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跳出疫情所限新走向

2020/10/20 — 11:52

圖片由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圖片由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沒想到一個世紀疫症,令全球表演藝術事業陷入癱瘓。在香港,儘管六、七月期間表演活動有過一段短時間回春,但因場地受疫情影響關閉而大半年處於停擺狀態。

在如此嚴峻的情況下,許多藝術創作人或團體嘗試不讓自己的藝術生命停頓下來,積極與觀眾保持聯繫,為演出找新的走向,直接入屋的網上平台突然間冒出多不勝數的節目,因為個人創作較容易處理及策劃,當中獨立舞蹈或劇場藝術家就有不少演出。相對上劇場演出或大型藝團要處理的問題就較多,沒有小型藝團或個人藝術工作者靈活,因此容易傾向易於成事的項目,如將過往演出錄像於網上播放。儘管如此,也有向限制挑戰的,數本地例子就有香港小交響樂團。香港小交響樂團在6月場地重開但仍不能有現場觀眾的情況下,於6月13日攝錄了閉門音樂會《Back On Stage》,音樂會曾於電視及網上平台播放,近日再於電影院放映特別版。

因工作關係去了《Back On Stage》音樂會現場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是當時表演場地重開後自己第一個踏足的場地,也有幸能夠現場感受到樂音的力量。樂團謹慎起見,這次音樂會只演奏弦樂作品,要除口罩演奏的管樂部並沒有參與,儘管沒有了現場觀眾的能量互動,但還是能感受到樂師們的興奮心情隨著音符滿載在音樂廳內。

廣告

音樂會演奏的四首作品,包括了熟悉的巴托克的「羅馬尼亞民族舞曲」、韋華第「《四季》之夏」和葛利格《霍爾貝格》組曲,以及較少聽到的比貝《戰爭》。在電影院放映後的討論環節中,樂團桂冠音樂總監葉詠詩提及她與樂團首席格德霍特分別挑選兩首作品在這次音樂會演出時,首要是希望較易聽,能夠讓人抖擻精神,感到能量充沛的作品。四首作品都十分動人,當天聽來最符合這描述的是《戰爭》,除了曲調悅耳外,樂師站成半月形,在拉奏之外,還有用弓背及腳踏製造聲音,整個作品特別顯得激昻,振奮人心。

樂團桂冠音樂總監葉詠詩與樂團首席格德霍特於電影院放映後的討論環節中,解答觀眾的問題。(圖片由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樂團桂冠音樂總監葉詠詩與樂團首席格德霍特於電影院放映後的討論環節中,解答觀眾的問題。(圖片由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廣告

七月初看電視版時,可見這次攝錄的處理基本上是如現場直播,工作人員在台上時,葉詠詩跟格德霍特就在旁解說或介紹即將演奏的樂曲。首尾加進了航拍片段,開始時由俯瞰香港大會堂至進入音樂廳,彷彿引領觀眾入場。那時,演藝場地才剛重開,音樂節目少之有少,能夠在家感受看現場演出的氛圍,感覺實在很好。而在演奏「《四季》之夏」時加進了韋華第在樂譜寫上的詩句,在欣賞音樂的同時,也可以仔細閱讀音樂與詩句之間的關係,是為影片增值的不錯構思。現場收音是採用大會堂音樂廳本身的設施,聽起來效果也很不錯。

樂師站著演奏比貝的《戰爭》(圖片來源: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樂師站著演奏比貝的《戰爭》(圖片來源: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故事本來在這裡完了。但樂團沒有放過任何能夠接觸觀眾的機會,其後與一直有播放如劇場及舞蹈現場錄影版的MOVIE MOVIE合作,在旗下的電影院放映特別版 。原訂七月尾的放映檔期,卻又因為疫情關係被迫取消,延至九月下旬電影院重開才能與觀眾在電影院中相見。這是首個本地古典樂團的音樂會現場版在大銀幕放映。電影院特別版則是在音樂會之後,加進了幕後花絮,重現了當時樂團成員終於再次上台的興奮心情,也令整件事情更見立體。

個人最欣賞的,是樂團近期的製作構思雖然因疫情而來,但卻沒有止於「舒解疫情之困」這命題上,而是藉此發揮,利用限制下所容許的情況,將現場演出化成不同的媒介,與不同階層的觀眾見面。而電影院放映也甚受歡迎,一再加場,證明這可能是可發展的一個方向。而加場的版本,又與首次放映時不同,放進了早前樂團於網上平台播放、模擬音樂會編排形式的「Project Fly飛」——是香港作曲家、香港小交響樂團的駐團藝術家(2006-2008)伍卓賢《飛》(2007年)的2020年網上修訂版——也是跳出疫情製作標籤,別具構思的製作。另外,片尾又新加了「彩蛋」,看到樂團不囿於古典音樂界別,推動跨媒介合作,以及與本地藝術家的緊密關係,極具人性的藝團特色。

一直認為,所謂靈活多變、跳出框框並不是前衛藝術獨有的座右銘。不管從事那種藝術形式的表演或創作,都應該保有力求突破,不囿於固有形式或概念的心態。這次香港小交響樂團的《Back On Stage》項目,便是一個藝團努力突破固有形式或現實限制的例子。

香港小交響樂團《Back On Stage》新加場次:

25/10 3:15pm 太古城 MOVIE MOVIE

26/10 4pm 金鐘太古廣場MOVIE MOVIE

【盤點以外_ 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