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上野の森美術館 Van Gogh 展覽之亮點

2020/1/11 — 10:34

友人說筆者的文章字數太多篇幅太長會趕客,那筆者只好把「Antonia明信片」、「幽暗昏惑之處」、「酒店前台小妹」藏於心底深處,直截了當論述題目。

上野の森美術館Van Gogh展覽

上野の森美術館Van Gogh展覽

廣告

是次文章分享上野の森美術館展覽「Vincent van Gogh: under the spell of the Hague School and Impressionism」。根據筆者經驗,家喻戶曉的藝術家往往是最難寫得好,原因有二:一、史料太多,難以取捨。二、藝術家經歷已眾所周知,內容平鋪直敘難以引發讀者興趣。同理,策展人面對以上相同問題及限制去籌劃一個名聞遐邇的藝術家展覽。

筆者一早到達美術館等開門,但己經出現人龍,大批遊人冒雨等待進場

筆者一早到達美術館等開門,但己經出現人龍,大批遊人冒雨等待進場

廣告

展覽的設計及選材

筆者高度評價及欣賞是次上野の森美術館展覽的設計及選材。Van Gogh一生極具戲劇性,不少電影、書籍及展覽集中描繪悲慘生涯、割耳事件及療養院事跡等。然而,展覽打破以上墨守成規的陳腔濫調,重點展示早期Van Gogh是如何成為畫家及當時不同畫派的影響,從而成為現今人所共知的Van Gogh,苦心經 營耳目一新。

展覽共展出63件作品,惟Van Gogh只有33件,人氣名作如《The Starry Night》、《Bedroom in Arles》、《Sunflower》系列等一一欠奉,Van Gogh粉絲可能因此感到失望。然而,展覽用心雕琢的重點是Van Gogh如何成為畫家及不同流派的關係。正如前文所說,畫展的亮點當然是作品,但如何承上啟下展示當時的歷史脈絡,顯現畫家和流派之間的串聯,是重要的成功因素。

展覽宣傳海報

展覽宣傳海報

展覽特別之處

畫展最引人入勝之處在於匠心獨運的佈局,分開兩大主題七個部份:第一個主題為「Learning from the Hague School」,三個部份為「Starting from Self-teaching」、「The Hague School」、「Dreams of Peasant Painter」;第二個是「The Influence of Impressionism」,四個部份為「Encounters in Paris」、「The Impressionists」、「Flowering in Arles」、「The Quest Continues」。 

根據筆者對Van Gogh理解,要融合領會豁然貫通其畫風,必須充分掌握至少三個畫派知識,分別為荷蘭海牙畫派(The Hague School)、法國印象派(Impressionism)、日本浮世繪(Ukiyo-e),原因是無論Van Gogh個人背景及當時藝術環境氛圍,都和這些畫派息息相關不能分割。因此,畫展運用海牙畫派及印象派環環緊扣Van Gogh一生,娓娓道來整個畫家生涯,就是成功的關鍵。 

The Potato Eaters, Van Gogh, 1885, Lithography, 26.5 x 32 cm

The Potato Eaters, Van Gogh, 1885, Lithography, 26.5 x 32 cm

Van Gogh兩個重要年份:1880和1886

前文提及理解藝術家有如紅酒,必須緊記年份產地。Van Gogh是1880及1886年,荷蘭與法國。1880年是Van Gogh做不成神職人員後立志成為畫家的年份。而1886年是Van Gogh離開荷蘭到巴黎一去不返並開始相遇印象派的年份。畫展的第一個主題「Learning from the Hague School」就是Van Gogh決心成為畫家的第一個轉捩點。當年27歲的Van Gogh甚具素描天資,惟一直沒有跟隨畫家學畫,畫展的第一部份「Starting from Self-teaching」主要概說這段時期。

Worn Out, Van Gogh, 1881, Ink and watercolor on paper, 23.4 x 31.2 cm

Worn Out, Van Gogh, 1881, Ink and watercolor on paper, 23.4 x 31.2 cm

荷蘭海牙畫派

輾輾轉轉,Van Gogh跟表哥Anton Mauve(1838 –1888) 學畫,Mauve是荷蘭海牙畫派(The Hague School)的代表人物。荷蘭海牙畫派泛指1860年至1890年間活躍於海牙的藝術流派。藝術家衆居是因為當時海牙是一個經濟政治皇室重鎮,藝術作品相對容易受重視及售賣。然而,海牙畫派和前文提及的巴黎畫派不同,海牙畫派帶有明顯寫實畫風筆觸及陰鬱色調,因此又叫灰色畫派(Gray School),風格主要受法國巴比松派(Barbizon School)影響,對象多以大自然、 

風景與人物為主;而巴黎畫派只是當時居住巴黎一群藝術家的統稱,並沒有一致的畫風。畫展的第二部份「The Hague School」主要展出海牙畫派18幅畫作,荷蘭藝術史上海牙畫派地位極高,僅次於十七世紀Rembrandt (1606 – 1669)及Johannes Vermeer (1632 –1675)的荷蘭黃金時代,因此機會難逢鑑賞價值極高。第三部份「Dreams of Peasant Painter」則是12幅Van Gogh受海牙畫派影響後的作品,其中以上《The Potato Eaters》最廣為人知。

