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古典樂 Livestream(與其流行現象的省思)

2020/3/28 — 13:24

武漢肺炎肆虐,世界各地古典樂界紛紛推 Livestream。觀眾也似乎受落,《立場新聞》報道柏林愛樂搞網上直播,超過 14000 人讚好。國際樂評人也是對這類節目一致推崇。《衛報》就甚至做埋 Critic’s list 給聽眾參考。

見古典音樂重返輿論圈,我的一些古典樂界老友,彷彿見證救世主重臨。這些年他們目睹古典樂觀眾人數愈來愈少,頭髮愈來愈白,慨嘆世風日下,風雅無人問津。如今,(他們自覺)Our time has come。《衛報》甚至已經有人開始討論,Livestream 是否世界各地古典樂團的財政出路,發大財。

但古典音樂 Livestream 是否真有前途,還是像 Andy Warhol 所說,只能紅 15 分鐘?

廣告

其實是咁。根據我的觀察,很多傳媒報道、網民分享這些節目,並不是因為節目本身,而是因為「肺炎」二字。如果不是「肺炎」,理得你 Livestream 定 Deathstream。「肺炎效應」不只發生在古典樂界,如最近藝術學者 Maurice Berger 肺炎併發症逝世,就有 2900 人讚好,海量的人轉載、留言 RIP。但佢未死前有幾多人識得佢?須知此君在美國是猛人,但他搞的主要是藝術界種族歧視,與香港語境關係甚微。不用說,生前提及他的中文文章也是少之又少。如果他不是因肺炎併發症而死,對香港人來說大概慘過 who cares。

除此以外,Livestream 還有幾個致命問題。第一,音質。這其實是那些耳朵敏感的古典樂手最心知肚明。科技確實令 Livestream 音質近年躍進,只是你得知道,我們討論的古典樂界,是連去文化中心都會嫌設計不良音質不好的。許多樂迷的 Hifi 是全屋最貴的電器。Livestream 要滿足他們的要求,無疑還有很長的距離。

廣告

當然也不是所有樂迷都追求音質到這程度。可是,若不是專業聽眾,他們去聽 Livestream 的理由是甚麼?為何不聽 CD、iTunes,甚至 Youtube Music?這就是 Livestream 古典樂不會長久的第二個理由﹕除卻少部份真正喜歡的人,很多人聽、談古典音樂,其實是想告訴別人,他們懂得聽、懂得談。古典音樂作為傳統西方 High Art 代表,它是身份地位象徵。在 FB、IG 轉貼一下 Berlin Phil,實際上和貼一杯 Latte 旁邊放本 William Wordsworth 沒分別。然而這效應也是有限期的,網民總不能不斷轉 Berlin Phil。就算轉,一次、兩次、三次後也會沒有人再 CARE。可以預期的是,這種附加的自我宣傳效果很快就會減退。

最後一點亦與上點有關﹕如果你是真・古典樂迷,你一定會知道,對許多「聽眾」而言,一場音樂會真正重要的時刻,都是樂手沒演奏的時候﹕開場前的 Mingle、Intermission 的貴賓 Lounge 寒暄,演出後的 Bluffing。這是一個產業來的﹕企業贊助樂團演出,樂團回贈貴賓票給企業,企業送票給客戶,客戶來聽音樂會,企業與他們拉關係,簽單、賺錢,再贊助下一場音樂會。由此可知古典音樂重要的一環是 Social。它是上流社會的 Ball 場。那麼你知道 Livestream 為何沒有用。醉翁之意不在酒,你給他酒幹甚麼。

Livestream 只是疫情中曇花一現的流行文化現象。我的古典樂朋友們,還是認命吧﹕沒有任何東西能挽回古典樂昔日的地位。我們處身的是品味日益碎片化的世界,你的貝多芬,已不再比某街坊粵曲團的作品來得有絕對價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