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 24 萬蘿蔔事件】藝術家的責任、觀眾的責任

2020/10/7 — 15:11

香港的新聞大多都是愈看愈令人憤怒,林鄭月娥講大話,除了錯還是錯,基本上沒有討論空間。可是最近另一宗英國新聞,卻引發了小妹的思考。

事情是這樣的﹕英國著名的 Goldsmiths 學院外面最近堆罹了 24 萬根蘿蔔和數不清的薯仔。這些蔬菜原來是學生 Rafael Pérez Evans 的作品,題目是 Grounding。Rafael Pérez Evans 解釋,歐洲特別是法國的農夫,為控訴農產品價格失衡導致暴跌,不時會把他們的收成傾倒在城市的道路,既可充當路障,亦可吸引公眾關注。在這件作品,他希望也用同樣方法,令城市人關注食物生產議題。

廣告

搶眼的照片讓作品瞬間在全世界爆紅,亦因此引來大量人批評藝術家浪費食物。四名 Goldsmiths 的學生更加設立 @goldsmithscarrots IG 帳戶,批評同學的作品不夠敏感。

而藝術家本人則回應說,這些蘿蔔都是被超級市場標籤為「動物食用級」而拒絕採購的,而它們也會在展覽後送去給動物吃。為甚麼這些蘿蔔看起來漂漂亮亮,卻被視為「非人類食用」?他說,這正是作品想要提出的問題。

廣告

你覺得是藝術家太浪費,還是他的同學太過擁抱道德高地?看網路評論,兩邊的聲音都有。

小妹是這樣看的﹕在藝術界,透過作品引起觀眾不適情緒,從而令觀眾反思,是常見做法。尤其是對權貴。他們的生活太過安逸,久而久之,以為安逸就是正常生活。於是藝術家要讓他們體驗不舒服,讓他們知道世界並不是他們想的那樣美好。

然而問題是,不適情緒真的會讓觀眾反思嗎?在日常生活,我們時常會有不適的情緒。搭小巴時小巴司機態度惡劣,上班時上司對你提出過份要求,回到家中,家人不體諒你的工作辛酸。這些都是不適的情緒。然而這些情緒並不會全部都讓我們反省﹕是不是我對小巴司機不禮貌在先?是不是我的工作表現不好?是不是自己工作太忙,反而沒有顧及家人需要?

於是我們可以在這裡看到,不適的感覺通常引起兩種可能性。第一種是 Rafael Pérez Evans 的同學的,那就是認為錯在別人,而非自己。為甚麼要倒蘿蔔,我覺得很反感,是你不對;第二種是 Rafael Pérez Evans 自己想像的,那就是觀眾自己省思,為甚麼自己看到 24 萬根蘿蔔浪費了很反感,卻對更多看不見的食物被浪費,不聞不問?

在許多情況下,後者才是藝術的目標,它就是所謂的「藝術引起討論和反思」。問題是如何做到這一點。

首先是觀眾的修為。那是一種自省的習慣和態度。當你看到自己不滿意的東西,不要想都不想就批評別人,而是反省自己為甚麼會不滿意。小妹寫作藝評的時候,經常都會看到不喜歡的畫,覺得很醜、很不安。如果寫出來的文章就是批評作品很醜,那藝評的深度就會很淺,所以小妹會要求自己問自己,為甚麼覺得醜?難道藝術家覺得美?如果藝術家本人也覺得醜,那就是他刻意畫醜而不是畫美,為甚麼他要這樣做?

比如說,劉霞就有一輯作品,叫做《醜娃娃》系列。的而且確那是很醜的。可是,劉霞到底想要表達甚麼呢?

小妹不知道批評 Rafael Pérez Evans 的人思考了幾多,有多認真考慮過作品的意義,但如果僅僅是「因為看到蘿蔔所以覺得浪費很不對」,小妹覺得,應該要思考多一點。

另一方面,觀眾不思考,也不一定責任全在觀眾。畢竟議題是藝術家提出的,經驗是藝術家給予觀眾的。歸根究底,如果觀眾看了作品只有反感的份,那就是藝術家完全無發把議題帶給觀眾。在小妹來看,這基本上與失敗無異了。藝術家如果不想得到這樣的後果,應該要思考更多。不只是給予觀眾不適情緒,還要用各種方法,把這種情緒轉化成反思的機會。表演經常會有「演後藝人談」、展覽又會有「導賞環節」,這些做法,都是透過事前或事後給觀眾提供作品以外的經驗,讓他們不會停留在不安和反感。小妹也不知道 Rafael Pérez Evans 做這件作品前,到底與他的同學有多少溝通;傾倒蘿蔔的時候,又有沒有透過寫文章、演說,或者其他方法,讓他人不僅僅批評他浪費食物,而像他希望那樣,反思食物為何被浪費。如果沒這樣做,被批評也是合情合理。

當然你也會說,要讓人反思,哪有這麼容易﹗人性本質就是看見別人眼中小刺,也看不見自己眼中的大樑。對,這確實是人性來的。可是藝術就是要挑戰難度呀,甚麼人在甚麼時候跟你說過,藝術很容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