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若是愛恨交纏,又豈只有一條腿留在心底 — 《腿》

2021/1/21 — 11:51

《腿》劇照

《腿》劇照

戲院重開無期,略寫幾部上年底尚能在戲院看到的作品。

1.都說因為是楊祐寧,無論這男主角有多愚蠢、曾經負心、屢試屢敗、蘇州屎無數,仍然令人覺得值得原諒。我能明白這感覺,楊祐寧這選角是好的,否則整部戲就更潰不成軍了,可是即使能接受其角色之蠢,不等於其餘角色都蠢得可愛,而這正是影片的敗筆所在。市井小人物或頑固、或蠢鈍、或好吃懶做,但他們有時作為主角的對照,有時作為打諢插科的丑角,都有可愛處,但這部戲不論是由主角摯友以至街頭混混,都蠢得莫名其妙,雖未可憎,但仍嫌煩,像那幾位官僚作風事事卸責的醫護和警衛,皆是明星客串,本來自有魅力,欲諷刺的制度弊病也值得關注,但笑料重覆又拖沓,就使人不禁搖頭。

2.也許是因為《腿》的主線總是在兜兜轉轉,重覆犯錯,更令人覺得「蠢」吧,但若說是為了呈現出沉溺難自拔的「愛」,我很懷疑有多少觀眾會認同甚至感動。楊祐寧蠢/愛得腐腿而逝,當真至死不渝/不悟,桂綸鎂在尋腿的過程中又有否展現出覺悟或成長呢?更重要的是,導演根本拍不出兩人一拍即合一舞定情的感覺,其後所有愛與恨都無法說服觀眾了。個人偏見︰桂綸鎂出道時固然以靈秀脫俗迷倒觀眾,但總覺得有種發呆出神的個性,這次演個介乎於斤斤計較/鍥而不捨、精明計算/潑婦巧舌的「師奶」角色,演技卻未有重大突破,就更放大了此感覺,益覺其「蠢」。換個角度看,這恰巧與戲中的楊祐寧顯得十分「登對」。相比起來,鍾孟宏更擅拍小人物︰他們常有種靈光一閃的頓悟,又或急中生智的狡黠,不會通通蠢到底的。

廣告

《腿》劇照  《腿》(a Leg,張耀升導演,2020)

《腿》劇照 《腿》(a Leg,張耀升導演,2020)

廣告

3.雖然如此,《腿》整體上還是有其趣味的,比不久前寫過的《怪胎》完整、出色不少。張耀升縱使是首次拍攝電影長片,但之前的編劇經驗和電視片作品還是充足的。我只是覺得他不太懂得運用中島長雄(鍾孟宏)的攝影優勢,有些鏡頭不知何用,例如中段拍楊祐寧在日間步行返回舞室,畫面就定住讓他從街頭遠處正面步向鏡頭,然後向觀眾左方拐彎,下個鏡頭接著就是他上樓梯去,這個正面走過來拐彎的鏡頭不短,既非為建立氣氛(或當 establishing shot用),也不見得有何細節(如突出主角受傷蹣跚之類),就是莫名其妙走來轉個彎,令人搔頭。畫面的感覺是鍾孟宏的,但怎樣安放運用,導演要自己思考了。同是拍角色街頭漫步,鍾孟宏導演的《陽光普照》(A Sun,2019)就有意識得多。

4.張耀升說《腿》其實是自己爸爸媽媽的故事,當然改寫了很多東西,然而我們也確實感受到他很想拍這經歷的理由。不過,張母尋腿一事已是很多年前,今天台灣的醫療制度是否還是如此僵化,諷刺得是否合宜,這要請教台灣朋友了,感覺是有趣但未必很真實而已。我最感到可惜的,是張耀升為了遷就觀眾期望拍個「情深」的故事,改寫了其母尋腿的理由——張母要為亡夫尋回斷腿,不單是因為「愛」,不單是因為「紀念」,不是想他「一路好走」「好好上路」,而是希望衰鬼老公接回斷腿後能在陰間走得越遠越好,以後不要再回來﹗哈哈哈,對啊,這才能合理地解釋到這女角的「執著」,恨意往往比愛意更能推動人將荒謬事做到底,「愛恨交纏」的力量就更強烈;倘若《腿》照拍這結局,寫桂綸鎂在靈堂對楊祐寧狠狠地說︰「(我就轉成廣東話了)死佬﹗宜家畀返隻腳你,以後一刀兩斷各行各路﹗」這肯定精彩百倍了。

 《腿》劇照

《腿》劇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