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希克獎

2020/3/16 — 10:27

文:波利

希克獎前身是中國當代藝術獎,表揚中國的藝術家及評論家。因此過去一直授予中國的藝術家,較廣為人所熟識可能是艾未未。到了二十周年,獎項由中國國內轉為全球華裔藝術均在參賽之列,國際性進一步提升。在2019年的六位決賽入圍者當中,則有兩位旅外華人及一位香港人入選。特別的是 ,是次入圍作品中沒有單純平面媒介的作品,而是更多的裝置及行為藝術,以下將為各位朋友娓娓道來。

這次談希克獎(上)先和大家談兩個作品,其他四個留在下回分解。先介紹兩個相對較以視覺主導的作品,相信以文字的介紹來說比較容易入喉。

廣告

胡曉媛本身涉足的範圍不僅是裝置藝術,亦有繪畫多媒體創作等,但在裝置上她的作品布藝品或是物質性展開的探究離不開關係。初次認識胡是2011年的個展夏至,當時布和一些生活上觸可及的物料已是構成其藝術的重要課題。然而和本次展出作品石疑實質相關的則是其前兩部作品,蟻骨及草刺。波利此前並沒有機會欣賞提及的作品,反是先看了石疑,及後才接觸的。

蟻骨草刺石疑譜出的三部曲在綜合三者之後其脈絡則不難看出。蟻骨是近幾木架構成的純粹結構,發展成草刺中開始大量使用絹的脈絡,胡坦言蟻骨創作時並沒有計劃三部曲,而是在草刺構成時才看見了其中的聯繫。但波利會說石疑與草刺與石疑之間的關係則明顯得多,不論是形態或素材探討的延續性。矛盾平衡之間,便是共存。

廣告

胡曉媛 – 石疑

胡曉媛 – 石疑

石疑中,波利第一時間聯想到的是佛家的天人五衰,之於天下萬物無不一可逃離時間的法則,唯過程之時可有對時間流逝之物喻,是觀賞者才可感受到的。石疑為礙,一問是何物之礙?一問是石有何疑?波利亦不知道正確答案,但也不妨直抒已見。

比較草刺和石疑,不難看見在形態上最大的推進是物材的選用:食物日用品毛髮建材,物材的擴大很有可能反映其藝術推進在於物性,兩個謎題的答案可能亦回歸於此。石是唯物的,疑是唯心的,其矛盾是展品最基礎的結構。之聯繫令我聯想起的是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石思故石在乎?在加入思想的元素後可怕的是石本看似不可動搖的存在竟虛浮起來,一瞬間竟彷彿要訴諸於石之疑這不知是否存在之物。

伸延至何物之礙?我見是往永恒之礙,物性本是通往永恒之礙。動搖了石本身之於物性的存在後,作者執持了此進路探討何謂與時間共存。一件件物在時間裡衰敗,熱情果腐得快,大理石的衰亡則慢得彷彿不存在,但事實無一例外。惟熱情果即使失去其香味其形態,在石疑中它仍是它。石疑要說的就是物性乃通往永恒之礙。

另外一個視覺性偏強的作品則是梁碩的山頂裡,波利參觀之初不知有戶外作品差點錯過。甫見一眼不難看見創作者本身建築學的背景,參觀必需由導賞員帶路。

梁碩 – 山頂裡

梁碩 – 山頂裡

作品本質是一個空間轉化的項目,當中採用的元素正是將眾人山野遠足的經驗濃縮在山頂裡的步行經驗。上下迂迴,柳暗花明,登高臨遠景貌豁然開朗,種種經歷的重現無一不令人回心一笑。作者特意安排了兩片景窗,一片望向維港景色,是最能代表香港的一幅美景;一片望向在建的M+展館,是最能代表西九文化區的建築物。山路的終點是中央的一片草地,通往展館的出口,轉身卻另有小徑,通回起點;好像象徵起末相接,生生不盡。

