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看的牢獄

2020/11/1 — 16:41

千辛萬苦book了一個很想看的展覽,雖然是在商業畫廊,但因為是期待的畫家,心裡還是興奮。一進場,才發現要預約是有原因,原來有導賞,haiyaaa!

擔任導賞的負責人很認真和稱職的介紹,說盡每一幅畫的故事和來源。不是他的問題,問題是我,我最怕睇展覽有導賞,因為解說和故事先於感受,比我能接觸到作品的那一刻更快,這樣很容易就會先入為主,把畫講死了。

完全理解這種操作,賣畫的要說故事,因為要讓買家買得安樂,幅畫放回家也要跟親戚朋友介紹得到,講得通才有文化本錢。我一向認為這是華人社會藝術教育的死局,人人自少能夠接觸原作的機會不多,DSE考生更曾經需要在影印本上評畫。藝術教育傾向西方藝術史脈絡之下的作品,卻很少有機會看到原作,無法真實地接觸那些色塊、質感、力度,有什麼方法可以好好欣賞?當然唯有講梵谷切耳仔。於是欣賞藝術變成閱讀藝術家故事,感受?直觀?食得㗎?

忽視感受的教育

廣告

我把話題扯遠一點,前日晚飯,遇到旁邊一枱親子,讓我看到死局的另一種呈現。一個母親照顧一對小學生子女,對話中,99%都是指令,「除口罩」、「去清手」、「吃什麼?」、「洗咗手未」、「開始食飯!」、「去廁所」等等等,然後指令之外,那1%,就是母親在休息玩電話。我聽著都覺得壓力好大,彷佛小朋友是機械人需要每一個指令去行動,為什麼一個已經成長的小朋友需要母親告訴尿急要去廁所?說到底,是不相信小朋友會思考和有感覺,怕控制不了。

怎樣的體制對這種成長教育最開心?當然是極權。

廣告

大家都見過很多共產主義創作或文宣都是指向人的行動,「共產主義萬歲!」、「生產!生產!生產!」,為什麼要畫公仔畫出腸,因為不相信人會思考、會感受,不相信人作為一個人能夠有主觀意志。而藝術的價值,那種含糊性,本來就是要觸發人的感受,喚回一個人的本質。如果無法做到這點,那根本談不上欣賞。

一定有人會問,如果這樣相信主觀直覺,那也是一種反智。當然,看畫的主觀感受重要,理解藝術家所處身的時代脈絡也一樣重要,所以我們才需要藝術史。但我認為在欣賞的過程中,一開始應先確立主觀感覺的重要性,然後才跟知識相應靠近,這種閱讀才有意義。先從自身開始,再扣連知識,那才有推進的空間。如果無法先讓自己感受被觸動,不夠膽讓有思想流動的餘地,那根本無需要藝術,煲劇都好開心啊,輕鬆好多,睇得明就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