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枷鎖》(Physical)

《#跳出枷鎖》Physical — “Aerobics saved my life”

美國評論網站IndieWire 的臉書其中一個帖文說到「Everything with Rose Byrne is good.」

這句說話說得頗對。

香港觀眾或許對這位澳洲籍女演員Rose Byrne 未必有太深刻的印象。的而且確,在一些知名度較高的作品中,她都是擔任配角的角色, 例如《最爆伴娘團》(Bridesmaids) 中的臭臉闊太或者《賤鄰50》(Bad Neighbors) 中的搞鬼太太。而她本人擔任主角的作品,大多並不是荷李活大製作,近年在香港公映的則有2018年的《失驚無神一家人》(Instant Family) ,所以她在這地區知名度不高也不足為奇。

作為演員,她做好了本份,她以配角身分的出現,不溫不火,沒有搶了主角的風頭,又沒有消失於鎂光燈下,就是這種平實提升了作品的可觀度。若《醉》沒有這位假面貴婦爭風呷醋,又何來那麼多笑料;又若果一直只是看Seth Rogen在《賤》與賤鄰鬥法也會膩吧,Rose Byrne 的出現中和了效果。

一直走喜劇路線的她,最近在Apple TV+ 上有一部新劇集——《跳出枷鎖》(Physical) ,她在劇中擔任女主角。Rose Byrne在劇集裡飾演一個活在八十年代的家庭主婦Sheila,那個年代的女性大多是留在家中相夫教子。Sheila經歷過不愉快的童年,對自己有一種厭惡感,沒有自信,但因時勢所逼而勉強笑臉迎人,尤其是因為嫁了一個自尊心極大又無能的男人。劇集平衡地以旁白方式讀出Sheila內心的聲音,每當有別人稱讚她時,她在內心就一直辱罵自己,覺得自己肥胖,是廢物,不文一值,不值得被愛。但健康舞拯救了她的人生。健康舞旨在舞者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隨意發揮,沒有強弱之分,只要你願意,就能成為一位獨當一面的舞者。隨着劇情發展下去,Sheila更發展了自己的健康舞事業,找到一片新天地。

《跳》與女性主義掛鉤顯然易見,或許應該說在荷里活的政治正確氣候之下,若要跑出滿足觀眾或不被批評的話,這是不可缺少的。但是,相比起一些主張從男權解放的作品,《跳》更關心女性自身的解放。一直以來,健康舞都大多被視為女性的運動,本身就不涉及男女權之間的抗衡。Sheila的壓抑少部分來自外在因素(劇中沒有明顯詳述),但更加在於受著她自身的限制而未能主宰的人生,佛語亦有云「人生最大敵人乃自己」,最後能釋放自己的還是她本人。

《跳》的其中一位導演是Craig Gillespie。他曾執導《天之嬌女》(I, Tonya) 及近期在香港公映的迪士尼真人動畫《黑白魔后》(Cruella) ,對於刻畫女性,他駕輕就熟。不過,他塑造一個令人討厭的男角也有一手。還記得在《天》內那個令人想掌摑兩巴的爛男友,《跳》也有一個,Sheila的丈夫無能但又想飛上枝頭,平庸不是罪,但剝削身邊的人去證明自己不平庸卻是令人厭惡。

《跳》每集大約半小時,很輕易就看完。劇集現在播放至第六集。

作者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