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電影《人間失格:太宰治和他的女人》的後續延伸

2019/11/20 — 12:33

《人間失格:太宰治和他的女人》劇照

《人間失格:太宰治和他的女人》劇照

【文:珊圳臨】 

筆者回想已是五年前的事情,當年獨個兒帶著背包到東京三鷹市閒逛,笑容可躬的酒店前台小妹用英語問筆者到三鷹市幹麼,本來不想回應,但望著白晢晢的小臉,也不禁抬頭向她回話並順道問問哪兒會有賣生果的店舖。就是這樣,筆者抱著一盒櫻桃,在三鷹市走了一個大圈,從火車站、郵局、玉川上水、玉鹿石、文學沙龍,最後到了禪林寺,在太宰治的墓前放下吃剩半盒的櫻桃。

近日《太宰治》電影勾起筆者前塵往事。網上水準甚高的影評不少,故是次文章著重電影的後續延伸,而非單純對電影的評價。觀眾花費一百大元,看戲為了吃吃爆谷喝喝汽水抱抱友人,委實無傷大雅自然不過。然而,筆者認為總有讀者看完電影後,想了解更多太宰治著作,故是次想談的就是哪些作品合適讀者閱讀作為電影的後續延伸。

廣告

東京三鷹市禪林寺

東京三鷹市禪林寺

廣告

作品角色的多樣性及寫作風格

評論太宰治有不同切入面向:女性的關係、作品的內容、比較不同時期作品的轉變、生涯起伏、出生背景、日本當時的社會環境、頹廢派和白樺派、與三島由紀夫、川端康成和井伏鱒二的關係等等。電影主要選取了前者作為討論起點,筆者則運用最親民最沒歷史包袱門檻最低的層面入手:太宰治作品角色的多樣性。

太宰治的三十九年短暫人生中,創作三十多部小說,文壇地位甚高。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作品角色的多樣性,即太宰治筆下的角色種類繁多,又能活龍活現細膩動人地演繹每位角色,特別是反客為主的女性心事、一事無成的窮酸作家、借酒消愁的失責自私父親。如讀者是家有妻小手停口停,存活責任與逃避之間,筆者建議讀者可讀《櫻桃》、《父親》、《家庭的幸福》等著作;如讀者是江郎才盡等待伯樂的作家,可看《八十八夜》;想了解細膩的女性心事情懷,則看《皮膚與心》、《燈籠》、《等待》、《女生徒》;家有酗酒失責的另一半,就看《維榮之妻》;談愛情有《阿三》、《火鳥》、《葉櫻與魔笛》、《蟋蟀》;說自己有《人間失格》、《小丑之花》、《津輕》;更多的是不能分類,《貨幣》是一張百圓紙鈔的自述;《鏗鏗鏘鏘》是一位大叔長期受幻聽之苦的歷程;《懸崖的錯覺》是殺人犯的心理轉變。作品角色與描繪實在多不勝數而細緻入微,恕筆者未能一一盡錄。

另外,筆者必需略說太宰治的寫作風格,其特別之處在於作品多寫腦海思緒及自我感受,碎碎唸唸,來來回回,時鬆時緊,起伏不定,和他的偶像芥川龍之介(羅生門作者其實不是JUNO)的精煉文字與明快節奏實在是南轅北轍背道而馳。因此,如讀者閱讀習慣是高度追求理性實用,邏輯分明,閱讀太宰治著作可能需要自我調節一番。

代表性高不等於易讀

太宰治優秀的文學代表作品多不勝數,如《逆行》、《晚年》、《御伽草紙》等,還有電影經常提及的《斜陽》。唯筆者認為文學代表性高的作品不等於容易通達理解。以《斜陽》、《御伽草紙》及《逆行》為例,三者只是百頁小書,如讀者靜心閉門四小時,理應不難讀完。然而,讀完和理解又是兩回事,《斜陽》的背景是日本當時戰敗的萎靡氛圍,百廢待舉,社會處於新舊人文價值的交替,貴族出生的女主角由興轉衰的個人及社會變化過程,這亦和太宰治本身是「落難貴族」一脈相連。《御伽草紙》則是改編日本傳統的兒童故事,以新穎獨特的手法重新詮釋〈浦島太郎〉、〈肉瘤公公〉、〈狸貓與兔子〉等童謠。簡單來說,太宰治部分作品需要對日本歷史及文化背景有一點認識,方能讀通讀透融會貫通。至於《逆行》一書,筆者先在此留白余玉,給讀者自行想像。

兩本短篇作品集:《維榮之妻》及《葉櫻與魔笛》

如讀者希望閱讀更多太宰治作品作為後續延伸,筆者則推薦兩本入門級的短篇作品集,由淺入深循序漸進了解太宰治的寫作手法及所思所想。短篇集的好處是前設知識較少及相對容易完成和理解。兩本短篇集為《維榮之妻:愛與寂寥的喟嘆,太宰治經典作品集》及《葉櫻與魔笛:太宰治怪談傑作選》,前者輯錄十一篇作品包括《維榮之妻》(電影前及中段有提及)、《櫻桃》(電影中經常出現的食物)、《八十八夜》等,後者則收輯二十篇一反太宰治式頹廢無力的文章,內容巧妙有趣,意境似夢迷離。筆者較喜歡的文章是《櫻桃》、《家庭的幸福》、《鏗鏗鏘鏘》及《皮膚與心》。因此,讀者可先閱讀上述短篇作品集,再有興趣,讀回《斜陽》、《逆行》、《晚年》、《御伽草紙》等也不遲。

說回電影本身

有評論說電影是對太宰治的一次慎重的生平考究,故筆者期待甚高,電影選角心思細密。觀眾可能留意到打翻墨水的長子津修正樹,樣子和一般小孩不同,因為現實中正樹是天生智能遲緩的小孩,更於太宰過世十二年後因病去逝。坂口安吾和三島由紀夫的打扮造型更是維妙維肖,前者是無賴派代表人物《墜落論》作者而後者作為大文豪經常公開批評太宰治的作品。唯筆者在此亦提出疑問:根據筆者的理解太宰治是右撇子,但電影最後幾幕小栗旬發狂寫書時變了左撇子?《人間失格》這個書名真的是編輯佐倉潤一想出來嗎?其後太宰治及佐倉潤一在山崎富榮家裡的一幕,右面的日曆是1948年2月25日。

電影文字繪畫是思想載體,優良的思想載體能夠誘發對知識的追求。觀眾看畢電影如能主動了解太宰治資料,這就是成功的電影。同理,筆者希望讀者看完此文後能主動翻翻上述太宰治著作。最後,真的拜託一下,希望讀者不要一聽到太宰治,腦海裡只有「食女賤男」和「人間失格」兩組字。看畢此文,至少能聯想到「東京三鷹」、「角色多樣性」、「碎碎唸寫作風格」及「短篇作品集」。

做人看事,後退三步,視野目光必定更闊更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