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碼遊戲》見山不是山

2020/4/12 — 21:30

電影《解碼遊戲》(Imitation Game)劇照

電影《解碼遊戲》(Imitation Game)劇照

《Imitation Game》(解碼遊戲)是一首致敬天才的輓歌。

裡頭的天才艾倫圖靈(Alan Mathison Turing)是一名英國數學家及邏輯學家,擁有大膽設想與清晰判斷,曾在二戰時加入英國政府,協助破解德國的著名密碼系統 Enigma,讓盟軍洞悉希特勒的戰略而成功攻陷。

他更是提出人工智慧概念的啟蒙者,以思考能力作為人類與機器的判斷基準,質疑中擠壓創意,最終成為後世冊封的「電腦之父」。

廣告

只不過,戲裡頭的天才並非享盡掌聲,擁有數不盡的回饋財富與艷羨崇拜;反而曝露社交障礙、固執、不近人情等性格缺陷,還有那不被當時接受且有法律明文嚴懲的同志傾向。扣除了有遠見的超聰明腦袋,他的人生注定是一齣「時不予我」的悲劇。

因此,如何沖淡預期的悲傷基調,保留精彩的傳奇色彩,卻又不會盲目造神,適時凸顯性格缺陷與涉世磨合,在在考驗劇本改編的慧眼取捨,剪接手法的巧妙呼應與鏡頭調度的計算精準。

廣告

劇本架構方面以三線出發。求學時的專業與性啟蒙、二戰時期的戰略運籌帷幄,還有不避諱卻成悲劇詛咒的同志情誼,電影時而倒敘、時而閃回穿插,配合多個蒙太奇刻意鏡頭,分線敘事卻不混亂,紀實中還能刻畫鮮明人物性格,對於常會陷入沉悶且自圓其說的傳記片而言,已達基本功績。

同時,電影欲帶領觀眾探討的議題訊息,與電影裡頭欲破除德國製碼器 Enigma 的情緒疊合。無論是同志課題、社會人格障礙、專業或職稱的爭執權威,透過密碼學與偏見的探討,導演不斷拋出讓人思考的「見山不是山」狀態,並以不同時空情境來強化價值真諦。

電影《解碼遊戲》(Imitation Game)劇照

電影《解碼遊戲》(Imitation Game)劇照

就像女主角 Keira Knightley 在劇終時對男主角 Benedict Cumberbatch 說的:世界的美好源自於你的不美好!簡單一句話,如雷貫耳,狠狠地打了社會刻板印象一巴掌;雖然,男主角最終仍難逃逼迫的世俗眼光與化學閹割,悲劇收場。

不能不說,配樂好聽動人,有時甚至還搶了畫面的光。尤其幾幕沒有對白的鏡頭,徒留音符在迂迴低訴,卻足以把悲壯情緒撐得飽滿;有時配合運鏡的大步流星邁動,弦樂也相對飆出狠勁速度,搶耳加分。

平面照總讓人感覺長相怪異的 Benedict Cumberbatch,熒幕上魅力非常驚人。這已是他第 N 次扮演傳記人物,但每每能塑造不同個性態度。這次表演幅度與空間大增,無論是有點萌呆的偏執,堅持立場的傻愣,或最終面對控訴的悲傷無奈 — 我總忘不了最終面對社會迫害時的悲痛大哭畫面,那段痛入人心的詮釋,足以解釋他近幾年驚人竄升的因由。

若真要挑剔,只能說電影拍得非常工整,卻少了點靈氣。這無疑是每年奧斯卡最安全的佳片類型,惟當年碰到清新感人的《Boyhood》與霸氣反諷的《Birdman》,《Imitation Game》就有種「生不逢時」的無奈。就算有政治社交壓力到同志排擠的時效性,也似乎無法力挽狂瀾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