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舊建築群裡的香港設計(三):multi-brand的平衡情感與黏合

2019/5/30 — 13:32

巴黎曾經有一家colette,在關閉後依然人人稱道,一間品味良好的select shop (複合式商店),讓人對一座城市有所想望,還是該說一個地方有怎樣的生活態度,就有怎樣的特色店舖?

「現代人節奏太快了,購物亦是,有時沒想清楚就買了,也未必會太珍惜。香港在連鎖店外,並沒有太多著重物品與人之間關係的select shop,我們想填補這個空隙。」位處大館的a parallel store由兩個女子Celine Chan與Kidd Yip創立,有時覺得在這時代談品味,比諸以前任何一個時代都難,因為一切太容易得到,也就不再珍惜,偏偏這兩個女子就想每一位客人都能帶著難忘的購物體驗離去;往上走一層,Erick Sze 把同樣是select shop 的Glue & Goods 帶到大館,他則希望能以香港情感為基礎,把來自各地的設計黏合於此。

Celine、Kidd

Celine、Kidd

廣告

a parallel store:商品一樣有時間的痕跡

廣告

a parallel store這個店名叫人想得很遠,Celine解話說她與Kidd一剛一柔,兩種風格與取態卻並不相違,一如店舖中央用作展示貨品的那一張乒乓球檯:網架的兩邊互相對照,左邊是Celine特意挑選的香港本地製首飾,右邊是Kidd由世界各地網羅回來的心水之選。而這為整間店舖定下基調的乒乓球檯本身就別有故事,「營房大樓以前又叫『巴叻樓』,這裡是昔日警員休憩和康樂的空間,我們選家具時因緣際會遇上這張乒乓球檯,覺得正是大館的隱喻,東西特色都在這兒完美融合。」Kidd說起店舖的定位,由一櫃一桌、香港設計師的首飾與衣服、瑞士設計的袋到美國生活雜貨⋯⋯她們都希望內裡有故事可與顧客分享。

Celine分享說大館這個地方是個壓縮了不同時間的空間,所以希望可以將各種有時間㾗跡的產品帶進來。「比如像Freitag這個瑞士循環再造袋品牌,每一個袋都有由舊物變新品的美感在,這個袋的材料全是環保物質,有些以前是卡車帆布,有些是安全帶或腳踏車輪胎,後來就成為了一個袋子的不同部位。在不同時間都有不同的用途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無論是我們的產品、放產品的乒乓球檯,又或我們身處的大館空間,我們都想做到在不同時間裡有不同的故事。」

聽她們說話完全感受到兩人的默契,Kidd接著解釋,「我們希望這是一家人性化、會成長的店舖,所以你會看見我們所有飾櫃、陳設都不是固定的,每隔一陣子,我們就會挪動店裡的擺設。」她們希望這裡不只是一買一賣的地方,希望購物以外有交流的部份——比如她們為每個來購物的人拍下與所購物品的照片,然後以「Happy Selling」的名義放上店舖的社交平台,「現在大家都不大珍借物件,我們希望他們有一天不再喜歡這物件時,看到這張照片會想起購買時的初心。」

在一座充滿歷史的建築物裡,她們口中的交流不只是來自不同地方的旅客在這兒相遇,更有不同時間重疊一起的魔幻時刻——開業之初,她們找來一架舊衣車放在店舖裡,後來才知道物主當年就是在大館洗衣熨衣的部門工作,物主的後人其後來訪,如像在時日裡兜了個圈,回到了本來的地方。

Glues & Goods:對地方有情

如果說Celine與Kidd希望將不同時間帶進a parallel store裡,大館另一間select shop Glues & Goods的創辦人Erick 則較為在意設計與品牌聚集於店內所背負著的情感 ——正如你問他店名為何是 Glues & Goods,他的答案是,所有產品都需要有黏合物使物料形成新產品。

Glues & Goods 創辦人 Erick

Glues & Goods 創辦人 Erick

Erick的黏合劑就是香港,又或精準地說是他對這個空間的感情。他去別的地方搜尋好的茶葉,卻想起香港人飲茶撚雀的文化,於是推出自家「品言」茶葉,包裝與裝飾皆有雀籠元素,南方文化一看即懂。這種對空間的情懷體現在各種細處上,甚或是店舖角落的一隻透明玻璃杯上,仔細看會認出杯上的小圖是獅子山。而進入店門後第一二個櫃子裡展示的產品,全是本地設計師有關香港的設計,比如香港品牌BeCandle創辦人Xavier Tsang的點心蠟燭。

除了自家與本地品牌,Erick與Celine及Kidd一樣從不同地方搜集各種特色產品回來。「我只會引進香港其他小店買不到的產品,因為想大家在這兒可以接觸到新的物事。」又有一次Erick在荷蘭遇上插畫家Dominique Jal,他筆下的荷蘭叫Erick想到香港那些逐漸失去的物事,「所以我找他畫了數款香港交通工具,雖然他未曾來香港親身感受過,但根據我們描述而畫出來的成果卻非常能表達出香港的感覺。」在這過程中,Erick也更留意周遭的事物了,比如他之前就沒留意到原來的士頂的燈箱並非統一紅底白字的。

這天在大館,與Celine、Kidd及Erick談的是有關他們怎樣在這個地方追尋夢與想,但總覺得,當中更多是關於他們怎樣與這個時代、這個空間發生關係,然後以這些故事感染到來大館到來店裡的顧客,讓他們從這裡開始明白一座城市的態度與品味。

 

(本文為立場新聞 × 大館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