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亦舒《傷城記》 — 歷史在重演

2020/3/11 — 15:13

亦舒傷城記 珍藏本

亦舒傷城記 珍藏本

讀著亦舒《傷城記》,感慨萬千。明明是約 30 年前的小說,怎麼好像是寫 2019、2020 年的香港?

《傷城記》是亦舒 1993 年出版的作品(但有資料顯示是 1990 年的作品,我讀的是 2008 年出版的珍藏本),以八九六四後的香港作為背景,寫女主角陳之之一家以及整個香港,在六四民運後的各種心態。有人忙著東奔西走想盡方法移民,有年青人埋首地下政治活動或上街抗議,有人走了還是回來。無論如何,陳之之一家還是選擇留下,在香港繼續過日子。

當中所述的香港移民潮,描繪得十分細膩及擊中要害,讀起來很揪心。

廣告

八九六四後,香港人心惶惶,不少人都爭著移民找後路:之之的舅父和其女友各自爭著找有外國護照伴侶、市民排隊領新加坡移民表格、同事們羨慕陳之之有一個有澳洲護照的男友、英國堅持不給予港人居留權。

情況與今天差不多。2019 年下半年後,香港情況極速惡化,一方面很多人上街,同時間個個嚷著移民,未必要真真正正全身移民脫離香港,但至少想有多一本護照傍身,這是香港人所謂的「多一條後路」。我身邊不少朋友已坐言起行,想盡方法離港。有的本來外國戶籍,已匆匆回去,有的幸運地找到澳洲、英國、加國的工作,獲得了工作簽證,先行離港了。做生意的、有豐厚資金的朋友,則正在計劃買樓或做生意移民。

廣告

但是,個個都走,唔通個個都想走咩?

陳之之的祖父母遠飛加國,卻遇上劫案,才發驚覺還是香港老家好,一如書中所述:「在香港住得超過三十年還妄想順利移民真是十分不切實際的一回事。」

而陳之之一家則仍然留在香港祖屋,選擇留下,因為太愛香港了。香港五光十色的生活,或多或少叫人留戀,「她太愛香港,之之願意被他加榨乾精力時間,同時也利用她名成利就。鞠躬盡瘁也心甘情願,之之不願離開。」

我有也有朋友決定身土不二,與香港共患難,如陳之之一家般留下。所以我在讀《傷城記》時,感覺書中移民情節與20、30年後的今天大同小異,令人感慨不已。

「香港這個上苑,要忘卻在腦後,都不容易。它會悄悄上心頭,在傷懷日,寂寥時,奈何天,盤踞不走。」

另外,亦舒的作品,不時隱隱約約滲透出對學生或社會運動的批判,讀到都令人倒抽一口涼氣,現節錄如下:

- 季力仍然冷冷,「不信去問你母親,40年前我們大姐就是搞革命捐的軀,哭瞎你外婆的一雙眼睛,她的犧牲又換來什麼,你們到今天還不明白:沒有用的。」

-(寫學運領袖)
誰知出現在熒幕上的,又是那位小老哥。
季力反抗到底,立刻說:「關掉電視,膩死了,成天出來籌款演講,大吃大喝。」
陳知即時有反應,「對英雄人物要有尊重。」
季力冷笑一聲,「他是英雄,請問他救過誰,我是狗熊,請問我又害過誰?」

讀以前的文學作品,或多或少可了解當時社會的精神面貌,發覺歷史只是不斷在重演。究竟香港會變得怎麼樣?會否如書中所寫,傷過痛過後,一切回復如常:

「本市亦如一個艷婦,無論經過什麼風霜,表面上也無異樣,濡濕鮮紅的胭脂足以遮掩一切創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