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許鞍華 — 香港養大的導演

2021/1/22 — 17:15

【文:李桐豪】

《好好拍電影》開場是許鞍華於金馬獎頒獎典禮前的梳化,大導演與化妝師計較著畫眉的深淺,隨之盛裝站上星光大道,畫外音是主持人唱名,鏡頭拉背,眼看她與電影團隊就要踏上紅毯,接受群眾喝采和歡呼,但畫面一轉,她步履蹣跚行於香港山路,置身《明月幾時有》拍片現場,山路坎坷,她踩在泥濘之中,一步一個陷落。

紀錄片拍了許多許鞍華走路的姿態,拍她在香港日常生活的行走(片中說她是香港最會走路導演),拍她在電影路上的千山獨行。紀錄片也拍了許多許鞍華的臉,導演文念中是香港資深美術指導,與許鞍華合作過《男人四十》、《桃姐》和《明月幾時有》等片,也許是兩人逾二十年的交情,讓許鞍華在老搭檔面前顯得真情流露,片中每當許鞍華講述她生命中起起落落失落困惑時,甚至是對自己的臉不甚滿意,年過花甲也想動刀整形什麼的.....文念中總把鏡頭緊緊框著她的臉,喜怒哀樂皆形於色,即便是記錄片,也有劇情片的跌宕。

廣告

即便自己很愛很愛《天水圍的日與夜》《半生緣》,但並必須老實招認並非許鞍華大粉絲,她的電影也是看得有一搭沒一搭的(我對第一爐香很擔心!!!),她太不像同期的徐克杜琪峰在特定電影類型大放異彩,也不若比她後期的王家衛有強烈個人風格美學,或關錦鵬關注特定議題,武俠,驚悚,喜劇,傳記,她甚都拍,把自己放得很小,電影該怎麼拍就怎麼拍。故而《好好拍電影》能在許鞍華從影以來聲色各異的作品整理出清晰的脈絡,是太用心也太細心了。

不看電影不知道,原來《客途秋恨》張曼玉與陸小芬的愛憎脫胎自是她與母親早年緊張的對峙關係。改編亦舒言情小說《今夜星光燦爛》嫁接了她讀港大的學生回憶,《女人四十》《姨媽的後現代生活》是她對女人老去的感慨和反思,《桃姐》也暗渡了一個老去的導演要不要把一個更老邁的母親送進養老院的徬徨和掙扎。

廣告

母親的意像始終無所不在,最初是與生母的情意結,隨之擴大成對香港的愛。時代巨輪從填海的土地輾壓過去,她始終掛念著那些夾縫中的小人物,如《千言萬語》中的社運神父和《天水圍》裡的香港小市民們。

紀錄片拍了三年,剪接一年,後製又一年,深愛著香港的大導演對這座城市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的現況作何感想,我們從電影無從得知。但電影下半段,有個段落是她在中國馬不停蹄地宣傳《明月幾時有》,某個電視錄影現場才被告知要對香港回歸二十年表示祝福,許鞍華在鏡頭面前堅決地說她不說祝福的話。在這個禁聲的城市,表態需要勇氣,咬緊牙關不讓千言萬語說出口同樣也需要勇氣。

電影從金馬開場,尾聲是她去年領威尼斯金獅獎的片段,她在台上說:「感謝大會在這困難時間,給予我鼓勵......或許你們不知道,這個獎同時給予香港人很大的鼓舞......與此同時我想將獎轉贈香港這個城市,我在此成長、生活及接受教育,獲獎學金到倫敦學電影......我珍惜香港,就算在此我遇過挫折甚或冷漠以致瘋狂的人,戲院長存。」

故而最後最後的段落,是一個特效鏡頭,空蕩蕩的電影院,空蕩蕩的椅子,螢幕上播著歷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宣布她得獎的畫面,她喜出望外,開心,意外,感動,真情流露的臉,因為這是一個香港養大的導演,她愛香港,香港人也愛她。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