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林短打 奇招盡見

2017/9/7 — 16:47

背景圖片來源:《噢!百萬拳》

背景圖片來源:《噢!百萬拳》

與那些滔滔不絕的長篇大論相比,我偏愛短小精悍的作品。緊湊,簡練,表意抒情一氣呵成,從不拖沓,給人酣暢淋漓之感。

所謂「言簡意賅」,說的就是這個道理。不然為什麼古往今來的情詩寫了那麼多,仍比不上兩千年前那一句「關關雎鳩,在河之洲」?

今年的「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2017」,有三齣本地創作不得不提。

廣告

三齣作品風格與內容迥異,若說相似,時長是其一,香港主題是其二。「香港短打」系列場景均在香港這座城中建構,從繁忙街市到中環窄街,有時黃昏,有時深夜,將那些喧鬧的、失落的或是被遺忘的色彩一一呈現。

《慢遞1958》

《慢遞1958》

廣告

《慢遞1958》

《慢遞1958》

《慢遞1958》是灰色的。作品靈感來自日本知名攝影師長野重一作品集《香港追憶》中的一張舊相片。長野重一極擅長拍攝城市,每每能敏銳捕捉城中那些微妙、曖昧、似有還無的瞬間。他的相片通常只有黑白灰三種顏色,坦率、貼地,俱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眼見耳聞的場景。

長野重一鏡頭下是二戰後蹣跚前行的日本,故而那些相片看起來並不開心,頗有些寥落哀傷之感。這些哀愁與孤寂,在《慢遞1958》中也能讀得出。黑白影像中,日與夜的邊界變得模糊起來,片中那些火焰、海浪、風中飄揚的長布以及舞者映在長街上的身影,濾去顏色之後都顯得舊,是老去的、屬於上個世紀的事物,徘徊迷離,不知所終。

葉奕蕾藉由五十多年前的一幀舊相,講的其實是自己對於此時此地的擔憂。當舊樓拆了,往昔老了、故事都煙消雲散了,如今的你我又將去哪裡尋找生活的支點與倚靠?全片在一唱三歎的幽怨歌聲中收束,而夜色中的舞者形單影隻,也是欲說還休的模樣。

《浪漫在哪?》乍看上去是粉紅色的,細看,也帶些奇詭迷離的紫。城市當代舞蹈團舞者譚渼樺首個編舞作品關心「浪漫」這概念,一男一女兩舞者的身體扭纏在一起,如情侶般親密,因互相了解而靠近,也因太過了解而遠離。推拉與起落之間,編舞追問這些浪漫的調劑,究竟令生活變得更美,還是為相愛的人徒增煩惱?

貌似情侶的兩人在這城市中不同地方旁若無人地舞蹈,比如傍晚的街市,比如深夜無人的建築工地。這些凡常生活中再普通不過的場景,竟被當成舞者舒展身體與自我表達的「舞台」,有些奇怪,不是嗎?

《浪漫在哪?》

《浪漫在哪?》

《浪漫在哪?》

《浪漫在哪?》

之所以「怪」,是因為影片中呈現的場景突出了一種張力,藝術與日常之間的張力,看與被看之間的張力。人來人往,街市是嘈雜的舞台,舞者自顧自起舞,街市上的陌生人闖進鏡頭,竟忽而成為銀幕前你我觀看的對象,這不由讓我想到詩人卞之琳在《斷章》中寫過的那句: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浪漫在哪?》結尾在夜色中,兩人分離,曲終,燈暗。或許,這裊裊餘音也將裝飾你的三兩清夢,在步出戲院之後。

《慢遞1958》與《浪漫在哪?》敘事細膩,而曹德寶的作品《噢!百萬拳!》單聽名字就是熱烈且陽剛的,姑且用綠色來形容吧。

《噢!百萬拳》

《噢!百萬拳》

編舞曹德寶一人身兼舞者與功夫達人兩重身份,而在這一部糅合舞蹈與武術的作品中,他試圖尋找這兩種同樣需要透過身體講述故事的藝術門類之間,有怎樣的關聯,又各有怎樣獨特的性情。舞蹈柔軟些,武術更剛硬,這應是許多人的既定認知。編舞究竟想強化這一認知,還是想打破它?

時常與本地舞團與劇團合作的武術明星元輝師傅獲得邀請參與這齣舞蹈電影。他閃轉騰挪的招式,經電影鏡頭的伸拉搖移,戲劇化的意味愈發濃重,而戲劇化,或者說不循常理的戲劇化,恰恰也是曹德寶編舞時不斷尋找的樂趣之一。

《噢!百萬拳》

《噢!百萬拳》

被城市當代舞蹈團藝術總監曹誠淵稱作「香港第一位hip-hop現代舞者」的曹德寶,一直以來的編創作品均以香港為主題。他從來不當編舞是職業,而是一件做起來開心值得的事情,故此,他的舞作很好玩,不故弄玄虛,以自嘲或諧謔的口吻講故事,常常引人捧腹。

曹德寶的新作《噢!百萬拳!》將會如何玩轉幽默?入場便知。

--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2017」

2017年9月7至17日

票務查詢

城市售票網

(於香港藝術中心電影院上映之節目)

百老匯電影中心

(於百老匯電影中心上映之節目)

信用卡電話訂票 2111 5999

網上購票       www.urbtix.hk

信用卡電話訂票 2388 3188

網上購票       www.cinema.com.hk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jumpingframes.hk)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