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親愛的父親 未完待續 — 《致 最相似的人》

2020/9/18 — 10:00

(資料由客戶提供)

【文:羅妙、 圖:由受訪者提供】

1)

廣告

這是一個關於某位父親與某位兒子的故事。

父親二十歲那年,從某個父親的兒子,搖身一變,成為某個兒子的父親。這個年輕的新任父親,當時心情如何?是驚?是喜?抑或乍驚乍喜?無從得知,只能想像。血脈把父與子連在一起,從此註定在命運的競技場上互相追逐,冀求可能或不可能的圓滿。

廣告

總之一如世上所有難以擺脫的牽絆,故事突如其來就展開。

兒子後來確知的是,畫家父親早年成名,備受賞識,在風光如畫的山城學府教藝術,長達四份一世紀,教出半壁當代藝壇。父親在校有學生簇擁,在家有家人聽命,儼如恆定不動的太陽。

父與子的關係亦如恆星與行星的張力,牽引與排斥,一體兩面。這個兒子先想擺脫父親的影響,後來又不得不承認,自己跟父親無可救藥地相似:性格像,脾氣像,對於美,有種執著的追求。說到最後還是心懷感激,能夠成為這位父親的兒子,是命運的禮物,儘管這份禮物實在有點扎手。

兒子沒有繼承父親的畫筆,他獨愛音樂,潛心實驗爵士樂,好幾次,他想邀請父親前來觀看演出,話音剛落,「不來!」,屢試不爽。這個離家而居的兒子,偶爾嘗試邀約父親一起吃飯,父親乾脆回絕,「不吃!」又有一次,兒子因公事約父親在火車站見面,見了面才知道父親正在發燒,要去買藥,兒子問,怎麼不讓他直接拜訪,順道捎藥,父親還是同一句,「不用!」

兒子好氣又好笑,同時再三肯定,自己與父親的影子的確重疊,無論如何都不示弱,如石頭,無法解釋地不肯軟化,尤其在血緣上最接近的人面前。

但父親的目光還是有停駐過的。兒子記得那一天,他在古蹟空間的露天音樂會演出,湊巧父親的展覽同場開幕,舞台上的兒子遠遠看見父親遊盪到觀眾之中,竟然像個遊客般,向著自己的方向舉起手機拍照,拍了一會,又走開了--如果是其他人,至少會留下來吧?至少會完場過來聊兩句吧?至少--但父親終歸不是其他人,父親就是父親。

兒子想起小時候。

年幼的他跟父親學游泳,父親將他一把推到水裡,然後在水中緩緩退後,要他靠自己奮力掙扎。在載浮載沉的波光裡,寡言的父親在水中一直後退,當年的畫面,竟然如此具預言性。

今天的兒子,早已掌握了自己的方式,樂得在水中自由暢泳,亦早已活過了需要父親拍拍頭、讚賞「游得真好」的階段,目前他所期待的,是能夠與父親一同分享暢泳的愉快,一同感受同一道陽光的熱度,一同迎向同一股潮漲與潮退。

同樣從事藝術創作的父與子,在命定的人生競技場上,拉鋸多年的追趕,實在夠了。

兒子名叫呂奡元,是一個低音大提琴手,一個爵士樂人,一個藝術工作者,也是一個父親的兒子,而這個兒子,渴望解結。

呂奡元

呂奡元

2)

父與子   最相似的人

呂奡元說,他曾經邀請父親一起參與《致  最相似的人》的創作,毫無懸念地,父親立時拒絕。這個作品意念由2014年開始醞釀,六年後,終於在愈來愈無法預料的香港成事。他是這場跨媒介實驗音樂會的音樂總監,結合影像、裝置、音樂與體驗,期望藉此與父親築起對話的橋樑,「因為我和他之間那種(父子關係的)張力,使我們無法在藝術上合作、開展討論,我覺得很可惜,始終他對我的影響很深。」

呂的創作伙伴、視覺總監成博民笑言,要父親在兒子面前挖掘自己,比起兒子在父親面前掏心掏肺,成本高得太多,呂奡元當然明白:「每一個藝術工作者,可以誠實地面對自己,但可能好難好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兒子。」父子同場藝術對話的想法難以實行,但呂奡元仍視這次創作為一次梳理,站在兒子的角度,從不同階段的父子關係中汲取靈感,抽取當中的印象與情感,展示父與子兩代人之間的莫名張力。

成博民的父親三年前離開人世,在創作過程中,他亦回顧了與父親之間的種種微妙:「哪怕是再親近的父子,都會經歷這件事--我不想像他,但又發現自己真的像他,最終還是確實有那種bonding(連結)。」有些相似是後天的言傳與身教,但亦有些相似是先天而成。成博民自小跟隨父親學習功夫,期間中斷過一段時間,在父親離開以後決心重拾,才發現血脈的烙印遠比想像中深入,拳腳功夫的直覺,兩代人如出一轍,無形的牽連難以割斷。

成博民

成博民

同心圓的兩代人旅程

而他們的故事不獨是他們的故事,有千百對兒子和父親,就有千百種不一樣的相似。在《致  最相似的人》,呂奡元、成博民與他們的團隊,嘗試在劇場重塑這種經驗。觀眾將在表演空間自由遊走,在聲畫裝置的空間設計中,自行選擇進入作品的路徑,成博民形容:「整個體驗需要觀眾自己走出來、自己打開,當中有某種觸感,是屬於自己的獨特體驗,這種體驗劇場不單純是自由遊走,而是讓每個人在演出中經歷屬於自己的旅程。」

「這讓我聯想到大家都有父母,但明顯地大家的經歷也很不同,就像在劇場裡,你如何選擇你的路線,你所感受的都會很不同。」爵士音樂的即興元素,為呂奡元提供了與各個部門即時互動的可能性,「作為樂手,我會幻想在台上表演時,當燈光和佈景有所改變,我的演奏亦會有所不同。」

每一個兒子不一定成為父親,但每一個父親必先是一個兒子,生命迴轉,我們都在意識或無意識之中繞圈走。在演出空間設計上,同心圓是其中一種關鍵元素,彰顯循環不息的關係,成博民分享道:「兩個角色可共存於同一個人身上,我的爸爸也是一個兒子,他與他爸爸的相處,也影響了我跟爸爸的相處。還記得與他一起探望爺爺,看著他作為一個兒子如何處事,是我和他之間的一種親密時刻......」

父與子相對,如同最相似的鏡像。看進鏡像深處,在能夠坦然相對、相視而笑之前,將要走過一段怎麼樣的旅程?創作團隊無法提供解答,唯願邀請同樣是某位父親的兒女的觀眾,一同走過。

《致 最相似的人》

成博民 X 呂奡元 X 林灒桐

一個親密而又具實驗性的音樂會

一場華麗又不失溫婉的視覺盛宴

 

地點: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時間:9-10.10.2020 (五至六) 8pm;10-11.10.2020 (六至日) 4pm

 

門票現已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https://ticket.urbtix.hk/internet/zh_TW/eventDetail/40783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3112675826862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