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需要為人民服務?不能緬懷過去?

2020/4/17 — 9:43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公關提供圖片)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公關提供圖片)

許冠傑的一場網上演講會,惹出不少風波。先是林鄭想拉人裙冚自己腳,卻馬上給主辦人踢爆,只揭穿她的冇品。但是,接著而來的,是不少黃絲也在批評,說阿 Sam 的歌已經和時代脫節。勇武的更認為,很多阿 Sam 的歌詞,都有可能用來維穩,這包括《同舟共濟》、《浪子心聲》中的「命裏有時終需有,命裏無時莫求」、《學生哥》教人努力讀書、甚至《鐵塔凌雲》的美化香港等。這些都已經不再是現在的香港,所以阿 Sam 的歌,已經不再值得欣賞。

這種心態的背後,有一個非常極端的概念,就是藝術需要為人民(或道德)服務。如果藝術不能用來推動某些社會或者合乎道德的議程,就沒有存在的價值。而這種立場,是在左右兩派中都存在的。中共的樣版戲是經典例子,基督教右派也是一樣。當年李安《斷背山》獲獎,反同派大罵他美化同志,到了《Life Of Pi》,卻又讚他這故事符合基督教精神。(又是拉人裙冚自己腳!)

問題是,如果堅持只能欣賞和自己道德價值一致的藝術,那麼,我們就什麼都不要看好了。以現在本土派的價值觀,《帝女花》宣傳的是愚忠愚孝,因為「感先帝恩千丈」就要自殺?那是白癡,不能聽不能看;梁羽生就更要鞭屍,因為絕對是大中華膠。金庸有幾本也要打入地獄(特別是《鹿鼎記》)。英文歌也一樣。Peter Paul and Mary 的《Donna Donna》,和 Beatles 的《Let It Be》,意思不是和「命裏有時終需有,命裏無時莫求」相似,所以又要批判?

廣告

如果你不是 1950-1970 出生的那一代,阿 Sam 的歌不能引起你的共鳴,所以你不欣賞,那絕對沒有問題。我就完全拒抗西方古典音樂,因為他們和我的生命/經驗沒有連繫,也沒有共鳴。但是如果說藝術必須為道德服務才值得欣賞,那就和極權者沒有差別。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緬懷過去風光的歌,是否還有價值?的確,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香港,是不可能重現的。但是,緬懷過去有幾個不能被取代的價值。首先,對在人生路上已經在下山的一代,回憶和同來的反思是他們到達自我實現(Self Actualization,用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的概念)必須的。聽舊歌,就似看舊照片,或者照片中的家人已經不在了,但是回味以前美好的時間,只會讓我們更能面對未來。

廣告

第二,如果因為香港已經不可能回到上世紀,所以說那些舊歌已經沒有價值,就似說家庭舊相中的情況不可能再出現,所以下一代也不需要看?緬懷過去是我們和自己的根連繫必須的。香港人現在的價值觀和要求,和上世紀當然不同,但是卻是一條線發展出來的。要認識現在的我們,就必須認識當年我們的價值。

最後,有一點要特別解釋:不以道德價值來批評藝術,和以道德價值來決定是否支持藝人,是不同的層面,因為後者牽涉到藝人現在的利益。和阿 Sam 一樣,溫拿是我長大時的文化,我不能否定他們作品的價值。但是,因為現在他們的言行,我不能再讓他們從我身上獲得利益,所以已經聲明不會再去溫拿的演唱會。不過,以前買下的 DVD 等,是已經完成的創作,繼續享受我不感到有道德上的問題。(如果阿 Sam 以後出來維穩的話,我會引用同樣原則。)

 

原刊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