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梅艷芳》:與其說批評 更多是婉惜

由中島步飾演的後藤夕輝,影射日本歌手近藤真彥。(電影《梅艷芳》劇照)

頭盔先帶穩,對梅姐只有無窮敬意,《梅艷芳》這部電影也不是一無是處 — 至少在美術(CG)的舊香港重現、演員演出方面誠意十足,在這個時勢向梅艷芳這位絕代芳華致敬、借題懷緬舊日香港光輝的畫外音,也足夠讓香港人哭個死去活來。

但這些光芒都是屬於梅艷芳自身的,電影本身帶有致命的缺憾 — 差劣的敍事,這和梅姐的光芒同樣刺眼。

不必爭辯太多為何沒有《民主歌聲獻中華》、黃雀行動,罷了,原因你懂我懂,梅媽和其他家人的缺席亦不言自明,這些都是無可奈何、可以體諒的忽略,傳記電影也不可能將一個人的一生全部鉅細無遺陳述一次,修飾、刪減、戲劇化是不可避免的,要審視的反而是電影的核心命題 — 從甚麼視角去切入一個人的人生。

那這部電影,最核心想說的是甚麼?

是梅艷芳在作為一個巨星背後,一個傳統東方女性的價值觀 — 渴望做個「小女人」,成家立室相夫教子,被愛;這命題本身並無不妥,畢竟這也是梅艷芳在最後的演唱會、以至她在後期不少訪問中一再流露過的生命中的遺憾。

要陳述這命題,關鍵是電影中的兩段情:不具實名的近藤真彥和林國斌。

這兩段情在電影中篇幅不少,亦是帶出主題的重點情節,但偏偏都寫得稀奇古怪。

近藤真彥和梅艷芳那段苦戀,坊間知之甚詳,Google 一下也有大量專文描述,但在電影中被削弱、扭曲成「雙方均為了事業忍痛割愛」、「男方沒有主動傷害女方」,這和大眾認知的這段情為她帶來的創傷、以及梅艷芳在情路上的苦楚有極大落差。

但若說怪奇,林國斌一段更離奇。

有如《天若有情》的橋段、江湖兒女片的朦朧浪漫,本身已經和跳躍突兀,結果這段感情更莫名其妙地無疾而終,沒有那怕一個鏡頭、對白,去交代這段感情終結的緣由,甚至暗示是梅艷芳主動分手。

這與林國斌近年受訪透露的內容、即他難以在巨星的光芒下保存一段關係所以提出分手相反……也不要緊,問題在,若戲中交代的梅艷芳在感情上的挫折,一是男方被迫為事業而放棄,當中並無故意傷害、二是梅艷芳主動在不知何故下主動結束,那此後她對於自身未能完婚的遺憾,該從何說起?

有不少評論都指這部戲有不少關鍵缺席,家人、六四、倫永亮,我看是,梅艷芳生命中其他許許多多男士的缺席,才更致命,特別是大眾所知她最後一個男朋友趙文卓,這許許多多未能修成正果的感情,是如何塑造她的私人生活、以至最終的遺憾,本當是片中核心,但當這條苦楚的情路被過份簡化成近藤和林國斌,而這兩段情本身的傷害和結束都被故意忽略,那這部電影如何承載她穿婚紗的心結、暗暗帶出的對胞姐成婚的艷羨、為自身苦楚而依賴藥物酗酒的無助?

至於其他關於她作為一個歌女的成長、俠義豪爽、助人為樂等等,更像是維基百科詞條的影像版,又或是梅艷芳大事回顧。

當然,那些舊 footage 好看得很,每一個梅姐的舊鏡頭都讓人有流淚的觸動,對她、對她象徵的價值、對她代表的香江芳華的追憶和懷緬,都是確實而強烈的,但重申一次,這些光芒都是屬於梅艷芳本人的,當一部傳記電影最動人、精彩的片段,全部都是她本身的舊 footage,那電影本身,恐怕更像是為了舖排下一個舊 footage 的過場,這樣只是浪費了梅姐這一絕無僅有的題材,與其說是批評,更多的是婉惜。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刊自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