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文界斥「港版國安法」打壓創作自由 黃耀明:用音樂回憶歷史會成罪

2020/5/28 — 17:28

全國人大今表決訂立香港國安法的決定草案,授權人大常委訂立香港國安法。黃耀明、何韻詩、周博賢等藝文界人士召開記者會反對,指做法嚴重打壓創作自由。黃耀明指國安法通過後,某些創作或被禁唱,「《天問》反思極權制度對人民嘅逼害,呢啲歌係咪唔可以再唱呢?」。 他又提及達明一派去年為六四 30 週年創作的《回憶有罪》,指該歌曲「正正預言用音樂、文字、藝術品去回憶歷史或生活,將來有一日會變成罪」。何韻詩則指,恐懼已在香港出現多年,又形容香港以至國際社會「正身處戰爭之中」。 

此外,一眾藝文界人士均表示會繼續堅持創作表達意見,連結國際藝術團體,為香港發聲。黃耀明更指自己最近在思考是否要創作更多英文歌,讓世界各地聽到香港人的聲音。 

廣告

黃耀明:回憶有罪?

藝文界今日舉辦「黑雲壓頂,仍堅拒沈默」聯合記者會。黃耀明直斥中國完全繞過諮詢七百萬港人,直接訂立「港版國安法」,將港人安全置之不理。

廣告

黃耀明又指,自己當歌手逾三十年,國安法訂立後,相信「好多歌可能就唔唱得」,包括《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提到的「鄧小平」、「習小平」;反思極權制度逼害人民的《天問》;還有去年為六四30週年創作的《回憶有罪》。他表示,《回憶有罪》「正正預言用音樂、文字、藝術品去回憶歷史或者生活,將來有一日會變成罪」,並且非常憂慮《國安法》會損害香港人的各種自由。

若舉傘 為誰命運祭奠
廣場上 這麼多告別
莫須有 是誰造就壯烈
願廣場上 聲音不會滅

ー《回憶有罪》歌詞節錄

周博賢:未必擅長「肢體抗爭」 盼以創作抗衡暴政

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音樂範疇代表)周博賢表示,「港版國安法」四項罪行字眼相當空泛,嚴重侵犯言論自由及表達自由,創作人更是首當其衝。周博賢舉例,若日後歌詞寫上「火魔」、「裝修」, 會否被視為煽動顛覆國家;若參與演唱會,但同場有人演唱港獨、台獨歌曲,又會否被視為參與分裂國家 ,「作為創作人,我點知第時嘅紅線係點樣劃呢?」

藝發局戲劇範疇委員李俊亮及藝發局視覺藝術範疇委員陳錦成均強調,言論自由是香港創作最獨特之處,國安法一旦通過必損害業界創作環境。 

至於會否採取其他後續行動對抗國安法,周博賢表示業界亦感「無奈」,目前只想到從文化角度打「國際線」,連結外國藝術家與藝術節,引起國際關注;同時,會繼續創作,在「倒數的」創作自由空間內,做出更多作品,記錄此時的「恐怖」,為港人發聲。

此外,在場藝發局民選委員亦承諾將業界對國安法的憂慮帶到藝發局討論,反應業界意見。

被問及是否有更具體的做法去抗衡《國安法》,周博賢直言「真係諗唔到」,指藝文界作「肢體抗爭」不太可行,只能擅用專長,以藝術文化方式表達意見,「延續抗爭」,在各自崗位上努力。

鄧小樺:我哋唔會咁快認輸

去年在理大圍城事件中被捕的作家鄧小樺則指國安直接在港執法,未來香港將會是「人人鄭文傑、個個林榮基」,不少曾參與反送中運動的藝文界人士入境內地時被阻撓。她強調「港版國安法」帶來的「—國兩制」,將影響香港文化獨特的根源。

「我哋冇軍隊、冇主權,冇辦法抗衡,唯有等援軍。」鄧小樺表示,藝文界的強項並非直接抗爭,但能夠透過不同作品延長港人鬥志,在創作及創作活動中保留香港最獨特部分。她強調:「我地唔會咁快認輸。」

何韻詩:我們正在戰爭之中

早已被中國封殺的何韻詩表示,這大概是最後一次機會可以不顧任何即使後果地站出來發聲。她又形容,此時對於國際社會及香港而言,「是身處於戰爭之中」,並指國際社會已注意到香港情況,相信他們會陸續發聲支援。被問及會否坐牢或被送到大陸,何韻詩表示那是她在2014年或去年走上街頭時,便預料到的(that's something i would expect)。

何韻詩強調,此刻更加不應因恐懼而停止抗爭,「唯一可以做就係用我地擅長嘅事,盡量做多啲,即使係好小嘅事,都能為抗爭注入力量」。

舒琪:任何粗暴禁令都無法阻止人民

問及會否擔心今年是最後一次悼念六四或沒有六四維園集會,導演舒琪則表示集會畫面雖然震撼,但他反問若全香港六四晚上每家每戶都點亮燭光,是否同樣有力? 

舒琪強調,「任何禁止、最粗暴的命令或禁令,其實都係阻止唔到人民」。他承認《國安法》造成人人自危、充滿恐懼的氛圍,甚至令人開始追溯自己一生的言行,自我審查,「《國安法》可怕嘅地方就係度」,亦令人思考去留問題。 

然而,舒琪認為真正要做的,「係思考點樣去除恐懼感,唔係問自己過去做過咩,而係話比自己聽,自己由頭到尾都冇做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