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處男魔法》劇評.3】談追尋幸福與夢想:來吧,解開社會對我們的期許與束縛吧

2020/12/23 — 15:56

日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日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好吧,說了一大堆有的沒的,編導其實也在劇中探討了一個我們不應該因顏值而忽視的主題 — 夢想與束縛。導演透過不同角色,正寫與側寫關於夢想與束縛的問題。到底人面對社會的種種現實要如何處理?導演自己也沒有答案,但他也說出了他的見解。首談安達,安達是一個沒有夢想的人,每天渾渾噩噩。從他在章魚 Par 與六角的對話中,可見他很羨慕有夢想的人:

(要放棄以往的夢想)那又怎麼樣?你現在的夢想不是成為營業部的王牌嗎?像我這樣渾渾噩噩,無甚大志才華的人,你才令我羨慕呢。

廣告

但說實在的,安達這種活在當下的性格又何嘗不是好事?我倒很喜歡啊。

黑澤則是偏現實的人。黑澤有外表有好個性工作有實力,但沒有人真心理解過他,上司只認為他靠臉吃飯,被要求下他出席「小鮮肉」飯局(而不是因為工作能力高),被性騷擾也被人說「應該當自己賺到就是了」。在喝醉酒時他的獨白是這樣的:

廣告

又有什麼覺得好打擊的呢?無論是享盡特權的自己,還是靠臉吃飯的自己,也不都應該有此覺悟嗎?

是的這是事實一部分,但他一點也不想有這覺悟。活在別人的期許下他累透了,以致安達的安慰令他情不自禁戀上他,他的夢想就是安達得到幸福。七年來他明知道愛上安達是個死局,在異性戀主導的社會中,他造夢也不敢想安達會有一點點可能留意上他。所以安達有了魔法對他而言絕對是契機,讓他放膽追夢(追求安達),不然我相信他的苦戀只會直到永遠〜

比較之下,六角則是為社會妥協,放棄個人夢想的人。在章魚 Par 中,他自己是這樣評價自己的:「我沒有實力才華嘛,還有同學是繼續跳」,而他心中想著的是「為何我要談這個話題,好遜」。但他立下新的目標奮勇前進,大概是社會中最為常見的一種情況,隨年歲漸長,夢想也隨之改變、成長、成熟。

最後我們看看副 CP 拓植與小湊(還有人記得他們嗎 XD),他們則是傾向追求夢想的人。拓植是作家,出了好幾本書,但仍未成名;小湊則當著速遞員,不用工作時仍努力練舞。他們仍在夢想中奮進沒有放棄,遇上的阻力也不小,不論是社會的要求,抑或是自身的迷茫。但至少,能有人看見自己的努力,共同前進,不被瞧小,就已是很幸福的事了。

坐落海景位第一排的藤崎對個人戀愛興趣缺缺,但也被父母要求談戀愛逼結婚 — 明明她心中想的是「有又好沒有又好,自己生活得開心就可以」,但為何總是要成為別人所期許的自己?她心中的不快卻被安達一擊即中的點出(所以安達絕不無用,不論他有沒有魔法,他體貼的個性都非常可貴,這也是為何藤崎會說「我喜歡安達」的原因)。大概她的夢想是看著身邊的人幸福,以及不需要去做那個「迎合社會的自己」。

劇中的主要角色,都陷於「活在他人的期許之下」的束縛中;因為各種束縛,以致他們都活得不快樂。甚至安達也非常介意別人的目光,這從他與拓植都是社恐宅的一點上可以看出來。但同樣地,從這個角度而言,最「不與社會妥協」的人竟然是安達。要目無表情就目無表情(香港人俗稱「黑面」),不想喝酒就不喝酒,不願搭咀就不搭咀,與拓植一起做社恐宅好開心。甚至對於喜歡男生這回事他也沒有多想,他只是希望與喜歡的人一起,就是如此簡單 — 最後安達能得到幸福,也是因為他忠於自己內心的選擇。相較之下,似乎安達則是「最能忠於自己想法」的人了。

解開社會對我們的各種期許與束縛,努力追尋夢想,就是得到幸福的過程。因為黑澤在安達得到魔法後,解開社會對他的心理束縛,主動追求,最後他也成功得到幸福。如何去追尋夢想、幸福,編導沒有絕對的答案,但已透過黑澤把編導的想法說出來 — 我們的夢想未必確切,也許有一天,我們會不經意地把夢想實現。

也把這句說話,送給一眾淪陷在此劇的大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