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藏著並不等於遺忘》:魏如萱的溫婉並不等於沉悶

2019/12/2 — 12:39

生了小孩的魏如萱在她的音樂上也表現得更加溫和、更加「慈祥」,新專輯《藏著並不等於遺忘》,跟她的前幾張作品就有著明顯的不同,雖然它間中也出現《恐慌症》這類型跳出格子般的歌曲,但整體上是少了些棱角、頗為地「四平八穩」,或如變得成熟的少女,不再有那麼多的幻想。

平靜的《陪著你》,一開始就帶來母親般的呵護或撫慰,能清走一些積聚在你心內的煩擾塵埃;此首以室內樂形式的編曲,有種細緻/細膩的感覺,旋律單純卻動聽,令我聯想起雷光夏的一些溫暖感人的作品(之前魏如萱也有跟雷光夏合作過)。而《Don't cry, Don't cry》是娃娃的又一首疊詞歌名之作(她過往疊詞的歌名有:《晚安晚安》、《好嗎好嗎》、《你啊你啊》,以及與陳珊妮合唱的《不要不要》),它被用上Synthesizer佈網,朦朧幻美迷離,且音樂情緒漸漲,卻依然溫柔地掃著你。

至於文青們會愛上的《Ophelia》,源自《王子復仇記》中Hamlet之愛人的名字。這首從Ophelia的視角出發,寫了Hamlet對她說了些瘋話或暗示對自己的惡語相向(Hamlet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不要令Ophelia受到牽連),也提到了「我」將會「溶化在一條河上」(Ophelia最後是跌入河中,溺水身亡),或是像Hamlet一樣,會有“To be or not to be”的抉擇(MV能延伸到性小眾被壓抑、需進行掙扎的議題)。歌曲唯美的表層下繡著哀傷的暗花,而作詞的李格弟,於中段無病呻吟自閉型的念白,並在墜落黑暗般的伴奏之襯托下,成為全專輯最文藝的時刻。

廣告

承著上述之糾結狀態,《恐慌症》釋放了內心的焦慮、憂鬱或恐慌……且相應的編曲也是變得更加「狂放」,如草書般;這類型有別一般流行曲形態的作品,在魏如萱過往的專輯內也不斷出現過,好比《不允許哭泣的場合》裏頭的《隕石》,於她本來不夠厚實、撐不起、或高音硬要衝上去的演繹下,反更能夠坦露出她的脆弱與受壓的情緒。而《既然不再假裝自己不是多愁善感的詩人》,又是另一種的釋放,歌名去除了這假裝複雜的修飾後,意思即是要自己不需再裝逼、不需再虛情假意,連編曲上也加進了復古的音色、Funk的元素,燃起了聽眾的熱情、給大家好好放任一下。

廣告

新版本的《星期三或禮拜三》,因沒有了馬頔那混沌作狀的聲音,且請來了跟魏如萱更搭配的岑寧兒來合唱,頓時整首被提高不止一個檔次,也更加像馮穎琪近年所寫的那些高質之作(但此首作曲的卻是同樣被磨掉了棱角的何山);《竊笑》也是有香港音樂人的參與(王雙駿的編曲,Barry Chung支撐起全曲的結他伴奏),它以清淡手法更突出了魏如萱vocal上的細微轉變、情感的表達,顯露了伍家輝那就快被人埋沒的譜曲才華;而作詞的葛大為巧妙地用上「小偷」和「竊」的概念,既形容了對方的「習慣性佔有」、「連我的笑容你都可以竊走」(這裡的「偷」與《既然不再假裝…》內的「被你偷走的吻」建立了聯繫),也形容了「(我)也是像小偷 躲在灰暗中 /竊笑著 你從來就不屬於我」。

令人舒適的《海鷗先生我愛你》,聽起來很放逐,並重現了魏如萱過往較天真無邪的一面;它本身慵懶的Bossa Nova基底卻被鋪上了弦樂的被單,層次顯得更加的豐富,或讓本來輕柔的音樂增加了「砝碼」。而寫給Waa小孩的《兒歌》,由黃韻玲所作曲,印著她那很明顯的風格印記,且為專輯更添不同的色彩。接近結尾的《彼個所在》,用上台語、國語、廣東話、英文來唱(有些像幾年前林二汶的《Do You Love Me》),不同的語言可能代表不同的懷念對象(廣東話應該是唱給去年離世的盧凱彤去聽);而這首的音樂/節奏能帶你進入灰濛濛的雨天情境,並令思念、哀愁困在此雨霧中,難以地散去。

如上所述,這張《藏著並不等於遺忘》較為地平整,未能及得上魏如萱巔峰時期的專輯(像《不允許哭泣的場合》),但Waa的溫婉並不等於沉悶,即使給你一杯白開水,也會放進幾片檸檬;而最重要是整張有種「恰到好處」的感覺,歌曲與歌者當下的心態、本身的特質相配,這跟同期楊乃文所推出的《越美麗越看不見》去比較,更加明顯——後者的vocal,像是對音樂的一種「加入」,但Waa的歌聲,更自然地和專輯的音樂融合。

推薦:陪著你、恐慌症、竊笑
評分:7.8/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