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許廷鏗《Negative》:「受」中有「攻」,「負面」中有「正面」

2020/11/19 — 13:25

許廷鏗新專輯發行的當天,正值中大攻防戰一周年的日子,而全國人大也於這天DQ(或取消委任)了四名民主派議員、泛民隨後宣佈集體總辭、「議會戰線」幾乎已經走向末路……過去的一年多以來,負能量充斥著整個香港、不好的消息接二連三……而許廷鏗的新碟,從碟名到碟內一系列歌曲的歌名,都有意地與大家、或這個城市當下的「情緒」接通。

正如《荒廢的綠洲》對香港現實的寫照,令上張專輯一開始就能與大家「建立到感情」那般,新作《Negative》的開首,也是選擇了較熱血的(前奏像掠過了《青春頌》的影子)、可讓我們聯想起「反送中」運動抗爭場面的《無力感》,來引發大家的共鳴。情感濃烈的《恨》,展現了林夕詞作上的「狠」,我們甚至可以不當它為一首情歌來聽——將「你」換成大家現在痛恨的對象,我們或可更能投入到歌中;這首《恨》在曲詞編唱(乃至MV)方面,都是相互地要達成一種「抒發」的效果,當中寫到:「寧願憎惡你 用恨療癒創傷」,是專輯的一個重要的出發點,而於唱到此句之後,編曲的力度再度加重,也如情緒的更大爆發,有著上面所寫的「用恨療癒創傷」之感覺。

廣告

而接下來的《痛》,亦是延續了這「出發點」,一個人能直面、不抑制自己的痛,才能更好地去療傷!此歌沉靜、溫和,使你能想到一個在夜裡、獨自面對痛楚的畫面,當單獨聽此歌之時,你不一定會喜歡上它,但當被放於專輯之內、並經過上兩首的鋪墊後,此歌或許更能走入到聽眾的內心。Christopher Chak作曲的《謊》(又是他典型的風格,並跟許廷鏗上張唱片的《你可能未必不喜歡我》是相對應的),有著類似從負面透出正面的「信號」(「能瞞著了她瞞著哀傷也不錯」);再來是同名歌《Negative》,更加強調了專輯的重點——「錯不可對嗎 / 對不可錯嗎」——0不可以是1嗎 / 1不可以是0嗎負面不可以是正面嗎,正面不可以是負面嗎?這首帶有佛理或較玄妙之意的歌詞,與Kiri T的電幻編曲相得益彰;且許廷鏗的演繹,也很配合地用了較放鬆的方式(不同他以往生硬及七情上面的演唱),去表達那仿佛不再斟酌、忐忑的心境。

同名歌《Negative》,是專輯的一個轉折,它的歌名Negative的開頭字母N,令我想起《teNet》片名的N,有著如鏡像般對稱、或可反轉之含義(「錯不可對嗎 / 對不可錯嗎」)。而承接著《Negative》之音樂flow的《賤》,重新硬了起來,像受變成了攻,它的副歌可能是借鑒了《Kill This Love》出眾的brassy音效和trap的元素,有著要進行反擊的力度。

廣告

而再之後的、音樂像《情感的廢墟》那樣倒流回到80-90年代、或是讓我們回到小時候、且主歌可以跟《陪著你走》接軌的《傷疤》,更是如陽光出現,「心中更明亮」;作詞的小克,有點模仿《垃圾》 「從沉溺中結疤 再發芽」的歌詞,寫出了「爛透的傷疤 栽種翠綠嫩芽 / 沿著那磚瓦 縫合處 生出優雅」的勵志語句——但「縫合處生出優雅」後,竟繼續為了押韻再砌詞的「迫出那瀟灑」這句,卻真的聽到我O 嘴……而再再之後的《慌》,依然是走較懷舊的路線,曲風慵懶舒服,其歌詞內容應該是林夕自我的寫照——總會怯慌、難灑脫、怕會困擾誰,可音樂卻能令人放鬆,與歌詞形成對比,也符合了專輯「從負面中啟示正面」的概念。

不想停留的許廷鏗,敢於在《Negative》裏頭作出一些新嘗試,最後5分多鐘的《……》,可謂是他的「狂想曲」!這首起始的呼吸聲,再接著音樂的響起,帶給聽眾向下墜落之感;而樂手的演奏與此歌的編曲,是火力全開、向外「傾倒」式的;於接近3分17秒處的變換,音樂忽然沉下,猶像人生的低潮、無力感襲來;跟著更多實驗性的音效,如一波接一波的負面情緒湧現,但之後強勁的鼓擊聲,又使你振奮/振作起來,在黑暗的漩渦中,鼓擊聲像帶領著你,衝破負面/黑暗的包圍。

總括地說,《Negative》內的許廷鏗,即使不能被認為是脫胎換骨,也算是能夠有正向的變化。由《神奇之旅》至《拾》,是他重新起航、拾回初心的三部曲(非「出走三部曲」);然而到了這張《Negative》,許廷鏗更像是往前踏多了一步,不僅他演繹的「表情」更加豐富(如於同名歌《Negative》中變得柔軟,或是於《賤》內顯得有點囂張、「放肆」),且專輯的企劃更加完整,不同樂風的變換也跟主題有所配合,而整個flow亦比上張更加地流暢。不過,要指出的是,許廷鏗仍然在那些新嘗試中淺嘗即止,這可能出於商業上的考慮,令他還是有所被限制住、未能「去盡」,或如一個本身是黑暗負面的故事,總要加插一個大團圓的結局那般。

首選:Negative, 賤

評分:7.5/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