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莫昭如、陳嘉興等行為藝術家 政總前站半小時 重現六四「坦克人」一幕

2020/6/5 — 20:47

2020 年 6 月 5 日,下午三點,烈日當空,四個人手持膠袋,默站於金鐘政總前逾半小時,汗如雨下,卻抬頭挺胸,無畏無懼。31 年前,北京長安大街上,也有一堅挺背影,至今仍烙印在無數人心中,那是「坦克人」王維林,孤身阻擋一排解放軍坦克前進。

行為藝術家陳嘉興特別選在今日進行「We all are Tank Man」行為藝術,因「坦克人」事件也是發生在 6 月 5 日 。行為藝術家兼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主席莫昭如亦應邀參與,同場還有其他陳嘉興友人響應召集。四人模仿 31 年前的「坦克人」,雙手持袋,默站於金鐘政府總部前。莫昭如與陳嘉興更換上黑褲白裇衫,模仿當年「坦克人」的打扮。此外,陳家興的畫家朋友亦特地到場寫生,記錄這次演出。

廣告

民眾讚有助了解歷史 蔡甘銓長洲響應

「We all are Tank Man」發起人陳嘉興早前接受《立場》訪問時強調,強調「坦克人」極為有力且震撼人心,背後象徵人民即便手無寸鐵依舊不畏強權,「夠薑企係度」。他認為,那不屈勇氣是此時香港人應該要有的。因此,特別選在當年「坦克人」事件發生的同一天進行此行為藝術,只是 31 年前的坦克車,如今換成政總、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大廈等,但同樣是政權暴力的象徵。原本,陳嘉興一行人打算也在西環中聯辦門前默站,但到達中聯辦門前發現大批防暴警察駐守及有重重水馬圍住,認為或被警方阻止,決定移師到中山紀念公園繼續。

廣告

活動結束後,陳嘉興向《立場》表示,原以為會有更多人參與,可是最終響應人數比想像中少。但他呼籲其他人即便不到政總,之後亦可各自在不同地方進行,「遍地開花」,「記住呢個係一個『movement』」,而非一次性活動。 就在陳嘉興一行人在金鐘默站的同時,資深電影工作者蔡甘銓也在長洲響應行動。

圖片由蔡甘銓提供

圖片由蔡甘銓提供

圖片由蔡甘銓提供

圖片由蔡甘銓提供

四人在政總前默站期間,不少民眾依舊在添馬公園草地上野餐、乘涼,但也少數人駐足觀看。其中一位 19 歲大學生 Nicole,亦被四人的行為吸引,用菲林相機記錄下來。Nicole 向《立場》表示,事先並不知道有這行為藝術,原本只打算四處拍拍風景剛好經過,便停下來好奇四人到底在做什麼。Nicole 雖知道當年那張「坦克人」經典照片,但乍看之下沒發現四人正是模仿「坦克人」。其後 Nicole 得知作品緣由後,認為可多用這種方式表達,「令唔同人接觸到背後嘅歷史」。

此外,政總默站結束時,有兩名警員前來了解情況,稱擔心違反或「限聚令」,要記錄活動負責人的身分證號碼與姓名。當時陳嘉興正在接受媒體訪問,警員便記錄了莫昭的資料,又問這是「什麼類型的行為藝術」,令莫昭如哭笑不得。同時,該名警員又多次表示若只有四人參與便毋須擔心觸犯「限聚令」。

事後,常進行街頭行為藝術的莫昭如向《立場》表示,「我比佢哋(警方)抄過好多次,一路以來都冇乜嘢」、「冇乜所謂」。

莫昭如

莫昭如

莫昭如:六四刻骨銘心 有好多方法表達

今年六四,莫昭如既參與了 3 日晚在銅鑼灣東角道進行的「這一代的六四」街頭藝術活動,今天又應邀參與「We all are Tank Man」。他憶述六四發生時,自己人在澳門,因黑鳥樂隊和民眾劇社應澳門國際特赦會邀約,到當地參加人權音樂會。因此,6 月 3 日已在澳門,也是從新聞上看到六四屠城的畫面。隔天,他們參加了澳門的六四遊行,並在市政廳前廣場時做了一場回應六四的演出。往後幾十年,莫昭如也做了不少與六四有關的創作。問及對六四的感受,莫昭如說:「(六四)刻骨銘心,你唔會唔記念」。

至於是否擔心今年將是最後一年進行六四表演,莫昭如坦言的確感覺到「紅線」逼近了點,但其實可以有「好多 subtle 啲嘅方法做」,不一定要寫明「打倒共產黨」。他又指其實很多人仍然堅持用藝術說話。在莫昭如眼中,連儂牆、獅子山人鏈、太空館激光 show 等種種港人的集體參與,都充滿藝術感,「係好重要嘅藝術」,會被記錄、收集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莫昭如又指可以參考一下已故捷克劇作家瓦茨拉夫·哈維爾等生於共產主義國家的藝術家如何堅持創作。然而,莫昭如亦提醒大家要有點心理準備,仍堅持發聲、對抗極權,或面臨劉曉波的遭遇。

那你自己會繼續創作嗎?莫昭如向記者說道:「我銀髮族啊嘛,唔係好似你咁仲有五、六十年,我哋最多可能都係(活多)十年、二十年,做得轟轟烈烈,都好 OK 啦!繼續,應該嘅」。

中聯辦外

中聯辦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