不一,都不要把下一代趕到街上要他們飽嚐無情的滋味;知足亦不是說每天有能力消費便心滿意足,而是希望香港會有更多具備社會責任的企業和商家在黑暗當中伸張,而以上有關知足的重點,在香港都持續積弱。

香港人你那個荒謬的觀點下,大概就是一大群患有嚴重憂鬱症的病患,而我們亦會告訴你在這樣的環境下,我情願一生人都成為憂鬱症病患者都不要成為你眼中所謂的「知足」正常人;香港人無法「知足」的原因,是因為其最大敵人就是我們每天都正在共同面對著的失衡現情況,而這一種失衡的成因更是因為長期的人禍而導致的結構失衡。而就只有我們長期保持著這一份不知足,我們才有可能反抗那一個每天都在洗著十三億腦袋的洗腦機器。

當生命停下來,咒罵緩下來

可不是麼?這一場運動隨著突如其來的中國武漢肺炎而緩下來了,但不知道位於雲端的你有沒有發現,緩下來的不單止是這樣一場運動,就連那些「香港人不知感恩,亦不知足」的言論亦都相繼停下來了?停下來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發現當日的「知足」就是導致自己活在危機中的原因,他們一早已經被洗腦機器教導著就算你是在一個危難當中,都不能夠說出「不知足」的話,就算是因為人禍導致全世界都深陷一片恐慌當中,世界都仍然欠強國一句多謝,欠武漢一句道歉呀DL。

就直至自己的家人朋友,一個又一個染上病毒了,又發現當天說的「可控可防」其實是了無生機,這一批一直都「很感恩、很知足」的一群才如夢初醒的發現:原來一直以來心存的「知足」只能夠共富貴而無法共患難。他們一直抱著感恩的心所相信的領導、新聞、國家給予的「自由」、醫療福利、優越的民族感甚至充足的基本生活物資供給,都在短時間內相繼露出真面目,瓦解得一乾二淨的除了是知足,更是人命。在這個節位上,知足究竟是甚麼?是生活愉快的良藥?又或是人民的慢性自殺毒藥?

「這個世界會以自己的成功去量度別人的人已經夠多,而我們需要的是成為那個願意換位思考的人。」她曾經這樣好好的教了我一課

信末

並不是每一個人只要努力便會有成果,並不是說每一件事只要齊心便會事成;希望你有一天也可以好好為著那些深陷於無力感的烈士而「知足」一下,沒有他們當天的憂鬱、沒有他們當天的不知足,你唱的台語歌曲一早就已經被消失了,還遑論拿甚麼金曲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