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4/19 - 14:24

莎翁與魯迅

魯迅(圖左)、莎士比亞(圖右)

魯迅(圖左)、莎士比亞(圖右)

日前,DSE 中文科「死亡之卷」開考,其中一篇白話文,是魯迅於 1925 年創作的散文詩《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奴才總不過是尋人訴苦。只要這樣,也只能這樣。有一日,他遇到一個聰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說,眼淚聯成一線,就從眼角上直流下來。

『你知道的。我所過的簡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這一餐又不過是高粱皮,連豬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讓此短小精悍的散文詩,忽然成為一時佳話。

廣告

文中以三人簡單的對白,諷刺當時社會不同階層的寓言,當中包括維護舊社會的「聰明人」、對舊社會極度不滿卻又矛盾地維護舊社會的「奴才」,以及歌頌那個誓要毀壞舊社會的「傻子」。偏偏,在現實社會裡,我們身邊滿是「聰明反被聰明誤」的天才、「逆自奔潰」的真奴才、「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白痴,學許冠傑話齋,邊個係精仔、懵仔、叻仔、戇居仔、衰仔、好仔、反骨仔、癲仔、蠢仔,天才定白痴,扮懵定蠢才,真係冇咁易會知!

說回魯迅,這位中國近現代被評價最高的文學家、思想家及革命家,21 歲曾留學日本,卻棄醫從文,希望以文救國,於 100 年前發表了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篇白話小說《狂人日記》,被譽為「奠定新文學運動的基石」,更被毛澤東稱為與孔子並列的「中國第一等聖人」。他常告誡兒子:「不要做一個空頭文學家。」其無愧於偉大的時代,創造了文化和文明,對中國的意義,就像戲劇大師莎士比亞永遠是英國人的驕傲一樣。

試想像,如果中國沒有魯迅,英國沒有莎翁,人類精神、想像、感情與心靈會變成怎麼樣?

當魯迅在那個黑暗憂愁的 20 年代,藉《吶喊》的祥林嫂代勞苦大眾大聲疾呼時,另一邊廂的莎翁,早於 400 年前借無數作品抨擊社會的黑暗,及諷刺人性的醜陋、陰暗、鬥爭、妒忌及慾望;當這位史上最傑出的劇作家,30 歲前在倫敦被排斥,卻在靈感枯竭的日子寫出《羅密歐與茱麗葉》時,另一邊的平行時空,莎士比亞文學在 19 世紀進入了中國人的視野,同樣跟命運對抗的魯迅,也受著莎翁的影響,寫出他唯一以愛情為主題的經典小說《傷逝》— 1920 年的北京,涓生與子君的愛情故事。

魯迅有句經典語錄:「悲劇將人生的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喜劇將那無價值的撕破給人看。」同時讓我想起莎士比亞的名句:「不是所有閃閃發光的東西,都是貨真價實的金子。」而英國的莎翁,與中國的魯迅,兩位文學巨人,卻是金子不能不發光,而且不會因時間而變得渺小!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