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記錄香港大小書店以及那些有書的角落,遇到的人和事和書。香港就像一本書,其歷史與文化,值得好好被閱讀。Facebook:https://www.fb.com/ReadandtravelHKbookstores IG:https://instagram.com/hkbookstorestravel

2021/1/30 - 16:22

訪尖沙咀智源書局(日本圖書中心)— 夜裏的書店倒數

【文:Paco Chiu @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時值疫情,晚上尖沙咀相對寬闊的街道,人流明顯稀少不及旺角。轉至金巴利道,餐廳座位騰空,徒剩外賣人流。沿路逐格拍下或高或低的書店廣告燈牌,按著指示拾級而上,經過一樓靜謐的酒店,終於在倒數的時份來到書店。

廣告

智源書局(日本圖書中心)結業消息早於一月前公佈廣傳,如今一個尋常閒日的晚上,已近書店尾聲,書架疏落,顧客不多。「書店、實體紙媒這行業,去到一個位置是寒冬,而這寒冬是無法回暖。」書店第三代負責人王思允(Winnie) 接受媒體訪問時說。

尋搜資料,智源書局源自上海,1947 年於香港開業,初期位處中環,主售藝術書籍,後引進日文書刊,成為香港首家「專營日文雜誌/書籍批發及零售的書店。」伴走日本文化在港當紅年代。及至近年網購盛行、閱讀媒介電子化、顧客群年齡上升、藏書空間飽和,在疫情外危及書店續存。

作者攝

作者攝

店內傳來收銀機滋滋聲響,後則一陣沉靜。書店陳設與物事,諸如書架、精品以至擺設均貼上折扣價目,待等售出。雜誌封面模特美妝時尚,攝影類書展示鏡頭光潔得體,《V Jump》週刊與其他漫畫早已日新月異難以辨認,店內播放的日文歌亦甚陌生。從前哈日歲月,總是愉快童年。

有男客人沒有買書,反倒向店員購取一個印有廣告的書店膠袋,盛載手上拿著的書本與物件。

掃視架上書籍,偶有讀者進出,不禁猜想步進書店的人們,也許是路過,也許是因著折扣的招徠,也許是為著回憶,見證老店落幕的前夕。

「謝謝你們!」那男客人離店前舉起袋道。

「智源這兩個字,起得非常好。」他說。

「再見。」

於是買了一件小擺設,再拍攝這麼幾張相片,就走了。「唔該哂。」「拜拜!」往後,未必會再步入這棟大廈,遑論再遇同一店員,以至那些在書店內,有過一面之緣的人們,因為我們都有各自的去向與軌跡。然而如果仍喜歡書,總會在這家或那家的書店。

回到略顯冷清的街上,想起三年前初夏,同位於尖沙咀的日文書店 Tomato Books 結業前,曾跟一位舊同事往訪,一室熱鬧,書冊流動。如今店已關燈,曾經同行亦惜漸無聯絡。去年七月,辰衝書店樂道總店門市結束,最後一晚可是門庭若市,我私心美化為對老牌書店的致敬。

老店結業,折射著城市經濟與消費習慣的變遷。在營商以外,智源書局,或者一家書店的意義,也許在於其社會功能,以至能夠盛載集體回憶 — 新知與潮流的引進、異國文化的追慕與研習,某幾代某一些人不可取締的記憶。我在逛書店時,不能止住一點零碎的隨想。

* 智源書局營業至 2021 年 1 月 30 日(六),店內書籍 10 元一本

智源書局(日本圖書中心)
尖沙咀金巴利道 27-33 號永利大廈 2 字樓 A 座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