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跨國族跨時空 新天方夜譚 《如夢之夢》美中不足

2019/8/10 — 10:13

《如夢之夢》劇照
取自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如夢之夢》劇照
取自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台灣名家賴聲川編導的《如夢之夢》,是舞台劇奇葩,在華人劇壇更是空前創舉。不但超長,接近八小時,分上下兩場演出,而且舞台設計採取迴廊式,中間的觀眾坐在旋轉椅上轉來轉去,觀看演員們在四周來往演戲。另有後座觀眾席不必旋轉。

《如夢之夢》首次專業公演,是 2002 年由「香港話劇團」在香港文化中心劇場的粵語版,特邀紅星汪明荃主演,當年話劇團藝術總監毛俊輝及大批團員合演,成為劇壇盛事。此後有了台北版、北京版,亦在上海、新加坡等地陸續演出,合計超過百場。

首演十七年後,現在《如夢之夢》重臨香港,再由「香港話劇團」演出。場地改為新建的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內的「自由空間」黑盒劇場之大盒,演期由七月尾至九月初,很多場。反應熱烈,也有不少內地外地人士到來一覩為快。

廣告

我看過十七年前首演,今次重看,上下兩場加上中間兩小時晚飯時間,還有來回交通,花了十二小時。而且要找尋「自由空間」,由於整個西九仍在施工興建,地盤多多,路線不明,比位於廣東道閙市的西九「戲曲中心」難找得多,簡直陷入迷宮。

雖然時間長,路線遠,又要八小時坐着轉來轉去,好在「勞勞碌碌」而不會難捱,因為劇情曲折多采,情趣豐富。不過,新劇場冷氣太凍,很易凍到傷風,必須提醒前往的觀眾,最好帶備雪地大褸,以免變成雪條。其實西九戲曲中心亦像雪櫃,女服務員們穿設計美觀的禦寒制服,觀眾卻要捱凍。

廣告

說回《如夢之夢》,是賴聲川很有靈感亦很「玩嘢」之作,真幻交織,穿越時空,亦發揮他擅長講故事的才能,把古今中外連串故事串連起來,似無關又似相關。

序幕由男女演員們接力講述秦始皇時代奇人「莊如夢」的奇遇,留下四句詩「浮生若夢 若夢非夢 浮生何如 如夢之夢」。這是賴聲川虛構,靈感來自蝴蝶夢的莊子。妙在劇中有個法國伯爵對莊子很着迷,要寫「莊如夢」小說。

全劇可說是故事集錦,等於幾齣戲貫串起來,自由發揮。首先是現代年輕女醫生首天正式上班,她負責的五個病人接連死了四個,大感挫折,於是盡心盡力照顧死剩的「第五號」男病人,聽他講述生平故事。第五號就是男主角,點蠟燭講故事?續生命,仿似《一千零一夜天方夜譚》的妙女郎晚晚為國王講「吊癮」的故事,以免被處死。

第五號的故事幾乎包羅萬有,綽頭甚多。包括電影院邂逅情緣,結婚生孩又喪失妻兒,他自己也患上罕見絕症。他要在最後歲月環遊世界,在巴黎有了艷遇,還在古堡發現奇畫,追尋畫中人的謎團,一直追到上海,查出民國一個妓女變成法國畫家的傳奇往事。

下半部劇情就以這個妓女畫家「顧香蘭」為主,成為戲肉。顧香蘭的藍本,大概是潘玉良真人真事,被賴聲川虛擬改造得更曲折離奇,跟潘玉良大有分別。現在上網可以找到潘玉良照片和自畫像,不是劇中女主角那麼美艷迷人。

《如夢之夢》的演出作風,除了雙層迴廊式舞台,最特殊是眾多重要角色都有「分身」,男主角第五號就由潘燦良、辛偉強合演。女主角顧香蘭更有三個分身,蔡思韵飾演舊上海妓院時期,青春嬌美;蘇玉華演在法國成為伯爵夫人,以及中年落難的階段,由富貴到貧賤變化很大;雷思蘭演回到中國的老病晚年,也佔戲甚重。

