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陳惠立的《站在遠方的你》 反光的池水照出帶上口罩的香港人

2020/5/28 — 18:25

盛夏了吧,但新冠肺炎疫情下,去泳池或沙灘游泳可以嗎,好像政府則解禁了,但也有一定的規定,防止太多人聚在一起,不知要不要大家帶口罩游水,又或者索性帶潛水頭罩好了,但頭罩好像也不是防菌的。

早前在到中環大館時,看到在檢閲廣場的户外空間「55平方米」一道牆上有一幅作品,原來是本地藝術家兼藝術團體Dirty Paper的創辦人之一陳惠立的《站在遠方的你》(I Will Always Be On Your Side)(展期至9月20日)。

筆者記得在上年看過他在藝穗會的個展「如果你是孛羅」(I Say Marco, You Say Polo),主題是泳池,而今次作品也是泳池——一個俯望下的泳池,中間是反光的「池水」,四周是藍色及黃色格仔圍著。炎炎夏日,你站在遠方,也可以望到有個泳池,行過可以望著「池水」當照鏡,你甚或可以望到大汗疊細汗的自己,原來自己是這樣,是不是有種簡化版的觀自在呢。

廣告

大家有沒每天游泳的習慣,香港的泳池你又去過幾多個呢。不計私人游泳,政府康文署管理全港四十幾個游泳池及四十幾個泳灘。筆者以前覺得泳池是很奇怪的存在,城市中突然有個可以讓人們只穿上泳衣泳褲,露出身體活動的地方,某種程度像是回歸自然的感覺,而在泳池內只穿那麼少是合乎規定,不會有問題,但當你走出泳池,好像是回到文明規範中,又不可以穿得那麼少了,所以總是覺得泳池不只是運動,而是多少有著返璞歸真的性質。

在這個炎炎夏日,那反光的「池水」照出的,是滿頭大汗,帶上口罩的筆者。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