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國家地理攝影賽得獎作品展 香港故事係呢啲

2020/4/14 — 10:08

為了防疫,政府機構及公共場所都關了,一系列商舖也要關門,又頒了禁聚令......或者疫情過了,發現捱過新冠肺炎了的人不是病死,而是悶死及「屈死」。

早前到過海港城‧美術館看 2019國家地理會德豐香港攝影大賽得獎作品的展覽(展期至4月19日),這年度的比賽主題是「香港故事:自然,城市和人物」,並分為自然、城市、人物、手機攝影及黑白攝影五個組別,而展場中就展不了各組別的首三名及佳作得主的作品。城市組第一名是張億進的《活在獅子山下》,自然組第一名是葉俊豪的《雲海日出》,人物經第一名是劉大衛的《下一代的快樂天地》,黑白攝影組第一名是陳浩然的《一路平安》,手機攝影組第一名是陳建成的《童年與未來》。

大城小景,街頭巷尾,鬧市高樓,野外高山......香港故事是甚麼,展示的相中有獅子山、大東山、雨中大街、盂蘭節、玩VR的小孩、掛著鹹魚的路牌、影結婚相的人......而只有陳浩然的《一路平安》是七一遊行,一邊是遊行人潮,一邊是在講電話的男人。筆者以為應該有多些作品和去件的一連串抗爭事件及遊行示威有關,不過明知這不是新聞攝影比賽,就算主題是香港故事,評審看的都是從技術、美學等方面看吧。

廣告

但筆者愚昧地想,影山,影海,影樓,影街,影路人,昨天可以影,今天可以影,明天可以影。

或者可以這樣想,正如張億進的《活在獅子山下》,黑夜中的獅子山下,是燈光通明的鬧市,這城到了這刻還是美麗的,就算發生了甚麼事,有甚麼改變,這城可以是美麗的——就算有一天,燈不再通明,人已死盡,獅子山還是獅子山,除非是中地已毀,一切消失於虛無。

廣告

又或者可以這樣想,我們的未來其實像是劉大衛的《下一代的快樂天地》,對與錯,生與死,有如一些小說或科學家預測,人類的未來是虛擬現實,生命形式也邁向電子化。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