唯一沒有分身的主要角色,是法國伯爵,十七年前毛俊輝飾演,今次是高翰文。高翰文也在前段兼演老醫生。總之,劇中角色多分身或影子,不少演員又兼演幾個角色,真是變化多端。他們不演戲時,也經常排隊在迴廊繞圈行來行去,不能偷懶,為觀眾提供難得的觀賞體騐。

那天觀看時,「香港話劇團」現任藝術總監陳敢權坐在我附近,中場還遇見毛俊輝,談起來都認為今次編排好過 2002 年首演。畢竟,《如夢之夢》累積十七年來在各地演出的經驗,不斷加工修改,當然越演越好。粵語版的聯合導演馮蔚衡亦有貢獻。

上半部的醫院戲、影院戲、日本料理戲,以及第五號在法國的情緣戲,都有戲味,亦有黑色幽默。到了下半部,特別可觀是1930年代上海妓院戲,香艷而毫不低俗,富於戲曲常見的中國傳統「妓院文化」,又有近代上海洋場風味。客人有富商有教授,旗袍妓女們婀娜多姿,排場好像選美,很有吸引力。當年紅牌妓女被稱為先生,也妙趣。

嬌美名妓顧香蘭與西裝少爺的戀情,風趣浪漫,加上法國伯爵追求,構成強烈戲劇性。這三角情仇多年後還在法國?續,有奇情演變,亦涉及商場盛衰、金錢得失的問題,還有法國藝術家們的荒唐情景。那少爺由歐陽駿演青年,劉守正演中年,都很痴情。法國伯爵後來的經歷很離奇,甚至「死而復生」。

對比起來,《如夢之夢》的女角比男角多姿多采。三人合演顧香蘭各有特色之外,郭靜雯演年輕女醫生,彭珮嵐演五號妻子,都個性很強,表現突出。黃呈欣演中國女侍應、是主角之一,兼演法國放浪嬌娃和上海妓女,很多表演機會。

不能不提張紫琪,飾演上海妓院的「媽媽」十里紅,很有台型,而且艷麗奪目。她亦兼演其他多個角色,扮相和演技都出色,應可提名最佳女配角。

也要談談我認為美中不足之處,就是法國背景和法國人的戲相當多,全由華人扮演,可是沒有特別化裝,看來不似西洋人。而且只有黃呈欣演巴黎的中國女侍應講講法語(記得十七年前馮蔚衡演此角,也會說法語),劇中包括法國伯爵在內的洋人角色,都用古怪口音的粵語來代表外語,再由華人角色「翻譯」為粵語,這樣當然有搞笑效果,增添通俗娛樂性,但難免不夠真實。

不同國族雞同鴨講的語言問題,的確不易解決,十七年前首演時我就覺得不大妥當,據說《如夢之夢》的國語版也是這樣。至於華人扮洋人不似樣,化裝無疑有難度,但至少可以染金毛或戴不同顏色的假髮,為何幾乎一律黑頭髮呢?

其實乾脆請洋人演洋人也不難,香港影視常見懂粵語的洋人、南亞人演員,甚至演粵劇大戲,能唱能做。我亦看過黑人參演粵語舞台劇,英語粵語混合,生動風趣。

說起來,賴聲川劇作往往雅俗共賞,有笑有淚。他的早期名作《暗戀桃花源》就把一古一今兩個故事交錯起來,半悲半喜,其中古代桃花源部份很反斗搞笑。

《如夢之夢》野心更大,還涉及人在異鄉,華洋相處的關係,是跨國跨族跨時空長篇多元大作,有實騐性。只是華人洋人的外型及語言差別方面,尚未好好解決,因此華人角色顯著比洋人角色有真實感。怎樣才可兩全其美呢?需要演藝界設法多作嘗試。我認為今年香港原創音樂劇《利瑪竇》把華人洋人的外型及語言處理得較好,雖非完全理想,但有了進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