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金剛」魏如萱,將不斷「變形」的音樂與自己生活的融合

從一些訪問,可得知魏如萱在當了媽之後的生活是多麼地單純——每天來回電台與家、兩點一線,回到家中她幾乎把所有精力都放於小孩的身上,沒有時間去沉澱自己,甚至沒有時間去看自己想看的書……這種生活狀態,就像把自己的圈子縮小、漸漸封閉自己(加上台灣疫情爆發,令人更加要與外界隔離);而這張的同名歌,亦仿佛「致敬」了她那時「宅」到腰骨都挺不起來、屬於家居自閉型的專輯——《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

在未聽魏如萱的新碟之前,我預估她的音樂亦很大可能會被困住了,但怎知聽完它之後是有點超出我預期。專輯《HAVE A NICE DAY》仍是像她過往的一些唱片那樣,仿如一碗「十全大補湯」,其內裏的曲風多樣、「跨度大」,但混而不雜亂,甚至比起上一張偏向溫婉的《藏著並不等於遺忘》,此張會更加地進取。

與老搭檔合作的《美人》,就是很明顯的一首「不安分」之作;它編曲較為地詭譎、偏鋒、或龜裂成荒野,或某時候音樂又帶你進入暗黑的沼地;《美人》講述女性當媽後的身型變化,卻用了偏向實驗、電子的音樂去托著這頗為日常的話題,凸顯出歌曲要打破某些格式標準的精神內核——師奶都可以穿上豹紋裝,進出夜店;又或是歌詞內容可以很「家居生活化」,然而音樂上卻不囿於我們所定性認為的「居家」氛圍,如承接的那受到了椎名林檎等影響、前奏讓人醒神或亢奮的《變形金剛》,都繼續塑造出魏如萱這個產後但仍是有型、不縮起尖刺的女性音樂人形象。

新專輯的最大一個驚喜,是跟韓國「才女型」音樂人鮮于貞娥合作的《賣花的人》;其令人會注意到之節奏如穿著旗袍的女性優雅地搖擺,或像海上輕輕飄蕩的舟,承載著兩位有各自鮮明特色的女性歌手之聲音,並將之和諧統於一起。魏如萱繼上次的《彼個所在》,把國語、台語、廣東話、英文等歸合在一首歌之後,這回於拼貼般的、致敬了自己的《買你》、經典的《ももたろう》、《十八姑娘一朵花》的《奶奶》之中,挑戰了將國語、日語、客語「炒在一碟」;亦於《賣花的人》內,把國語、韓文、英文相結合,依然顯得成功,也突出製作人的融合能力;尤其是《賣花的人》,有種「流暢的穿梭」感,而這感覺,亦貫穿於此新專輯中——儘管音樂風格不斷變換,但「轉場」並不突兀。

反思了「是不是得到大賞人生才是理想」、「每個提起都需要放下」的《大賞》,以爵士為底色、以葉賀璞彈奏的尼龍結他作主軸,但竟然加入如Free Jazz一樣自由飛舞般的電結他和貝斯,頗為精彩。而在靈活、隨性的《大賞》之後,雖是一首沉下來的《四月是適合說謊的日子》,可此歌Intro的鋼琴彈奏和小號,又延續了《大賞》爵士結束後的夜色,銜接得高明;而魏如萱於這曲內的演唱音域,跨度極大,她與裘德的合作,比起上回與馬頔的合作,更有火花。魏如萱的一個厲害之處,是當她演繹所謂的「慢歌」時,常常會把你「吸進去」、帶你進入歌內的故事,這於情感慢慢推進的《很小很小》裏頭(在暗中抱怨她老公「很小」、「被瀑布淹沒」嗎),是一個很大的加分項。

過往已有不少的音樂人於婚後、產後,都會迅速進入自己創作的衰退期;然而魏如萱以接連的兩張專輯,證明了她的音樂,仍未像很多產後婦女的身材那樣,垮了下來。儘管專輯的內容或格局,你可以說是「很小很小」,但魏如萱和其團隊仍是用有辨識度的歌曲,將waa wei對生活、對親人、對愛人、對自己、甚至對大眾刻板的審美態度之思考,呈現在我們耳邊。當我再跟那同樣是音樂元素豐富的專輯《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來作比較,會更發現到魏如萱的一個進步點——前作的多元性淪為了一種「模式」,可新專輯卻把這種仍顯得「模式」化的多元性,變得更能融入於waa當媽後的、那令人信服的真實生活、真實一面的表達之中。

首選:賣花的人、變形金剛
評分:7.9/1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