對梁碩建築相關的作品的興趣的朋友可以google無隱禪院,無系列的小屋等,相信可以令您了解更多。

續篇談希克獎(下)將會續談希克獎提名的其他四件作品,敬請期待。

***

今回接續上篇繼續談談希克獎展覧的其餘四個作品。上回說到兩個相對視覺主導的作品,分上下兩篇正是因為今次介紹的四個作品行為所佔的表現形式相對較多,好讓讀者一轉心態去調節。

左起為:沈莘、胡曉媛 、陶輝、梁碩、林一林、及楊嘉輝。(取自M+)

左起為:沈莘、胡曉媛 、陶輝、梁碩、林一林、及楊嘉輝。(取自M+)

作品本身是一首音樂聲音還是行為本身,往往藝術面對如是的問題答案總是以上皆是。《消音狀況#22: 消音的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整個作品本身佔據一個放映廳,波利參觀當時大門半掩,內裡只轉出磨擦及類似呼吸的聲音,利申:不敢內進。打開大門,看見是一場演奏會的影片,實在是鬆一口氣。抽去樂章的音樂部份是作品的主要處理方式,但手法是不一的,有物理性的膠紙封弦,有電子性的消音,如此下管弦樂器加上消音物料,消音之下聲音種類卻是有增無減。這些看了都易懂,這裡的迷題是為什麼是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

E小調第五交響曲,隱題天命(Providence),波利個人感受不是大時代的命,而是人人起伏不定的命運。於樂手而言演奏指揮所指的樂章當是應盡之義,此處激揚,此處跌宕,是命運早已安排的。但當主旋律不再如常,命運真的如是應當如此嗎?人的努力,或許正發出如呼吸聲的叫喊,寄望你的共鳴。不知為何,我想起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你好盡頭!》宛如日式墓地的整齊排列,若作者若告訴我作品當中沒有死亡的意象,那這肯定是惡意的玩笑。拿起話筒,我發現這是一個嘗試直接接觸你心靈的作品,空靈的自白,最後的懺悔,人本身的憐憫之心好像無法抗拒名為聆聽的施于。

《夜鶯的挑釁》如果是一場挑釁,也是一場頗有禮貌的挑釁。作品利用身份社會型態等等的衝突提出擷問,穿透宗教與科學。個人所想,其實在奧卡姆定論下發展的各種科學假說某情某境說到底也僅能說是迷信,在笛卡兒最後投誠,康德承認理性的極限,人有沒有一天終能能解答如是擷問?在觀展的角度,全長44分鐘的影片雖然分割成三段,但一旦錯過觀看時序怕是需時更久,波利個人希望展後可以上載至youtube或公開平台,更容細味。

林一林共有三件作品參展,順著展覧的導覧,獨立分析理解並不困難。然而如何將三件作品結合作為一件展賽作品分析,則是較大迷題。不同消音狀況,作品重點在其行為而非其片段本身,片段某程度落於紀實或讓觀眾理解作品幹了什麼的媒介,你不會說他《後面》拍攝教堂的光線及鏡頭有如何的藝術性,也不會說他《第二個1/3單子》的滾動如何比擬奧運體操選手。三件事背後的主調是無力,對權力,對自身命運,對時代,及人當中應如何自處。《後面》的正面卻如精衛填海,《單子》的痛苦而成功的登頂,《颱風》的挫折而懸疑的結局,波利感受到作者本身的命題有像自己已是有所解答。

最後作個結語,作為負責任的作者,波利也應對我最喜歡的作品投下一票。《石疑》《山頂裡》《颱風》是M+委約的親生仔作品,開個玩笑不知有沒有分加,山頂裡完整的體驗相信令不少香港人有所共鳴。《消音》對問題留在揭示,《夜鶯》則近於解問,對探討的深淺有不同的取向。雖然我對《盡頭》介紹比較短,但其死亡本身普世性和溫馨的質感,是我在展中最喜歡的作品。猜中與否,也不是想沾什麼光,希望大家能在展中找到喜愛旳作品。

原文刊於「小城藝術館」,分上下兩篇,《立場新聞》獲同作者同意轉載,一併刊登。FB 專頁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