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輕攏慢捻 — 給亂世中的《想見你》

2020/4/26 — 19:55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亂世中總有離別,疫症下總會思念。

「今年生日,我的第三個願望是許給你的,那就是想見你。」想見你想見你想見你的黃雨萱播放了卡式錄音帶,靈魂穿越回到那個還是真心的他。穿越這些都是電視劇的情節,我們現實中也許只有情感會穿越。

法庭的資訊當然是要準確地按時序,特別是法律援助署的案件:每一分每一秒也要準確無誤。律師友人說最近的離婚率有上升趨勢,還有太多不愉快讓人何奈的信息。甚麼叫絕望更絕望,淚珠消盡愁難盡。我聽到很想說「不要難過」,但我說不出口,只有安靜地痛。

廣告

不要難過,知易行難。看到身邊的醫生朋友他忙着準備專科考試,還有另一個她平日要面對充滿危險的病房工作。我只能獨處,不敢打擾。自己一個靜靜地找首歌曲,想把情感嫁禍於歌詞裡,然後回來。

對我而言,歌曲也是藝術品。俄國哲學家托爾斯泰(Лев Николаевич Толстой)曾說過藝術的目的就傳達人們思想和經驗的文字,扮演着連結人類的角色。這個溝通方式是透明的,讓人表達自我情感的當下感受。例如我歡喜地笑,另一個人他也會變得快樂;我在哭泣,知道或聽到哭聲的她也會感到難過。

廣告

輕攏慢捻,我們真的可以如白居易《琵琶行》裏那麼輕巧從容地奏出我們的心聲嗎?我,也和你一起滯留,無法穿越,相信有人是真心地「想見你」。

淚珠盈睫,我還沒敢去看劇集。

今年生日,我的願望就是想見到用真心待我的人,「彰顯那快樂有盡時」。

發表意見