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蕭若元與游學修 上一代與下一代

2021/2/24 — 16:39

【文:羅嘉綾 Katherine Lo】

試當真今天的影片「為何我講香港電影工業未死?與香港成年電影人的探討(上)」是有關蕭若元與游學修對於香港電影業未來前景的討論。蕭先生斷言香港電影回到八十年代的光輝的機會是零,引起了包括游學修在內的香港電影從業員和發燒友的反對。以下是筆者對蕭先生一些的看法的見解。

香港電影自八十年代後無論幕前幕後也再沒人才?

廣告

要回答這個論述,必先分清一些概念。究竟香港電影業是否成功和香港電影是否還有人才有沒有必然關係?蕭先生說的很好,八十年代的香港電影充滿機遇。只要你有才能、有眼光,要靠電影爆紅實在不難。然而,近年香港電影的本土市場萎縮,對外又有荷李活和韓國電影的競爭。一眾香港電影從業員無論有多出色,要生存仍實在不易。但導致香港電影業萎縮的原因從來不是人才的缺失。《狂舞派》的黃修平、《幻愛》的周冠威、甚至《地厚天高》和《全部都系雞》的新晉導演林子穎等無不是憑自己的方法透過電影表達自己,貢獻香港電影業。這些電影的質素優劣,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在下實在想向蕭先生請教,究竟他這一番論述有何根據?這和伍淑清女士揚言放棄香港年輕人又有何分別呢?

香港電影業要恢復八十年代的盛世的機會等於零?

廣告

「Never say never」互聯網的出現令很多本來不可能的事情都變得可能。眾人皆知,荷李活電影一直是國際間的娛樂事業的霸主。另一邊厢的Netflix卻在近年急速增長。它由電影光碟租借公司變成電影製作和串流公司,甚至能挑戰直接荷李活的地位。如果連一間租碟鋪也可以,網片為何不可?在香港網片還在發展的階段就妄自菲薄,輕言放棄的人才是令香港娛樂事業萎縮的主因。

不會再有下一個周星馳、周潤發?

不知為何,香港娛樂圈特別喜歡對一些藝人冠以所謂「接班人」的稱號。陳奕迅是張學友的接班人,鄭秀文是梅豔芳的接班人……這種想法很容易讓我們以舊有的思維去看待眼前的東西。如果我們依舊認為香港電影只存在周星馳和周潤發,香港電影就永遠只會有周星馳和周潤發。如果我們只懂得以八十年代的眼光看待現代香港電影,不論香港的新晉演員戲做得有多好,劇本有多創新破格,香港電影永遠都不會進步。固步自封的人只懂懷緬過去,否定現在,能成功嗎?

蕭:「八十年代的香港電影得以興盛全因天時地理人和,現代香港電影業無法複製過往的成功。」

Whatever you say, boomer. 這句話說白了就是和一個在香港經濟起飛時賺了大錢的長輩說現今香港年輕人是廢青的道理一模一樣。游學修在回應中說的很好,為何一個長輩可以以這個姿態和年輕人說話?蕭先生很幸運能在香港電影天時地利人和的最好的時代生活。他不但不是對自己的經歷有所感恩,並理解這一代香港電影從業員的不易,反而看不起這一代的香港電影從業員,還以「客觀事實」為理由勸大家死心、放棄。一年前社會運動下所孕育的「本土意識」和「支持新一代」的信念蕩然無存。
不論如何,燈神的話不必放在心中。做好眼前的事,拼盡全力,繼續堅持。香港電影加油!

「沒有人可以斷言一件事沒有可能。」---游學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