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抄襲同門畢業作 《集體後遺症》團隊否認

2021/2/9 — 16:40

參照香港歷史編寫而成的極權社會冒險遊戲《集體後遺症》上月底推出眾籌(詳另見稿)。此前,另一名在普拉特藝術學院修讀藝術系的港人指控遊戲抄襲其畢業動畫。團隊否認,並已發出聲明,續指「畢竟喺哩個時勢,大家可以做的事情已經越來越少,如果連同路人都互相敵視,咁就太可悲。」

上月初,畢業於城大創意媒體、現於普拉特藝術學院進修的黃山澄(Phoebe Wong)在 facebook  發帖,指控遊戲《集體後遺症》跟自己三年前製作的畢業動畫《Paint It》,「撞咗好多元素」,令她覺得「好尷尬」,「見到好唔舒服」。

《集體後遺症》遊戲畫面
(由 Zeigeist Studio 提供)

《集體後遺症》遊戲畫面
(由 Zeigeist Studio 提供)

廣告

就黃山澄的帖子所見,《Paint It》故事以公屋為背景,與《集體後遺症》的場景相似。前者主角使用醒獅頭套,而和者主角雖然改用「大頭佛」頭套,但半除頭套狀態的形象與《Paint It》相近。

廣告

黃山澄其後接受《蘋果日報》訪問表示,經由教授介紹與《集體後遺症》兩名主創在2019年結識,並曾分享自己的畢業作品動畫《Paint It》。其後,她從《集體後遺症》的宣傳中發現不少類似畢業作品的情景,主動聯絡對方,要求更改某些設定,惟未能達成協議。

遊戲開發者:誤會未能化解

《集體後遺症》團隊在 facebook 多次發帖回應解釋,例如:採用「大頭佛」頭套,取其廣東話之意——帶來一連串麻煩的人。上月底,團隊更發聲明逐點反擊,並重申遊戲設計全屬原創。

聲明中,團隊指《集體後遺症》雖然包含公屋的環境設計,但並沒有涵蓋任何醒獅及夢中女人,與黃山澄的《Paint It》有本質上的分別。他們進一步指場景參考原型為愛民邨。香港特色天井型公屋外型與「圓形監獄」的象徵吻合,切合遊戲「虛假的快樂烏托邦」的設計意念。

「希望」公寓的參考資料
(圖片來源:集體後遺症 Facebook)

「希望」公寓的參考資料
(圖片來源:集體後遺症 Facebook)

「希望」公寓的完成稿
(圖片來源:集體後遺症 Facebook)

「希望」公寓的完成稿
(圖片來源:集體後遺症 Facebook)

團隊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重申,「從未抄襲或參考對方嘅作品,事前亦對份作品毫無印象」。他們明白當事人出於保護創意的熱情,但同為創作人「如果知道自己作品係原創而被嚴重誤會,就更加有必要將事實講出嚟保護自己」。他們向當事人澄清後,曾考慮邀請對方往後一同合作,惟「誤會似乎未能化解」。團隊認為,事件不但帶來極大困擾,更嚴重影響聲譽,故聽從律師意見保留採取法律行動權利,感嘆:「畢竟喺哩個時勢,大家可以做的事情已經越來越少,如果連同路人都互相敵視,咁就太可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