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Debby Hudson on Unsplash

蘇紹連〈讀信〉:讀一封信的艱辛,寫一封信的愉悅

你上次寫信,苦思文句,是多久以前的事?還記得,最初打開信封,那種喜悅與焦慮嗎?執筆書寫,敲擊鍵盤,真心誠意的傾訴;等待收信,打開郵箱,每天的期盼與失望。

臺灣詩人蘇紹連,擅寫散文詩,多有新意。昔年一本《驚心散文詩》,震撼臺灣詩壇。散文和詩差異頗大,詩人偏能點石為金,不分行的形式,創造詩質文句,意象轟密。

撕開信封,妳信紙上的那些黑字游出來。…

散文詩〈讀信〉,道盡書信的艱辛和愉悅。信來信往,當今世代,似乎屬於古典。不是說日常公事來往的Email,Noted with thanks之流俗。筆友,可以分享人生種種,必須真心對待,耗費時間。

寄信之難、之美,在於等待的期盼、不確定。沒有已讀不回的焦慮,乃因書信本要時間,不必瘋狂F5,打開手機,偷看上線與否。寄出之後,一切皆不可控制,詩意的朦朧。

可能寄失,無從預計,但寫著你的名字,那封信,終於出現在你的眼前,如此驚喜。來不及好好拆信,撕開封口,多麼興奮。展開書紙,滿行字跡,不論內容已經足以令人感動。

那些黑字興奮地向四面八方游去,然後,自四面八方艱苦地向我游來。每個字均含著淚光,浮浮沉沉地游著,游到了我的身體上。…

詩中以「游」的意象,捕捉了文字的傳遞,有如電影動漫,信中文句四方八面散開,再重新朝我們身上聚集。每個字皆有淚光,那是書寫者的血淚,還是讀信者的眼紅?

文字游到我們的「身體」,讀信不止心靈,「情動於中而形於言」,不足故嗟嘆、詠歌、手舞足蹈。一字一句,都游向、打中我們的身和心。流動的「游」、「淚」,都繫於柔軟的情。

有的字在我的袖子裡潛泳,有的字停泊在我的臂灣中,有的字失去知覺,在我的口袋裡沉下去,有的字抽了筋,掉在我的膝蓋上,有的字嗆了水,擱淺在我的衣領上,有的字被我的食指彈回去,有的字在我的鼻樑上嬉戲浪花,有的字在臉頰上的淚珠裡仰泳,有的字被我的眼睛救起,有的字渡不到我身上,便流失。

人類依賴語言文字溝通,但工具必有局限。溝通的達陣、錯失,在詩歌之中精彩呈現:在袖子潛泳,在口袋下沉,在衣領擱淺……有些字被抗拒,有些字被救起,有些則流失。

詩人敘述層次分明,「游」和「身體」的意象,先是我們展覽書信,文字爆炸般的演出眼前。語言游向我們,我們亦在文字之海浮沈,無法100%的交流,更顯現實的難能可貴。

從彼岸游到此岸,是這般興奮又這般艱苦嗎?

從彼到此,由書寫者至收件人,大海之游。我們最初寫下第一個字時,即開始了詩意旅程。真誠交心的情思,無法預估的結果,多浪漫。因為艱苦,所以興奮,寫信和讀信的趣味。

《小王子》曾說,真正的溝通,必須用心。用心等待,耐心陪伴,馴化彼此才有意義。我們通過文字,如今仰望星星,都聽到小王子的笑聲。而有些我們的朋友,困在牢房,他們需要的,正是仰望的期待。

組織「天水連線 X 抗爭點滴 X 燕子生命」,長期為在囚手足收集信件,傳遞關愛之情,若想親筆寫信給他們,成為筆友,可看以下詳情:

收集地點︰
抗爭點滴郵箱
九龍中央郵政局郵政信箱70320號

對象︰
反送中以及初一義士

燕子生命,亦提供網上平台,讓大家寫信。Google「燕子生命」官網(https://www.swallowlife.org/intro-heartwithmate),即有網上寫信教學。即使大家無法抽空親身領信,亦可登記,收到信的時候,會自動Email給筆友讀信。

另外,燕子生命還有徵集書本、書評,歡迎各位留意,為在囚手足出一分力,圍牆中亦有圖書館。

* * *

〈讀信〉 蘇紹連

撕開信封,妳信紙上的那些黑字游出來。….

那些黑字興奮地向四面八方游去,然後,自四面八方艱苦地向我游來。每個字均含著淚光,浮浮沉沉地游著,游到了我的身體上。….

有的字在我的袖子裡潛泳,有的字停泊在我的臂灣中,有的字失去知覺,在我的口袋裡沉下去,有的字抽了筋,掉在我的膝蓋上,有的字嗆了水,擱淺在我的衣領上,有的字被我的食指彈回去,有的字在我的鼻樑上嬉戲浪花,有的字在臉頰上的淚珠裡仰泳,有的字被我的眼睛救起,有的字渡不到我身上,便流失。

從彼岸游到此岸,是這般興奮又這般艱苦嗎?

 

作者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