Flock of sheep with shepherd in the snow, Anton Mauve, 1997-1888, Oil on canvas, 90x190cm

Flock of sheep with shepherd in the snow, Anton Mauve, 1997-1888, Oil on canvas, 90x190cm

Matthijs Maris, “De Oorsprong” Woodland Scene at Oosterbeek, 1860, Oil on canvas, 31.5 x 46.4cm

Matthijs Maris, “De Oorsprong” Woodland Scene at Oosterbeek, 1860, Oil on canvas, 31.5 x 46.4cm

法國印象派

1886年,Van Gogh到巴黎和弟弟Theo居住,1886至1888年是Van Gogh另一個轉捩點。Theo是藝術品商人,在信中經常向哥哥提及印象派畫作,惟Van Gogh一直對印象派把持懷疑態度,直至Van Gogh在巴黎親眼目睹印象派畫作,驚為天人嘖嘖稱奇,完全顛覆自己過去所學所畫。之後Van Gogh作品漸受印象派影響,顏色由海牙畫派的灰和暗變成印象派光與影的明朗,筆觸亦轉化為短促明顯。巴黎兩年時期,是研究Van Gogh重要史料,期間相遇法國畫家Adolphe Monticelli (1824 - 1886)、與眾多印象派和點描派(Pointillism)畫家交流、結識美術用具店老闆Julien Tanguy (1825 - 1894)等。

Landscape of the Banks of the Oise, Paul Cezanne, 1873-1874, oil on canvas, 73.5x93cm

Landscape of the Banks of the Oise, Paul Cezanne, 1873-1874, oil on canvas, 73.5x93cm

畫展的第二個主題中「Encounters in Paris」及「Flowering in Arles」前半部展出7幅上述時期作品,而後半部及「The Quest Continues」則是Van Gogh移居法國南部Arles之後畫作。Van Gogh最動人心魄如《The Starry Night》、《Sunflower》等都是1888年離開巴黎後在Arles、Saint-Rémy和Auvers-sur-Oise的作品。因此,若讀者悄悄告訴筆者生命僅餘一小時,筆者會立刻向你表白:只看1888後之作品,好讓Van Gogh天空的盤旋和太陽花的豔黃在你最後閉眼頃刻仍留下一幀殘光餘影。

Pine Trees at sunset, Van Gogh, 1889, Oil on canvas, 92 x 73 cm

Pine Trees at sunset, Van Gogh, 1889, Oil on canvas, 92 x 73 cm

不能不說第五部分「The Impressionists」,展示13幅精彩絕倫大師級印象派畫作,包括Alfred Sisley (1839 - 1899), Claude Monet (1840 - 1926),Pierre Renoir (1841 - 1919),從而表現印象派對Van Gogh影響,連同上述海牙畫派18幅畫作,退一步說,展覽只欣賞海牙畫派及印象派已值回票價。

Garden in Sorrento, Pierre Renoir, 1881, Oil on canvas, 67 x 82 cm

Garden in Sorrento, Pierre Renoir, 1881, Oil on canvas, 67 x 82 cm

展覽亮麗之處

畫展最難能可貴之處是在有限展品數目下(33件),營造最大的展覽果效,手法高明。整個展覽運用海牙畫派及印象派,一氣呵成連成一線闡述Van Gogh成為畫家的歷史串聯及生涯轉折,切入選題及呈現方式心思細膩縝密周詳,看完畫展猶如閱畢一本Van Gogh歷史書。 唯一吹毛求疵的建議就是如展覽能夠加插日本浮世繪作品並描述畫派對Van Gogh的關係,整個展覽框架發展更趨完善,正如筆者提及,深入理解Van Gogh必須充分把握三個畫派的知識。是次展覽的運作設計方向是相當值得香港本地美術館參考。

Self-Portrait with Pipe and Straw Hat, Van Gogh, 1887, Oil on pasteboard, 42 × 31 cm

Self-Portrait with Pipe and Straw Hat, Van Gogh, 1887, Oil on pasteboard, 42 × 31 cm

Wheatfield, Van Gogh, 1888, Oil on canvas, 50 × 61 cm

Wheatfield, Van Gogh, 1888, Oil on canvas, 50 × 61 cm

回應前文

有讀者認為筆者經常走數,說「如有機會,筆者可再作分享」話「如時間允許,再作詳談」,最後束之高閣不了了之。然而,如讀者認真疏理文章脈絡,本文主旨其實回應前文《談横浜美術館記念開館 30 周年畫展》的最後一段,進一步引用Van Gogh展覽作例子,闡述美術館的背景串聯設計是如何優勝於作品本身的論調。

看畢畫展天色未暗,筆者獨個兒在上野公園躊躇躑躅,憶起斷句片語:「我從何處來,沒有人知道,我往何處去,沒有人明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